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炸出一个摩天轮到炸出一个体育场 “X吨铁炸弹”静待新战场

关键词:6K炸弹
2019-08-07 08:21:07    扬基帧察站

终于恢复更新了,赶紧先发个图,以示这两天我们并不是光直播坦克两项了:

外挂36枚250千克低阻航弹的东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轰-6K

外挂36枚250千克低阻航弹的东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轰-6K

之前《中国空军》杂志也曾刊登过图片

之前《中国空军》杂志也曾刊登过图片

轰-6K利用翼下挂架挂载大量航空炸弹,确实给人一种“炸弹重卡”的视觉冲击;但用于临空投掷常规炸弹这类危险任务时,轰-6K的突防性能和使用灵活性在多数情况下还是没法和战术飞机相比的。所以这种挂法,更多是为了摸清外挂大量炸弹时的投放特点(包括弹道特性、对载机姿态的影响等等),为以后同等级的(滑翔)制导炸弹铺开装备之后,大型轰炸机真正发挥“炸弹重卡”的作用做准备。

携带22枚250千克炸弹的歼轰-7A,我军并不缺乏当“炸弹中卡”的战术飞机

携带22枚250千克炸弹的歼轰-7A,我军并不缺乏当“炸弹中卡”的战术飞机

《砺刃》第四集,参加某实弹战术研练任务的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歼-11B,出于任务需要,该机罕见地在左翼外侧挂架挂载了250-3/4R航燃弹

《砺刃》第四集,参加某实弹战术研练任务的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歼-11B,出于任务需要,该机罕见地在左翼外侧挂架挂载了250-3/4R航燃弹

不过要论投掷重型航弹,轰-6K那还是首选,战术飞机都得往边上稍稍。说起重型航弹,某魔法游戏的玩家们肯定能想起来有着“三吨铁炸弹”之称的,伊尔-28的得意兵器——FAB-3000型航爆弹。这型炸弹的两个主要亚型M46型和M54型,中国都有仿制,分别是3000-1/2型,一般由轰-6在弹舱内挂载1-2枚。

从炸出一个摩天轮到炸出一个体育场 “X吨铁炸弹”静待新战场

3000-1/2型航弹的结构大同小异,对比苏联原版,装药量变化不大(1350kg/1387kg),但全弹重量轻了200千克左右

3000-1/2型航弹的结构大同小异,对比苏联原版,装药量变化不大(1350kg/1387kg),但全弹重量轻了200千克左右

从炸出一个摩天轮到炸出一个体育场 “X吨铁炸弹”静待新战场

“三吨铁炸弹”在轰-6弹舱内的布局,虽然高阻外形使得炸弹不是那么细长,但也就只能装2枚了

“三吨铁炸弹”在轰-6弹舱内的布局,虽然高阻外形使得炸弹不是那么细长,但也就只能装2枚了

目前,我军装备的“三吨铁炸弹”基本都是3000-2A型,主要改进是将3000-2型的TNT装药更换为新型炸药,根据公开论文,其爆炸威力比TNT大40%左右。但根据近年来实弹演习或战术研练时的情况,3000-2A型造成的弹坑,“也就是”直径十多米、深约一人高的样子;虽然比起常见的250/500千克航爆弹,那还是强到不知哪里去了,但这数据总让人觉着相对其体量有些平平无奇。

图为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军轰炸费卢杰时留下的弹坑

图为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军轰炸费卢杰时留下的弹坑

这可得说清楚,由于3000-2A的威力很大,而且随着城市化建设水平的提升,我军各轰炸机部队平时使用的靶场,距离居民居住区也并不像以前那么远了;所以从各种安全因素出发,轰-6极少会在内地靶场投掷3000-2A,基本都得去荒无人烟的大漠戈壁深处;因此上文提到的弹坑数据,自然也是“啃戈壁滩”的结果。

早年间Google Earth刚曝光这类照片的时候,也是经常引来大家的分析

早年间Google Earth刚曝光这类照片的时候,也是经常引来大家的分析

同样的炸弹,在不同的土质里炸出的坑自然也不一样;以轰-6部队训练时经常使用的250-2航爆弹为例,

在模拟台湾西部地区冲积平原的始成土质结构(这类结构约占台湾岛上平原面积的一半)上炸出的弹坑,直径就要比在坚硬的戈壁滩上炸出的弹坑大了近一半,深度更是翻了好几倍。

而且炸弹的杀伤半径,也远远不止弹坑这么大。人体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受到大于0.1Mpa的冲击波超压就会产生致命伤;考虑到实战中敌人所处地形,隐蔽姿势和个体防护情况,我们把冲击波超压的致命标准简单放宽到0.2Mpa;那么根据兵器科学研究院的相关论文,“三吨铁炸弹”的致命杀伤区半径可达50米

大概是一个“天津之眼”这么大的圆吧......

大概是一个“天津之眼”这么大的圆吧......

就在去年12月,兵器科学研究院所属的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还发布了一则宣传片:

就在宣传片的3分33秒处,一枚尺寸明显大于3000-2A的巨型炸弹从轰-6的弹舱中投下,从起爆的效果来看,有点像是温压弹的特征。

由于这枚炸弹采用了相对低阻的外形,有延伸的尾翼段,因此全弹很长,轰-6的弹舱也只能装下1枚。新型

炸弹头部的四个凸起和前伸探杆等特征,与美制GBU-43/B“炸弹之母”和俄罗斯的“炸弹之父”较为类似,说明这应该是一枚通过空爆产生更大杀伤面积的巨型温压弹。

从炸出一个摩天轮到炸出一个体育场 “X吨铁炸弹”静待新战场

从炸出一个摩天轮到炸出一个体育场 “X吨铁炸弹”静待新战场

上为新型炸弹头部,中为GBU-34/B,下为“炸弹之父”

上为新型炸弹头部,中为GBU-34/B,下为“炸弹之父”

完成这种尺寸和重量前所未有(氢弹和热核武器战斗部虽然威力自不必说,但尺寸上并不需要这么大)的新型炸弹的投掷测试,不仅意味着轰-6理论上又多了一种可用武器,以后投掷同等尺寸级别、重量可达9吨以上、采用不同战斗部(比如什么超级炸药之类)实现对不同类型目标毁伤的巨型炸弹也就水到渠成了。

从炸出一个摩天轮到炸出一个体育场 “X吨铁炸弹”静待新战场

由于我军当时没有随图-16引进FAB-9000(该弹曾在阿富汗战争期间被苏军大量用于轰炸游击队藏身的洞穴),加之轰-6新型号取消了核航弹投掷能力,所以直到新型炸弹的出现,才把轰-6弹舱的潜力再次利用起来

由于长期缺乏FAB-5000/9000这种级别的巨型炸弹,我军长期保留看似老旧的3000-2系列航空炸弹,一方面是充分发挥这种炸弹打击特定面目标(如布置较为集中的中小口径高炮阵地等)的潜力,一方面也是在装备现代化巨型航弹/导弹前,为部队起到“保持手感”的作用。

从炸出一个摩天轮到炸出一个体育场 “X吨铁炸弹”静待新战场

对比3000-2型(下)可见,新型炸弹的直径也更大,几乎占据了整个弹舱的宽度

对比3000-2型(下)可见,新型炸弹的直径也更大,几乎占据了整个弹舱的宽度

如果未来能够列装不同种类装药的巨型(制导)航空炸弹,这不仅对轰炸机部队的作战灵活性是一个明显的提升,对于战役决策者来说,在打击某些关键战场目标时,也多了一个火箭军战役战术导弹之外的选择——相比之下,轰炸机有着很长的待机时间和使用灵活性;巨型航弹的威力也远大于所有常规导弹的战斗部;结合滑翔增程等技术,攻击流程的安全性也有提升;以在某些条件下,起到“锤定音的作用。

已经列装部队十几年的东风-15钻地弹头型有着良好的打击精度和突防能力,是打击地下指挥所等重要目标的“撒手锏”

已经列装部队十几年的东风-15钻地弹头型有着良好的打击精度和突防能力,是打击地下指挥所等重要目标的“撒手锏”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