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材”改得真快 是时候检视了(2)

关键词:香港教材
2019-09-14 10:56:05    环球时报

问题出在哪里?

首先是教材不送审、无标准。不经送审的教材,既有错误,更有偏见。明明是要介绍辽宁舰,教材印的是改装前锈迹斑斑的“瓦良格”号;明明是说要鼓励正反思辨,但显然违背客观公正、戴着有色眼镜,比如“教协”推出所谓《逃犯条例》修订争议教材,36页中有13页描述反修例或质疑声音,5页写下官员回应,只有3页是刊载支持意见。这种经过教材化包装的政治宣传品流入课堂,将教出怎样的学生,不难想象。

其次是课堂泛政治、带私货。开学后,香港有教育界人士呼吁不要让政治裹挟教育,但从通识教育开展方式看,这似乎很难达成。因为教材不统一,教师发挥空间大,一些激进分子就在课堂做文章、塞私货,甚至还有教师以“课外实践”的名义,带学生到反对派煽动的游行集会现场。由此而言,反修例风波以来,也不全是社会风气穿透围墙潜入校园,而是课堂内部就已经出了问题。

再次是有通识教育、无国民教育。香港通识教育提倡关注现实、提倡批判性思考,这本身是有意义的,但也有一个前提,即学生有足够批判性思考的知识基底。而在香港国民教育缺失的背景下,一味强调批判性思考,就会变成一条腿走路。脱离历史与国情,就很容易对现实简单否定;失去思考的中国坐标,就很容易滑向“凡是不符西方标准的,便是落伍”的文化不自信。也正因此,早有人力倡香港教育的当务之急不是通识教育,而是“去殖民化”。

在2018年施政报告中,林郑月娥特首强调:“我们的教育政策目标,是培养青年人成为有素质的新一代,对社会有承担、具国家观念、香港情怀和国际视野。”今天香港的教育,能不能承担起这个目标?需要反思,需要共识,需要改变。因为一旦在教育上输掉,就会输掉一切。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