从格列卫开始 谈谈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神药”

2019-04-27 09:31:01    人民网-科普中国

2001年5月,全球第一个靶向药物——格列卫获批上市,标志着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以下简称慢粒)的治疗进入了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以下简称TKI)时代。格列卫的学名为甲磺酸伊马替尼,它就是第一代TKI。

在TKI出现之前,慢粒的治疗方法主要是干扰素、羟基脲、阿糖胞苷,这些药物具有抗肿瘤细胞增殖作用、细胞毒作用,使用后可暂时控制白细胞升高、缩小脾脏,但不能延缓疾病的进展。慢粒患者往往很快就会进入加速期、急变期,失去了靶向药物应用的最佳时机。

在格列卫上市后,TKI成为了慢粒的首选治疗药物。那么,它是如何发挥功效击败慢粒癌细胞(即BCR-ABL阳性细胞)的呢?

慢粒的发病机制是癌细胞9号染色体长臂上的C-ABL原癌基因异位到22号染色体长臂的BCR基因上,形成了一个新的BCR-ABL融合基因。在BCR-ABL融合基因的指导下,癌细胞合成了BCR-ABL融合蛋白,该蛋白具有酪氨酸激酶活性,能刺激癌细胞大量增殖。

ATP又名腺嘌呤核苷三磷酸,是生物体内最直接的能量来源。当ATP结合到癌细胞的BCR-ABL融合蛋白上时,就像给癌细胞喂了一瓶营养液,细胞增殖的开关被打开,癌细胞开始疯狂地增殖。而TKI的作用机制,就是和ATP赛跑,其进入患者体内后直奔癌细胞而去,占据BCR-ABL融合蛋白上原本该是ATP的位置,于是,得不到ATP的癌细胞就像得不到灌溉的花朵一样,逐渐枯萎死亡。

尽管TKI治疗慢粒的效果非常显著,但一旦患者进入了加速期或急变期,癌细胞的生物学特性会发生变化,可出现其它新的染色体异常,也就是说,就算TKI抢占了BCR-ABL融合蛋白上ATP的位置,癌细胞也可以通过其它途径启动增殖,使TKI的治疗效果大打折扣。这也是强调慢粒要早期治疗的原因。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