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教授:特朗普应该知道 世界再也经不起另一场30年战争了(3)

2019-06-11 10:53:01    观察者网

然而,30年战争既与宗教有关,也与权力有关。与由两个超级大国发动的冷战不同,这是一个多人游戏。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试图把天主教重新强加给波希米亚人。西班牙想让反叛的荷兰人回到哈布斯堡的统治之下。尽管是天主教徒,法国仍试图挑战西班牙和奥地利的权力。瑞典抓住时机大胆地向南推进。丹麦虽然也是路德教国家,但最终却成了瑞典的敌人。尽管也是天主教徒,葡萄牙摆脱了西班牙的统治。

同样,当今世界也不是两极的——美国可能会告诉自己的盟友抵制华为,但不是所有欧洲国家都会遵从美国的旨意;中国的确是亚洲最大的经济体,但它也无法支配印度。

冷战创造了庞大的坦克部队和核武库,它们相互瞄准,但从未使用过。30年战争是一个充满恐怖主义和可怕暴力的时代,士兵和平民之间没有明显的区别(想想今天的叙利亚)。当时和现在一样,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遭受了死亡和人口减少。当时没有威慑,就像网络战现在没有威慑一样。事实上,各国往往低估了卷入冲突的成本。英国和法国都这样做了,结果却陷入了内战。

这个类比的含义并不令人高兴。唯一能让我感到安慰的是,多亏了科技,如今大多数事情的发生速度比400年前快了大约10倍。因此,我们可能正在走向一场持续3年的战争,而不是30年的战争。无论哪种方式,我们都需要学习如何结束这样的冲突。

30年战争的结束不是由一个条约带来的,而是由几个条约带来的,其中最重要的是1648年10月在明斯特和奥斯纳布吕克签署的《明斯特和约》与《奥斯纳布吕克条约》。正是这些条约被历史学家称为《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与传说相反的是,它们没有缔造和平,因为法国和西班牙又打了11年的仗。他们当然没有建立一个以现代国家为基础的世界秩序。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