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筋”督导考核记名老班长:这“梁子”怎么解?

2019-04-15 20:30:54    中国军网

我和“老黑”的疙瘩解开了

■第75集团军某特战旅助理工程师丛乐章

去年,凭着喜欢“唱黑脸”和名声在外的“一根筋”特点,我光荣地成为了旅里军事训练督导队伍里的一员。旅里为我们颁发聘书、配发臂章后,我就开始“持证上岗”了。

上岗第一天,旅领导鼓励我们:“做好军事训练督导工作,关键要敢于较真碰硬,严格把好训练督导关,算好战斗力建设这笔大账。”我想:作为练兵场上的“第三只眼”,只有练就明察秋毫的“火眼金睛”,才能保证训练督导聚焦实战、取得实效。可上岗不久后我就发现,这个差事还真不好干。

一次,单位组织季度考核,我负责监督武装泅渡考核的组织实施。轮到修理连考核时,我远远地就看见“老黑”带队走了过来。“老黑”原名周杰,下士,曾是我的班长,军校毕业时,我分到他所在的班当兵锻炼。因为肤色较黑,大家都叫他“老黑”,他也不以为怪,还答得一个干脆。

周杰军事素质响当当,入伍第二年就当上了班长,是连队干部的得力助手。单位转型后,水性较好的他主动申请担任连队武装泅渡教学骨干。这次考核前,他向连队党支部立下军令状:连队武装泅渡成绩考不好,甘愿作检查!

考核开始后,我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个别战士游到泳池一半就折返,明明50米长的泳道,却只用浅水区的25米。尽管距离不少,可水的深浅却大不同。带着疑问,我上前了解情况。原来,为了照顾几名水性差的战士,周杰专门找考官协调设置了“第二考场”。

了解到事情经过后,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同一考点却存在着双重标准。我拿出随身携带的值班登记本,准备将问题记下来。就在这时,周杰快步跑了过来,小声对我说:“有几名新战士刚学会游泳,能不能通融一下?”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