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如此仇视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S-400

关键词:土耳其400
2019-06-09 13:38:55    观察者网

土耳其不顾美国的坚决反对,订购了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据俄罗斯报导,已经付清了款项,交付在即。美国不仅冻结土耳其F-35战斗机的交付,还威胁要驱逐已经在美国训练的土耳其飞行员,并将土耳其从F-35的生产计划中彻底踢出。防空导弹和战斗机本应该是针尖与麦芒,但这一次,针尖与麦芒缠绵上了。

在欧亚大陆上,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争斗了1500年,但直到近现代,一直是各领风骚的。在8世纪,横跨中东和北非的阿拉伯和柏柏尔势力曾经远征伊比利亚半岛,如果不是“铁锤查理”在图尔挡住伊斯兰大军,中世纪欧洲史可能要改写了。在地中海的另一端,从安纳托利亚高原兴起的奥斯曼旋风在1453年攻陷君士坦丁堡后,席卷巴尔干,兵锋直指中欧,直到17世纪的维也纳之战,欧洲才免于被伊斯兰海啸淹没的危险,但僵而不死的奥斯曼帝国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代才土崩瓦解。伊斯兰祸水是欧洲集体记忆中抹不去的阴影。

美国为什么如此仇视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S-400

732年的图尔之战挡住了伊斯兰向西欧和中欧进军的势头,这才有了800年后基督徒收复伊比利亚半岛

美国为什么如此仇视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S-400

从1453年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就劲吹的奥斯曼旋风要到1683年的维也纳之战才转风向,欧洲再次侥幸没有被伊斯兰海啸淹没

但到一战时代,西亚病夫已经病入膏肓,凯末尔和战友们从奥斯曼的灰烬中建立起现代土耳其

奥斯曼帝国是政教合一的哈利法国,土耳其苏丹身兼国王和教主。在一战灰烬中,穆斯塔法·凯末尔和他的战友们建立了现代土耳其,其第一原则是政教分离。从此,至少在理论上,伊斯兰在土耳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与天主教在西班牙一样,民间可以有浓重的宗教情结,但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

凯末尔还按照西方民主模式,打造了现代土耳其的政治架构。宪法、议会、政党一应俱全。很多年来,代表世俗中产阶级利益的军中精英主导土耳其政治,但伊斯兰情结在内陆和中下层民间依然占主导,只是缺乏话语权。这一切在埃多安时代重写,阿拉伯之春则使得土耳其的伊斯兰化难以逆转。

土耳其地处欧亚之交,这是世界的十字路口。不管是围堵俄罗斯还是掐断一带一路,不管是伊斯兰世界的世俗化还是阻止西亚到北非的难民潮,土耳其对美欧都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古巴导弹危机就是由于苏联对美国在土耳其部署弹道导弹实行反制而爆发的,疆独的兴风作浪也与土耳其的作为直接相关。

土耳其的伊斯兰化对美欧是巨大的困扰,“丢失土耳其”是不可接受的,但如何把土耳其留在美欧势力范围而不损害美欧利益,又是一个越来越难解开的结。土耳其F-35战斗机和S400防空导弹之争使得美欧困局表面化了。

作为北约南翼最重要的盟国,土耳其在海上锁住了俄罗斯从黑海的出口,在陆上锁住了俄罗斯从外高加索的出口。土耳其也是锁住大中东对欧洲陆上威胁的“山海关”。退可以守,也就意味着进可以攻,土耳其是控制黑海、高加索、大中东的理想基地,从海湾战争到反恐战争,因希利克空军基地一直是美国空军低调但关键的基地。

美欧战争理论深受克劳塞维茨影响,笃信决定性胜利理论,但英国战略家李德·哈特的间接路线理论也有很大影响。在冷战时代,如果说中欧战线对应于决定性胜利,巴尔干和高加索战线就对应于间接路线。这使得土耳其的战略地位具有额外的重要性。冷战结束后,北约东扩了,外高加索也变色了,但土耳其作为战略第二线,重要性并没有降低。“叛逃的土耳其”将使得东扩的北约和变色的外高加索失去意义。

美国为什么如此仇视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S-400

土耳其是欧美军援的重点对象,在美国之外,土耳其和以色列拥有世界上最大的F-16机队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