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芬:立法会议员跑去人家地方 求制裁香港市民 好奇怪

关键词:梁美芬,香港
2019-11-22 14:30:46    

梁美芬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专访。就是她,在暴徒发起“三罢”、全港八校停课之际,坚持在香港城市大学上了一节宪法课。

香港立法会议员、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主席梁美芬21日在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专访时表示,香港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同属特区管治架构,应互相制衡,但司法独立不应是“三权分裂”,不应造成当下特区管治能力接近瘫痪的局面。她同时表示,香港百年来建立起的法治精神正在受到考验,希望执法、检控和司法机构不要让香港市民在等待公义的过程中“等得太久”。

梁美芬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专访。白云怡摄

梁美芬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专访。白云怡摄

谈香港高院涉“紧急法”判词:

香港法院对基本法的解释权

来自中央授权

11月18日,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作出一项判决,其中裁定香港《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简称“紧急法”)部分条款不符合香港《基本法》,致使有关条款无效。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19日发表谈话称,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1997年2月23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已经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该条例符合《基本法》。

梁美芬在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高院的争议性判决背后是香港一部分法律界人士长年存在的误区,即认为对《基本法》的“剩余解释权”(编者注:对《基本法》中抽象和不清楚地方的解释权)在香港而不在中央。她表示,事实上从香港回归伊始,香港特别行政区就是存在于国家体制内的一个设计,中国的法律制度从来就没有做出把对《基本法》的“剩余解释权”直接授予特区法院的法律安排。香港法院对基本法解释权的权力来源和整个特区的权力来源一样,均来自于国家层面的授权,即中国《宪法》第67条第4款和《基本法》第158条。

1234...6全文 6 下一页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