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家门口看病”失去依托

2019-07-11 16:02:00    光明日报

近日,河南省通许县朱砂镇36名村医的集体辞职信曝光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信中称由于“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上级拨款越来越多,到村医手里的钱越来越少,工资发放不到位,上级层层克扣”等原因,导致村医生活难以为继。此后,该县大岗李乡全体28名村医辞职报告再现网络。

村医待遇低、身份尴尬、社保方式不统一、人员老化和流失严重等现象,近年来屡见报端。出现这些现象有历史原因,完全化解还需要时日。比如,不少村医一直“半农半医”地生活在村里,有些还过了退休年龄,因此按全岗计酬、纳入编制内管理,不一定现实。但村医待遇低等关键问题不能久拖不决,否则,村医辞职只是眼前可见的难题,就长远而言,还可能影响到年轻医生加入村医队伍的积极性。

村医辞职这件事反映的问题不少,但概括而言,都涉及待遇这个共同点。从工作量上看,近年来村医的压力的确越来越大。医改日益注重疾病早期预防和全过程干预,注重提供内容更加丰富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与之相对应的是,我国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方面的投入持续增长,2018年增加到人均55元的历史高位,且新增经费重点向乡村医生倾斜,用于加强村级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这就意味着,村医的工作量将相应增加,其中,慢性病管理、传染病预防、疫情早期监测、居民健康档案管理、居家病人随访等,多由村医来完成。

为村医算算收入账,就会发现,村医的待遇,难以随工作量上升而对等增加。村医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不能向患者收费,只能从55元的人均投入中分到一定数量的补助。村医向患者销售基本药物,也不能赚取差价,只能依靠政府发放基本药物补助。换言之,由于国家针对村民看病出台了多项惠民政策,村医无法通过诊疗收费来增加收入,补贴成为他们的主要生活来源,因此,即使这些补贴最终没有被克扣,哪怕仅是拨付延迟,也可能让村医短期内生活陷入困境。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