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美国采用这种最为“毒辣”的战略 对中国会有什么后果?(4)

2019-11-02 11:35:15    观察者网

然而我们看到的是,美国今天绝大多数政客支持介入台湾事务,是出于自由主义动机,而非现实主义的战略考量,香港则更为典型。从他们的言语和表态中可以看出,没有人觉得台湾对美国来说还有什么战略价值。米尔斯海默说,虽然现在美国肯定会保卫台湾,但美国和台湾的联盟关系不会持久,十年后美国将会削减对台湾的军事承诺,以避免“精神分裂”。美国对台湾和香港基于自由主义的支持,严重干扰美国真正利益的实现,它们与对华政策的主要目标是相互冲突的。可以这样理解,米尔斯海默主张“为得西瓜,应丢芝麻”,但他无法说服美国主流精英依然坚持“为得芝麻,丢了西瓜”。

米尔斯海默不反对在必要的时候采取自由主义政策,但是必须要为现实主义目的服务。一般认为,自由主义政策包括,在军事上组建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联盟,经济上推广自由市场模式、政治上对他国进行“和平演变”,至少是将其他国家纳入美国主导的国际制度,文化上扶植信仰美国式自由主义的知识精英使美国成为其他国家的“政治正确”本身。几种手段是相辅相成的。

对于中国来说,自由主义并非不好,甚至某种程度上是自由主义制度的受益者,本意上也并不想挑战西方主导的秩序。但关键在于自由主义为谁的利益服务,美国对华政策的“接触”假定,与中国运用自由主义发展自己的战略目标是根本不同的。中国自由主义是否会进入美国的战略轨道,不取决于中国在具体政策上是否和美国一致,而取决于美国能否在中国植入一种自由主义话语体系,并使之成为道德标准来左右中国的精英。

现在美国还有一部分人,幻想将台湾和香港作为“自由民主模范”。但结果是2019年美国对台湾和香港的介入,使得中国大陆的自由主义话语体系被大大削弱,自由派精英几乎全部失语和陷入被动,自由主义不再是中国知识精英的道德标准。这样的政策既不符合美国自由主义目的本身,也无法将自由主义本身作为政策工具。结果是在中国激发了近30年空前的民族主义和低成本的团结精神,进而阻碍了阻止中国崛起的现实主义战略目标。假如美国真的放弃台湾、香港,那么中国各界精英将会重新分裂,美国式自由主义话语体系有可能会再次占据有利地位,中国可能会更容易被自由主义手段纳入美国的战略轨道,尽管我们都知道美国的最终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