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光头警长”:对暴徒举枪实属无奈 他们不把我们当人

关键词:香港,光头警长
2019-10-14 08:50:36    人民日报海外网

对香港警务处机动部队警署警长刘泽基来说,刚刚过去的国庆节十分难忘,他受邀参加了今年的国庆阅兵观礼。在北京参加活动的间隙,被称为“光头警长刘Sir”的刘泽基接受了央视《面对面》栏目的专访,回应大家的关心。

回顾举枪之夜“他们都是中国人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把枪指向他们”

7月28日,香港中环等几个地区出现非法游行集结,警方在清场行动中拘捕49人,其中44人被控暴动罪。

由于部分犯罪嫌疑人被扣留在葵涌警署,非法集结者扬言要包围葵涌警署。

在接到保护葵涌警署的命令后,刘泽基和队友于7月30日早上7点到达该警署进行布防。当天下午6点,两千多名非法集结者开始聚集,包围了葵涌警署。守卫在警署内的刘泽基和队友密切关注着外边的局势。当晚11点钟,他们发现一位男子被暴徒打晕,临时组成小分队,前去营救受伤男子。

香港“光头警长”:对暴徒举枪实属无奈 他们不把我们当人

在营救这名男子的过程中,刘泽基和队友被冲散,他被推倒在地,暴徒对他实施殴打。

记者:怎么打?

刘泽基:用脚把我的头踢伤,用木棒铁棒打我。很用劲,很凶。

记者:头如果被踢不是很快就晕了?

刘泽基:我也有晕。当时我晕的时候,有一个人应该是想把我的枪支抢去,我感觉有人抢我的长枪。

记者:抢走了没有?

刘泽基:没有。我意识到有人抢我的枪,灵魂都回来了。我用全身的力气,把我的长枪拉回我的身边。

记者:其实这就是本能,是吧?

刘泽基:对,本能。

在队友的协助下,刘泽基站起身,手持长枪指向行凶暴徒,但并没有开枪。

刘泽基:他们想过来夹击我,我用枪对着他们,我叫他们走他们就走,“走开,走开”,他们就走开了。

记者:他们听你的?

刘泽基:听,他们不知道我枪支打出来是什么弹。

很多人并不知道,刘泽基所持的雷明登870型霰弹枪,枪里边装的是一种并无杀伤力,叫做“布袋弹”的子弹。

香港“光头警长”:对暴徒举枪实属无奈 他们不把我们当人

按照香港《警察通例》第二十九章“武力和枪械的使用”规定,

警务人员可在下列情况下使用枪支:

一是为了保护包括自己在内的任何人,以免生命受到危害或身体受到损伤;

二是有理由相信某人犯严重暴力罪行应当加以拘捕或犯严重暴力犯罪的疑犯企图拒捕;

三是平息骚动或暴动。

但警务人员必须是在无法以较温和的武力来达到目的时,才能在上述情况下使用枪支。

刘泽基告诉记者,当时他的目的只是想营救那名受伤的男子,举枪指向暴徒,实属无奈之举。另外,他当时随身携带的武器,除了一把发射布袋弹的长枪之外,还有一把可以发射具有杀伤力子弹的短枪,短枪就佩戴在腰间。按照规定,危急时刻,他还可以拔出这把短枪自卫。然而,他并没有使用短枪。

记者:为什么没有用?

刘泽基:这个枪太危险了,会死人的,不想伤人。

记者:但是他们在伤你,这公平吗?

刘泽基:不公平,真的不公平,心痛。因为我们把他们看作是香港人,看作是我们自己人。

记者:但是人家是这么看你们的吗?

刘泽基:现在看来,他们完全不知道我们在爱惜他们。他们的表现告诉我,他们根本就没有当我们警察是人。

保护立法会腰部腿部受伤小碎骨四个月后才取出

早在6月12日保护立法会期间,刘泽基就经历了一次大型冲突事件。当天上午,三四千名激进示威者以反对《逃犯条例》修订为由,包围香港立法会大楼,蓄意制造暴力事件。刘泽基与其他三四百名警员受命在立法会外设防,负责保护立法会的安全。

当天下午两点多,激进示威者开始失控,不断使用铁栏杆、砖头等冲击警方防线。对此,警方一直采取克制容忍的态度。直到警员受伤,事态发生到没法控制的地步,刘泽基和同事才开始使用催泪弹。

香港“光头警长”:对暴徒举枪实属无奈 他们不把我们当人

当天,刘泽基被两块砖头砸中,腰部留下一寸的伤口,膝盖有一块小碎骨。直到近日,通过手术,刘泽基腿中存留了近四个月的碎骨被取出。在此之前,他一直带伤执行任务。而7月30日刘泽基被攻击的眼睛,直到现在,经过医治,依然存在视力重影的情况。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