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帝国的社会学密码:一部新视角下的中国近世史(3)

2019-03-14 21:45:57    

易劳逸在解释工业革命为什么没有发生在中国这一问题时非常精确的指出,是因为一个民族必须“想要”运用新技术,必须认识到“有必要”改变他们长久以来的习惯路径,才有可能走上工业化道路。但是中国人几千年来一直奉行的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的世界观,强调人只是自然界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的任务并不是改变自然。相较而言,西方人“非常看重对环境做出理性调控”。比如一直作为“中国社会秩序战略核心”的家庭主义(或家族主义)仍旧盛行。中国人社会行为的三大特点,即强调社会等级和身份、重视“关系”和“要面子”直至今天这些依然是我们中国人的国民性。

本书是对中国近世四百年社会经济的变迁做了系统梳理和完美诠释,在全球史视野下为中国这样一个地域广阔且情况复杂的社会描绘了持续的图景。其中作者的很多观点和分析发前人所未发,无论对于研究中国史的学者,还是一般读者来说都是能从中获得启发和新知的一本好书。

《家族、土地与祖先:近世中国四百年社会经济的常与变》

《家族、土地与祖先:近世中国四百年社会经济的常与变》

内容简介

本书突破以往西方学界强调政治史和思想史的研究范式,从全球史的视角考察了1550至1949年近四个世纪中国社会在经济基础、社会形态和精神信仰层面的巨变,呈现了该领域新的研究成果,是了解16世纪以降中国社会变革的权威著作。

明清以来,中国社会和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些变化反过来又模塑了中国近现代政治史。作者运用大量史料,对中国社会复杂且深刻的变迁予以清晰的阐释,探讨了人口变化趋势、阶级结构变化,小农经济、商品贸易和制造业与信仰和文化之间的关系等多方面的问题。

对于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这一直以来备受争论的问题,作者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与李约瑟关于中国科技停滞的思考,以及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形成了言之有物的对话。

此外,作者还描绘了他对于中国人的理解——友善和冷漠、勤劳和懒散、进取和保守、慷慨和自私,这些自相矛盾的国民性,与费孝通在《乡土中国》里提出的“差序格局”,形成了有效的对话。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