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国打"恐怖组织"标签的这支伊朗部队 "带头大哥"可不止会打仗(3)

2019-04-15 20:24:55  新民晚报  

“思考伊朗在整个中东的行动计划的正是苏莱曼尼,他才能卓著,与至少四个国家领导人有特殊关系,”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研究员爱德华·菲什曼说,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讨伐“伊斯兰国”将近五年,他在致哈梅内伊的公开信中骄傲地宣布对恐怖分子取得“最终胜利”,而革命卫队日报《青年》在2017年底曾发表专栏总结苏莱曼尼的巨大贡献:“以(叙利亚)重镇阿布卡迈勒解放为标志,意味着打通‘抵抗之战’的陆上走廊,让德黑兰从陆上到达地中海和贝鲁特:这是伊朗千年历史上的大事件。”在菲什曼看来,书写胜利的字里行间,流露出伊朗蓬勃的大国雄心。

之前,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在2003年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倒台后提出有名的“什叶新月地带”提法。“新月带”和“走廊”几乎说的是同一件事——伊朗在美国营造的包围圈中艰苦突围。自1988年以来,伊朗就一直提针对以色列、美国及其在海湾地区盟友的“抵抗轴心”。另外,德黑兰希望将自己的制造业产品(家电、汽车、农产品等)打进这条轴线的第一段——伊拉克,还承诺为叙利亚投资,这两个国家都有强大的什叶派力量。

穿迷彩服的外交官

被美国打"恐怖组织"标签的这支伊朗部队 "带头大哥"可不止会打仗

卡西姆·苏莱曼尼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差点毁掉伊朗的宏图。

2012-2013年,该组织控制叙利亚东北部大片地区;

2014年,又占领伊拉克逊尼派占人口多数的省份。同年6月,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陷落,奉巴格达迪为首的“哈里发国”宣告成立,从大马士革到巴格达的广袤地带都岌岌可危……

作为两伊战争老兵,苏莱曼尼奉命驰援。2012年下半年,他亲率圣城旅精干来到大马士革,与叙政府军、黎巴嫩真主党协调,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官员戴克斯特·费金斯透露,苏莱曼尼帮叙利亚建成民防军,为政府军腾出战略机动兵力。2015年10月,他亲率约2000人志愿军深入阿勒颇郊区。战场上,他从不穿防弹衣,却每每化险为夷,西方媒体宣称苏莱曼尼在阿勒颇南部艾伊斯被极端组织“胜利阵线”打死,但苏莱曼尼本人出面说:“我真希望成为殉道者,但遗憾的是没有。”

而在伊拉克,苏莱曼尼的活动则更加出神入化。2014年6月,面对“伊斯兰国”进攻,伊拉克什叶派最高宗教领袖西斯塔尼呼吁举国动员,什叶派民兵率先响应,成立与正规军比肩的人民动员军,而把这些乌合之众打造成可战之兵的就是苏莱曼尼及圣城旅顾问。

2014年6月11日,“伊斯兰国”夺取萨拉赫丁省阿米里,巴格达“北大门”洞开,苏莱曼尼临危不惧,自行乘车赶到前线,为仓促召集的伊拉克民兵制定作战计划,利用情报侦察优势,集中兵力猛攻敌人薄弱地带,终于在8月31日解放阿米里,这是伊拉克反恐战争中夺回的首个城镇。

受伊拉克政府邀请,2016年10月26日,苏莱曼尼来到摩苏尔,与伊拉克真主党运动领导人卡阿比和人民动员军领导人莫汉德斯协商,建议从摩苏尔西部进攻,切断“伊斯兰国”叙利亚方向的补给线。最终,伊拉克军民正是参考苏莱曼尼的建议,最终收复这座重镇。

被美国打"恐怖组织"标签的这支伊朗部队 "带头大哥"可不止会打仗

2018年12月10日,伊拉克快速反应部队参加打击“伊斯兰国”胜利一周年庆祝活动

与这些军事胜利相同步,伊朗影响力迅速放大。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研究生院教授阿夫申·奥斯托瓦总结:“这有点像北约的区域应对措施:“伊朗在叙利亚、伊拉克学会大范围转移和协调大批跨国民兵,而且这些民兵与地方政权系统相结合,形成一种政治网络,它的生命力更为坚强。”尤其这种网络在叙利亚呈现常态化,让以色列如坐针毡,2017年12月2日,以色列导弹打击大马士革南郊的基斯沃兵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情报显示苏莱曼尼可能就在那里。

美国卡内基中东研究中心特邀叙利亚研究员赫德尔·卡德尔说:“伊朗人对政治网络倾注很多心血,他们的目标不是长期维持在叙利亚或伊拉克的军事基地,而是始终扎根于这些网络。我们应该把苏莱曼尼乃至圣城旅看成穿迷彩服的外交官,而不是简单的武士。”

军事谋略政治头脑

被美国打"恐怖组织"标签的这支伊朗部队 "带头大哥"可不止会打仗

让以色列乃至美国如此头疼的苏莱曼尼,出身贫寒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