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是谁让香港青年误入歧途?(2)

2019-07-08 13:39:26    观察者网

反对派对“法治”这一概念采取双重标准的背后,隐藏着耐人寻味的政治投机图谋,他们妄图与外部势力里应外合,以香港为支点,在地缘政治层面掀起风浪,而“法治”不过是他们掠取私利的幌子罢了。

反对派的另一招是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香港警队。

众所周知,香港警队始终活跃在维护法治的第一线。不论是之前的“占中”运动、旺角暴乱,还是此次风波,香港警察始终秉持“维护法纪、维护治安”的目标,尊重市民个人权利,用行动坚守香港的法治。

但可悲的是,在尝到“七警案”的甜头后,反对派政客和激进港独分子进一步利用Facebook、Whatsapp群组、论坛讨论区等香港青年常用媒介,宣扬所谓“勇武抗争”“违法达义”。一小撮香港青年更对逾千名警员开展“人肉搜索”,污蔑他们为“黑警”,甚至连无辜警员家属也收到骚扰、恐吓。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当这些青年选择站在警察的对立面时,似乎忘记了香港警察也是香港人的事实。

反对派的手段,让有罪的人洋洋得意,无辜的人受到迫害,最终受到损害的却是“法治”这一香港的核心价值观。

但就算反对派们再怎么扰乱视听、美化包庇暴力分子及其行径,大部分香港市民仍能看清真相,理解香港警察的正当合理执法,并愿意为支持警队发出自己的声音。

六月三十日,笔者亲历了在添马公园举行的“撑警游行”,目睹近16万香港市民为了表达对香港警察的支持及敬意,自发身穿白色和蓝色衣服,冒着大雨参加这场“撑警察护法治护安宁”的和平集会,为香港警察发出公义之声。

当中既有香港知名艺人,也有不少在政治上鲜有发声的“沉默大多数”。每一句“阿Sir Madam 我撑你”的口号,均表达了他们为受伤的警察打气,为维护香港和谐稳定而共同努力的深切之情。十数万人的呐喊,正是在告诫那些激进分子,尤其是其中的香港青年,不要被反对派议员的政治操纵蒙蔽耳目。

笔者参加“撑警”集会

笔者参加“撑警”集会

香港青年应该明白,反对派的目的从来就不是自由、民主、正义。试问,真正的自由,难道就是那些罔顾事实、散播恐慌的谣言吗?真正的民主,难道就是扰乱治安、破坏社会的极端暴力行径吗?真正的正义,难道就是将受害者潘晓颖一家弃之不顾,而将一桩凶杀案件高度政治化吗?

众多时刻,所谓的“自由民主正义”沦为反对派政客争权夺利的政治工具,制造冲突、煽动分裂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每当有市民走上街头,就能激化这些人对特区政府和建制派的敌意,也就越能为了11月的香港区议会选举以及下一次立法会选举争取到更多票源。反对派议员在街上散播恐惧、仇恨、对立思想时,从不会忘记高举横幅、大呼口号,让人们为自己投票,意图可为昭然若揭。美其名曰“民主派”的一干政客,早已将香港政治集体行动时“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共识抛诸脑后,为反对而反对。他们正是将香港青年引上歧途的罪魁祸首。

失德教育从业者:对香港青少年灌输“反中”意识形态

作为塑造青少年价值观的重要一环,学校本应是教书育人的一方净土。然而,后殖民时代的香港教育体系受港英政府时期遗毒甚深,已成为建制派、反对派和极端“港独”分子进行意识形态斗争的角力场。

在此次风波中,部分教师工会屡次协助反对派进行政治动员。

作为香港教育体系中重要的一部分,香港的教师工会所属教师会员广泛分布在高等院校、中小学校和幼儿园之中,其影响力渗透至整个教育体系的方方面面,通过教师向香港青少年施加影响力。但自六月五日起,部分教师工会多次公然挑唆教师罢课,与反对派组织“民阵”勾连,鼓动其教师会员走上街头,开展罢课行动。

不仅如此,这些教师工会还唆使所属教师会员本着所谓“专业精神”“公民教育的原则”和“客观原则”向中小学生“解读”《逃犯条例》。但自相矛盾的是,这些工会却预先发布官方公开信和宣传单,与反对派统一阵线,传播立场偏颇、偷换概念的《逃犯条例》简介,意图误导教师和学生。

在中小学校中,教师对学生而言占据着主导、支配地位,教师可利用自己的地位单方面将其政治立场施加给学生,学生群体之间的同辈压力又会放大这些政治观念的影响力,对于尚未心智成熟的中小学生的意识形态产生重要影响。这种通过教育系统所进行的政治动员,也成为了六月香港部分学校罢课、罢学的导火索。

由于部分教育从业者的放任,还令“港独”思想渗透、蔓延至中小学校。

近年来,在部分教育从业者的默许之下,香港“民阵”、“学生动源”以及已被取缔的“香港民族党”等团体在多所香港中小学校建立“港独”关注组,不定期派发“港独”宣传单、制作发放含有诱导式问题的调查问卷,试图向香港下一代灌输“港独”思想。

一小部分教师、学校也主动参与到洗脑教育之中。比如,针对此次风波,港校圣士提反书院在小学二年级常识试卷中混入“占领街道不是犯罪”、攻击警方正当执法行为的插图,传播反对派政治立场,而校方也默许这一行径,避重就轻地将“洗脑”试卷归咎为教师个人行为。

“洗脑”考题(图/香港大公报)

“洗脑”考题(图/香港大公报)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当“反中”政治氛围在中小学校弥漫开来,所引发的后果将是一连串的:

一是加剧了香港青少年与家庭之间的对立紧张关系。在此次风波中,一些香港家长试图阻止子女的一时冲动,却反遭子女大肆批斗、辱骂;一些教师更是火上浇油,鼓动香港青少年要“勇于”反抗家长上街游行示威。家庭是一个社会的基础单元,家庭对立情绪加剧将使社会政治氛围更趋对立,也更容易爆发不理性的集体行动。

二是削弱了香港青年的国族观念。根据香港中文大学东亚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在支持“港独”思想的少数青年中,有高达80%的人意图移民;近日又有新闻指出,部分持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在伦敦国会外请愿,希望英国给予其居英权和在英工作权。这些现象都直指香港青年国族观念薄弱这一身份认同核心问题,树立香港青年国族观念工作亟待加强,而教育领域正是这场斗争中的关键一环。

三是“反中”意识形态会随着青少年年龄增长逐步走向大学及社会。梁游立法会宣誓辱国、香港理工大学民主墙“港独”言论等事件,正是持“反中”意识形态青少年随代际更迭进入高等院校后产生的恶劣后果,如果不对这一势头加以遏止,香港未来一代的主流话语权将被劫持,更将引发诸多乱象。

唯有抛弃偏见才能让香港青年走出迷惘

理性包容、和而不同是香港这座城市的特质,也是港人引以为傲的核心价值,但真正爱香港的理性青年应该明白,自由并非没有底线,用暴力和极端行径与政府冲撞,对香港社会发展不会带来任何帮助和改善。香港青年本来应该肩负着创造美好未来的重任,并应该具备正确和理性分析的能力,但在无数的冲突和纷争之中,他们已迷失了正确方向。

长期以来有观点指出,香港青年生活的艰困系为香港高房价所累,但笔者认为香港青年所面临更直观的问题,是因产业结构与教育结构失衡所带来的“结构性失业”。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支撑其经济的金融业和专业服务业高度发达,这些行业虽然能产生高附加值,但增加的本地就业岗位数量却很有限。随着近年来香港作为港口城市吞吐量日趋下降、科技产业发展滞后、去工业化等诸多原因,能够集中吸纳大量本地就业人口的主要是旅游业等消费性服务业,但其提供的中低收入岗位偏多,从业者收入也因而增长缓慢。与此同时,香港的高等教育却在产业化政策导向下盲目扩张,香港青年平均学历陡然拔高,就业期望值亦水涨船高,青年希望从事高端岗位,但就业现状却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

这种香港产业结构日趋收窄、就业岗位供给不足与职业发展需求之间的矛盾,让香港不少年轻人对前途及未来发展丧失信心,自认为向上流动无望。再加上反对派鼓噪和部分教育从业者失德,香港青年因而将情绪宣泄在政治活动之上。

香港(资料图/视觉中国)

香港(资料图/视觉中国)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