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故事】四川凉山:大病之后的脱贫路

2019-08-24 13:01:01    中国网

去年九月末的苏州,空气中还留有夏日的余温和潮湿。近两个月,工业园区独墅湖旁的建筑工地上,一栋栋高楼平地而起。

三十八岁的的日尼古是工地上的一名脚架工。的日是彝族的姓氏,尼古是他的名字。的日尼古皮肤黝黑,身材魁梧,一米八的身高,体重也有一百八十多斤。在工地上经常可以看到,身材壮实的他带着安全帽,扛着几根五六米长、数十斤重的钢管,在工地穿行。

搭建脚手架时,的日尼古常会举目远眺,望着远处的京杭运河,感叹江南的美丽。

二十五日一早,的日尼古乘升降机前往施工楼层。在几十米的高空作业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他从脚手架上退回到楼层内,接通了电话。

家人讲,妻子高伍各莫毫无征兆地发烧。的日尼古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妻子意识清醒,他还跟妻子聊了几句。

下午再接到电话时,妻子的体温飙升到四十二度,已经不省人事。听到消息,的日尼古悬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决定立即请假回家。

的日尼古的家在四川省凉山州的喜德县。回家意味着他几乎要横跨整个中国版图,总行程超过两千三百公里。

先坐二十小时的火车到成都,再搭乘六小时汽车,的日尼古到家时已经是二十七日凌晨,妻子已经被送往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并确诊为病毒性脑膜炎。

一路上,的日尼古保持着与家人的联络,时刻了解妻子的病情发展。他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进入州医院确诊后,医生将高伍各莫从死亡的边缘拉回。但高烧对大脑产生不可逆转的损害,导致妻子持续昏迷。

妻子在重症监护室里,每天都需要三千多元的费用。的日尼古记得,医院每次缴费都是五千元。十月初,记不得是第几次缴费,家里的积蓄早已经无法填上治病的窟窿,他开始向亲友借钱。

1234...7全文 7 下一页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