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授:为什么我的学生竟然会这样?

关键词:香港,动乱
2019-10-24 14:39:31    瞭望智库

文|周国正香港浸会大学中文系荣休教授

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观察者网”(ID:guanchacn),原文首发于2019年10月23日,标题为《香港教授:为什么我的学生竟然会这样?》,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港府情态

香港乱局,可以这样理解:特首林郑月娥最初坚持通过《逃犯引渡条例》,但后来忽然在6月15日转为搁置(近三个月后更完全撤回),在我看来可能是要避免在中美贸易谈判中烧起另一火头。

其实林郑月娥对香港的泛民主派有认识,本来知道不应退让,否则只会被理解为示弱,令对方坐大;与泛民打过交道多年的人,不难具备这种认识:

香港泛民是很特异的政治人物,一般搞政治的,都知道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尤其是在彼此强弱悬殊的情况下,稍有政治智慧,都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否则就会如《韩非·亡征》所言:“国小而不处卑,力小而不畏强,无礼而侮大邻,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恃交援而简近邻,怙强大之救而侮所迫之国者,可亡也”。

除了传统泛民之外更有一大批大中学生,他们一般鄙弃传统泛民,视为只尚空言,多年来一事无成的dead wood(朽木、废物),两者之所以站在同一阵线,只基于一个共同点———都是反政府、反中而已。

这些青少年大部分固然只是参与和平示威的“和理非”派(和平、理性、非暴力),但也有不少已经变成暴乱分子;他们非常善于“独立+思考”,独立者——完全不参考学者智者的意见,完全不顾虑行动可能引致的后果,完全不肯易位思考以了解对方立场,甚至完全不理会如何与同侪协作方可成事;思考者——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充分体现了2014年占中事件时出现的名言——你不代表我。

他们名副其实是乌合之众,衣如乌鸦,以隐蔽的电子通讯方式聚众闹事,事后即作鸟兽散,他们既无组织,又无头领,无一人能代表全体,商谈、退让?不知与谁商讨、向谁退让?与虎谋皮还可以见到老虎,与魅谋皮就完全白费气力了!

1234...13全文 13 下一页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