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中国与西方敌对势力的斗争 很大程度上是君子与小人的斗争

2019-10-26 10:58:58    观察者网

“中国古代哲学的出发点就是他者的存在是生成新事物的前提,或者说没有他者就没有你自己。所以儒家学说一直是提倡致中和,提倡和为贵,主张社会的协调和统一。孔子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所以我经常讲,我们今天与西方敌对势力的斗争,很大程度上是君子与小人的斗争。”

10月21日,在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第38期节目中,节目主讲嘉宾、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继续向观众介绍了另外三个中国理念:兼收并蓄、和而不同、政府是必要的善。观察者网整理演讲部分,以飨读者。

张维为:中国与西方敌对势力的斗争 很大程度上是君子与小人的斗争

张维为:

我在这个节目中多次跟大家谈过,就是我说中国的文化是“三人行必有我师”,那么西方文化好像更多是“三人行我必为师”。我记得每次我讲这个观点,总是有不少听众发出笑声。我想这笑声中可能包含了一种困惑,就是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中国智慧你们要排斥呢?所以某种意义上讲,特别是从人类大历史来看,我想中国的崛起,中国崛起背后的许多理念,对长期被西方话语洗脑的人会是一种启蒙。所以我是特别主张要更多地与整个世界分享中国理念、中国智慧。那么我记得上两次已经和大家分享过六个中国理念,实事求是、民本主义、整体思维、民心向背、良政善治、选贤任能。

那么今天我想再跟大家分享三个中国理念。

首先就是兼收并蓄。那么从历史传承来看,中华民族是一个酷爱学习,兼收并蓄,博取众长的民族。我们有刚才说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的传统、有“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种历史文化传承,我们有“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样的红色文化传承。

张维为:中国与西方敌对势力的斗争 很大程度上是君子与小人的斗争

今天我们都在谈“一带一路”,实际上古代中国通过丝绸之路吸收了大量西域传来的文明。比方说我们今天的民族乐器,琵琶来自中亚;中国古代的衣服从宽袍,宽大袖变成波斯风格的窄的袖子;丝绸之路还从中亚和西亚为我们带来了汗血马、玻璃、玛瑙等很多珍贵的商品。我想中国今天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某种意义上也是对古代丝绸之路的一种崇高的敬意。当然很多中国的产品、发明文化也随着丝绸之路传到了外部世界,造福了整个世界。

在中国过去数十年的迅速崛起的过程中,我们兼收并蓄,获益良多,可以说我们在几乎所有的领域内都学习和借鉴别人的成功经验。从经济特区到市场经济,从企业管理到政府运作,从科技研发到文化产业等等,从发展互联网经济到发展各种各样的高新产业。但总体上看,在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的过程中,我们没有失去自我,而是用自己的眼光来判断和取舍。比方说我们加入世贸组织,它变成一个大规模的学习、适应和创新的过程,使整个中国的经济和贸易规模很快上了一个全新的台阶。再比如中国非常热情地拥抱了互联网革命,同时保持了自己的独立性,所以中国今天已经成为这场革命的佼佼者。

我就想这不就是我们当年鲁迅先生提倡的叫“拿来主义”吗?大家知道鲁迅的“拿来主义”的核心就是说是我们要运用自己的脑髓,放出眼光,自己来拿!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还要沉着、勇猛、有辨别、不自私。但是我们也要承认,在我们国门刚刚打开的时候,外部的世界如此之精彩,一下子很多人眼花缭乱,有好学传统的许多中国人立刻看到了别人的长处,自己的短处,这也是相当一部分的人失去了自信心,甚至认为,“拿来主义”太繁琐了,不如“送来主义”,全盘照搬别人就是了。好在总体上我们回顾这过去数十年,我们还是以我为主,自己来拿,不是让别人牵着鼻子走。外国的东西我们要通过中国的实践来检验,有些可以全部接收;有些可以借鉴一部分;有些可以完全拒绝;有些需要结合中国的实际的情况和条件进行创造性的转化。更重要的是在吸收基础上,我们还要争取超越。

有人曾经问过我说,你们讲“拿来主义”也好,讲兼收并蓄也好,好像就是当年张之洞提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我说不一样的,我说“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它建立在这么一个传统的一个基础上,就是说中国为天下中心,就是儒家传统已经穷尽了人类的真理,它是这样一种理念下,所以当时中国的朝廷主流认为没有变革的必要。结果后来我们的改革开放完全不一样,我们非常明确,邓小平说的非常非常清楚,不改革开放,死路一条。但邓小平当时也明确地提出,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我们要学习和借鉴人类文明一切有益的东西,但一定要结合中国的国情。所以这种“拿来主义”的这种兼收并蓄,后来带来了中国全方位的崛起。

张维为:中国与西方敌对势力的斗争 很大程度上是君子与小人的斗争

我想这个理念兼收并蓄也具有国际意义。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送来主义”,效果几乎都不好。很多发展中国家的经历很能说明问题。冷战的时候,一种是苏联的“送来主义”,一种是西方的“送来主义”,他们几乎都接受了。当然,他们也比较难,因为如果不按照苏联的或者西方的要求去做,他们就得不到苏联或者西方给予的经济援助。问题是一旦你自己失去了这种决定取舍的权力的话,让别人牵着鼻子走的话,往往就导致灾难。后来苏联(俄罗斯)自己改革也犯了这个错误。由哈佛大学教授设计的所谓休克疗法,想一夜之间建立市场经济制度,照搬西方民主模式,结果都是灾难性的。那么西方它喜欢搞“送来主义”,但又不了解其他国家的国情,所以提出的各种方案往往是从自己的价值观出发,从自己的经验出发,更何况很多这些方案背后还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这个失败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的。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