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钦佩孩子的勇气

2019-06-18 09:31:04    人民网-生命时报

5月的长沙,虽没有北方温暖的太阳,但那蒙蒙细雨混合着泥土的芬芳,混合着扑面而来的淡淡桃花香味,也别有一番韵味。可我却无暇欣赏这怡人的美景。身着一袭黑衣,我到花店取了一束白花后,几经辗转,来到了郊外的墓园,去看望一位已故的朋友。

2007年4月,在医院楼道里,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一早,楼道里一片喧闹,走廊里大群人围着一张病床激烈地讨论着,中间站着我的导师刘运生教授。走过去,我看到一名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大约六七岁,却没有小孩子应有的朝气,面色蜡黄、嘴唇发干、眼神空洞,无力地看着周围的人群,瘦弱的身体套在宽大的病服内,异常虚弱。这名小男孩是从外院转来的脑干肿瘤患者,之前的治疗一直没有效果,就被推荐到了湘雅医院。孩子的情况不太乐观。紧急会诊后,决定实施开颅手术,我的导师担任主刀医生,手术很成功。

男孩是家中的独子,一直备受宠爱。虽然手术缓解了病情,但术后因头皮太薄,不好愈合,头皮下积液总是不能消失。这一切我看在眼里,不免心疼男孩小小年纪遭遇的痛苦,所以查房时总是详细询问其恢复情况,耐心为他处理伤口。后来他转到儿科,由于我担心伤口处理不到位,常常在忙完科室工作后,挤出时间到儿科给男孩换药,穿刺积液,包扎伤口。功夫不负有心人,男孩的伤口终于愈合了。或许是我每天这样坚持的举动感动了男孩的父母,我们从以前只言片语到谈天说地,从医患关系变成了彼此信赖的朋友,男孩更是亲切地唤我叔叔。有空的时候,我也会开心地逗逗这个小家伙,在心里祈祷他健康成长。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男孩慢慢好转起来,恢复了往日的活泼。但我和男孩的父母心情还是非常沉重。手术病理结果是胶质瘤,这是一种恶性肿瘤,病灶虽可被切除,但一般都会复发,病人要经受放化疗的煎熬。肿瘤复发这一恶魔总是潜伏在病人身体里,随时准备卷土重来。好在男孩对放化疗耐受较好,顺利地完成了前期治疗。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