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许美国人爱国 却反对中国的爱国主义 双重标准要不得

2019-06-14 09:22:23    观察者网

【中国人有宝贵的家国情怀,在汉字中“国家”的写法跟其他语言是不一样的,一个字是“家”,一个字是“国”,这是一个基本的定义。这个概念本身就表达了中国人对国家的独特感悟。

近日,东方卫视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每周一晚21:30持续热播。每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结合自身经历,从国内外热点、难点问题切入,比较中西文化,建构中国话语。

在6月10日的第二十一期节目中,张维为教授解释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比较西方民族主义与中国爱国主义的概念区别。

观察者网整理节目演讲与对答部分,以飨读者。】

张维为:

最近我们国内不少地方都有闪唱的活动,唱得最多的是耳熟能详的歌曲《我和我的祖国》,无论是歌词还是旋律,可以说是美得令人心醉,唱出了绝大多数普普通通中国人的真实情感。

这使我想起另外一首优美的爱国歌曲《我的祖国》,这首歌曲也曾经引起一起舆论“事件”。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2016年底,当时观察者网刊发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报道:台湾作家龙应台女士在香港大学做了一个演讲,她演讲的主题是“一首歌,一个时代。”她要在场的听众回忆一下自己年轻时候听过的启蒙歌曲。

我记得当时在场的香港浸会大学副校长,他不紧不慢地说,我的启蒙歌曲好像是《我的祖国》,也就是我们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没想到当时整个会场就开始唱起来了,而且歌声越唱越响。我们知道,龙应台女士本人是不认同人民共和国的,也是不认同红歌的。第二天她发表了一篇文章,说“有时候大河就是大河,稻花就是稻花罢了”,也就是说这无非是一个简单的、美丽的旋律而已。

现场听众齐唱《我的祖国》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现场听众齐唱《我的祖国》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但比较尴尬的是什么呢?她做讲座的时候,提到她自己的人生启蒙歌包括《绿岛小夜曲》,这也是一首曲调优美的情歌。大家可能知道,绿岛是当时台湾国民党政府关押政治犯的地方,但龙应台说这首歌曲不只是一首简单的情歌,而且也是一种对威权政治的抗议。所以她的文章引来了一些议论,就是说她采用了双重标准。

换言之,我们在谈这类问题的时候,不能采用双重标准。

《我的祖国》这首歌曲是多数国人都耳熟能详的歌曲,它是电影《上甘岭》的插曲,源于战火纷飞的抗美援朝。“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这是强大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我觉得这首歌几乎完美地诠释了中国人的“家国情怀”。

这首歌里的家就是我们无数个普普通通的家庭,这首歌里的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战争永远结束了西方大国可以任意欺负中国的历史,也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元帅所说的,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电影《上甘岭》截图图片来源:网络

电影《上甘岭》截图图片来源:网络

中国是一个文明型的国家,文明型国家的“爱国主义”有自己的特点。比方说,中国人有宝贵的家国情怀,在汉字中“国家”的写法跟其他语言是不一样的,一个字是“家”,一个字是“国”,这是一个基本的定义。中国人对国家的理解是千千万万个无数的“小家”和国家这个“大家”的关系。这个概念本身就表达了中国人对国家的独特感悟。

与西方社会不一样,中国社会是以家庭为中心的文化,衍生出一整套的思维和生活方式。从“舍己为家”到“保家卫国”,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都展现了中国人特有的“家国同构”文化传统。这种把家和国联系在一起的传统,西方比较少见。

从个人来讲也是一样,中国人可以为自己家庭做出很多牺牲,一般西方人难以理解。我并不是在判断这是好还是坏,这只是客观的描述。我曾经看到一个美国记者在中国做采访,写了一份很长的报道,其中有一个细节,一个小小的故事。他到深圳采访一位女工,那位女工跟他讲,她找到第一份工作以后连着几个月,把每个月工资的一半都寄给父母。这在中国文化中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我们永远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但这位记者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怎么自己的工资不完全是自己的,一半是属于家人的,他觉得这非常费解,这个概念对他而言很新奇。

实际上,心存对父母的感激是中国文化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父母并不一定要你的钱,甚至还会通过很多方式来帮助你。但这种儿女情长的伦理是多数中国人的一种文化传承。

由此延伸到个人、家庭与国家的关系。《我的祖国》唱的就是一种“家国同构”。歌词里边的“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记得这首歌曲的作者,特别令人尊敬的乔羽先生曾接受过记者的采访。记者问他,你为什么不说长江、不说黄河呢?乔羽先生说一条大河更好,因为长江只有长江一带的人比较熟悉,黄河只有黄河边上的人比较熟悉,而一条大河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心中都有自己故乡的河。所以,“一条大河波浪宽,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这是美丽的祖国,这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到处有明媚的阳光。”他就这样把家和国联系在一起了。

中国人的这种家国情怀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成因。从中国近代史来看,中国人有超强的“国破家亡”的集体记忆,这是一种非常悲壮的记忆。鸦片战争后的一个世纪里,中国经历了这么多的西方列强入侵,这么多的战争创伤,这么多的战争赔款。我们的首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占领过,八国联军入侵的时候被占领过,日本侵华战争的时候被占领过,还发生过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这些惨痛的经历给中国人带来“国破家亡”的集体记忆。国家完了,中国人的家也完了。像美国这样的国家,自独立战争建国以后,它的本土几乎没有遭受过外敌入侵,二次大战时期被日本人偷袭的夏威夷远离美国大陆。对美国人来说,可能2001年发生的9·11袭击,是美国大陆遭受到的第一次直接袭击。

抗战时期,还有一首很有名的爱国歌曲叫《松花江上》。词曲的作者张寒晖,他当时在西安,看到日本军队占领东北后,几十万东北普通百姓流亡到了西安。他有感而发,做了这么一首悲歌:“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我那衰老的爹娘。”

我想这背后也是“国破家亡”的惨痛经历。这就使我们更好地理解“家国同构”,这样一种中国人深层的心理结构。

西方势力老是抹黑中国人的爱国主义。其实西方那种狭隘的民族主义和狭隘的爱国主义,历史上才一直是战争的祸水。

格林菲尔德在其名著中指出民族主义是西方现代世界的政治基石图片来源:网络

格林菲尔德在其名著中指出民族主义是西方现代世界的政治基石图片来源:网络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