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蒂尔突然辞职,是退让还是以退为进?

2020-02-26 09:08:31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许利平】

2月24日,在中国农历“龙抬头”日子,94岁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宣布辞职,国家元首阿卜杜拉指定马哈蒂尔为过渡时期总理,并解除副总理及所有部长职位,直到新总理和新内阁产生为止。

自2018年5月上台执政的希望联盟政府,不到2年轰然倒下。

经历了2018年政治海啸的马来西亚,2020年发生再次变天的政治大地震,其背后到底有何玄机?未来政局走向如何?动荡不安的马来西亚政局将对未来的中马关系又将有何影响?

马哈蒂尔突然辞职,是退让还是以退为进?

马来西亚首相办公室证实马哈蒂尔辞职

2月21日希望联盟理事会会议成为导火索

2月21日,希望联盟理事会召开协调会,就马哈蒂尔何时将总理职位移交给公正党领袖安瓦尔展开讨论。在会上,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力挺安瓦尔接任总理职位。

马哈蒂尔于2018年5月上台伊始,曾承诺执政2年后,将总理职位移交给安瓦尔。眼看2年的期限马上快到了,马哈蒂尔关于交棒的时间始终存在诸多模糊空间。

在2月21日会议上,公正党安瓦尔派系希望马哈蒂尔明确时间表,似乎有点“逼宫”的味道。经过希望联盟各个政党的讨价还价后,最后联盟达成共识,交棒时间完全取决于马哈蒂尔本人的意愿,不硬设时间表。

虽然马哈蒂尔在联盟理事会上平稳过关,但联盟理事会内部对于安瓦尔急于继任总理职位心存不满,怀疑和不信任由此产生。特别是联盟理事会会议结束后,安瓦尔拟觐见国家元首,这给联盟内政党产生某种遐想,怀疑安瓦尔暗度陈仓、重新组阁。

2月23日,公正党署理主席兼内阁经济部长阿兹敏先下手为强,紧急联系包括巫统在内的在野党国会议员以及希望联盟部分国会议员,在吉隆坡喜来登饭店召开“共识晚宴”,商讨成立新的政治联盟,并组成新的内阁事宜。

2月24日,土著团结党主席兼内政部长穆尤丁宣布脱离希望联盟。土著团结党拥有国会议席26个,而公正党的阿兹敏派系拥有11个议席。在理论上,希望联盟拥有不到50%的国会议席,内阁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

同日,安瓦尔会见马哈蒂尔。马哈蒂尔表示,他不满土著团结党与贪污缠身的巫统结盟,决定辞去土著团结党总主席职务,并向国家元首写信辞去总理职务,何人担任新总理职位则由国家元首决定。

马哈蒂尔突然辞职,是退让还是以退为进?

安瓦尔称自己被希望联盟的盟友们背叛了

政治魔术师——马哈蒂尔成为政治大地震的关键角色

现年94岁的马哈蒂尔出生在马来西亚吉打州,是马来人和印度人混血。早年马哈蒂尔在新加坡学医,后来回到家乡,开了自己的私人诊所——“马哈诊所”,成为当地非常有名的医生。

1946年,马哈蒂尔加入巫统。1964年在其家乡以39岁年龄当选国会议员。1969年竞选连任国会议员失败。由于马哈蒂尔在公开场合批评马来西亚开国总理东古·拉赫曼,同年他被开除出巫统。在马哈蒂尔政治前途最艰难的时刻,他撰写了一本剖析马来人弱点的畅销书《马来人的困境》。

马哈蒂尔突然辞职,是退让还是以退为进?

1970年,拉扎克总理上台。他十分欣赏马哈蒂尔的能力,规劝马哈蒂尔回归巫统。1973年,拉扎克总理委任马哈蒂尔为上议院议员,同年马哈蒂尔回归巫统最高理事会。1975年马哈蒂尔被委任为教育部长,开始走向权力巅峰的快车道。1981年就任马来西亚第4任总理,开始了22年的执政生涯。

在22年执政中,马哈蒂尔提出“向东学习”政策,大力发展私营经济。1991年,提出“2020宏愿”计划,1996年前瞻性提出多媒体经济走廊计划。在其任内,马来西亚工业化稳步推进,无论是电子产业还是汽车产业等,都在当时亚洲成为耀眼的明星,因此马哈蒂尔被称为“现代化之父”。

面对马来西亚政治错综复杂的环境,马哈蒂尔发挥了他“政治魔术师”本领。一方面,通过制度化和非制度化手段,削弱国家元首苏丹的权力,增加世俗总理的权力;另一方面,对保守伊斯兰势力采取又打又拉的政策。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马哈蒂尔与时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安瓦尔对救市策略不和,遂将其革职,并开除出巫统。

2003年10月31日,马哈蒂尔正式把总理职位交给巴达维,开始退而不休的生活。2005年,因普腾汽车公司事件,马哈蒂尔与巴达维闹翻。然后马哈蒂尔通过社交媒体不断攻击巴达维。2008年大选,以巫统为核心的执政联盟——国民阵线首次失去国会三分之二议席,马哈蒂尔宣布退出巫统。在马哈蒂尔不断“逼宫”的背景下,2009年巴达维被迫把总理职位交给纳吉布。

2015年,一马公司丑闻露出水面,马哈蒂尔公开督促纳吉布下台,并参加“倒纳吉布”的群众集会,给纳吉布施加极大的舆论压力。2016年,马哈蒂尔与前副总理穆希丁共同创立土著团结党。2017年该党加入由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组成的希望联盟。2018年5月大选,希望联盟出人意料获胜,终结了巫统61年的执政,纳吉布下台,马哈蒂尔就任马来西亚第7任总理。

马哈蒂尔以92岁高龄二度出任总理,并在其70多年的政治生涯里,将三位继任者拉下马,创造了亚洲政治历史的奇迹。在这次马来西亚政治大地震中,马哈蒂尔采取了多种手段,牢牢掌控政治局势。

一是“以退为进”。主动辞去总理职位,表明自己无心留恋权力,实际上向马来西亚民众表明其高姿态,与现在各个政党纷争划清界限。

二是“坐山观虎”。这次政治大地震的两个主角一个是阿兹敏,另一个则是安瓦尔。两人同属人民公正党,昔日为同一战壕的战友,但因“性爱光碟”事件,如今两人几乎反目成仇。这次阿兹敏主动搅局,引来安瓦尔直接将其开除党职和党籍。而马哈蒂尔则装出一副同情的样子,不断安抚安瓦尔。

三是“暗度陈仓”。从2018年5月新内阁成立那天起,马哈蒂尔早日暗中布局今天的变化。他大胆启用与安瓦尔有间隙的阿兹敏为经济部长,不断分散安瓦尔在人民公正党的影响力。

四是“金蝉脱壳”。这次压倒希望联盟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是土著团结党。土著团结党24日公开宣布退出希望联盟,而作为土著团结党的总主席马哈蒂尔,则在其后主动辞去总主席职务,试图撇开其与土著团结党退盟的关系。同时,马哈蒂尔对外宣称羞于与巫统合作,因为巫统充斥着腐败,与腐败划清界限,树立在民众中的清廉形象,累积其政治遗产。

马哈蒂尔突然辞职,是退让还是以退为进?

马哈蒂尔突然宣布辞职

未来马来西亚政局向何处去?

未来马来西亚政局走向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国会成立新的联盟,推举新的总理,成立新内阁;二是解散国会,重新举行大选。

24日政治大地震之后,马来西亚股市、汇市双双下跌,股市还创历史新低。这体现了投资者对马来西亚未来政治前景的悲观情绪。特别是在当下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背景下,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马来西亚经济急需政府的刺激政策,但政府的停摆,对疲软的经济来说,可谓雪上加霜。这就要求马来西亚政治马上恢复平静和稳定状态,尽快为经济输血。

从经济稳定的角度来看,重组内阁比较能节约各方成本。土著团结党以及阿兹敏派系拟与巫统、伊斯兰党联合组成新的联盟——国民联盟。目前四大政治力量在国会议席为94个,离组成新内阁议席还差18个议席,如果加上沙捞越执政联盟和沙巴的民兴党,则可以超过国会半数议席,组成新的联盟,并成立新内阁。只是现在各派势力就各方利益分配和政治原则进行讨价还价,特别是沙捞越执政联盟不希望伊斯兰党加入新的联盟,这给成立新的联盟增添了变数。

另一方面,要求重新大选的声音不绝于耳。24日,维权团体“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净选盟)2.0联同33个民间社会组织发表联署声明,向政府提出两大诉求,促请那些在2018年全国大选中在希盟旗帜下赢得国会议席的议员马上辞职,因为这些议员已经丧失人民委托的权利;其次,净选盟促请国家元首同意解散国会,还政于民,重新举行大选。

由于2018年刚举行完大选,现在又要举办大选,马来西亚则显得力不从心。一方面,各个政党还没有做好重新大选的充分准备,立即举行大选未免显得比较仓促;另一方面,大选委员会没有为重新大选做任何准备,这不仅受资金的制约,而且受程序上的制约。

25和26日两天,国家元首会见每一个国会议员,以确定是否能组成新的政治联盟成立新内阁,或举行闪电大选,这在马来西亚历史上属于首次。25日下午,巫统和伊斯兰党正式宣布撤回与土著团结党结盟的承诺,这无疑给马来西亚未来政局变化带来了更多的变数。

如果建立新的政治联盟,马哈蒂尔就任第8任总理则是大概率事件;如果举行闪电大选,反对派联盟——国民阵线很可能重新赢回选举,马来西亚将可能迎来历史上第3次变天。“政治魔术师”马哈蒂尔能否按照其原先的设计,重组马来西亚政局,还值得观察。

未来对中马关系影响?

无论谁当选新一任马来西亚总理,中马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大方向不可逆转。毕竟中马关系不仅包括双边层面,而且还涵盖地区和全球层面,具有更加广泛的利益基础。

作为马来西亚邻居,我们衷心希望马来西亚政局能够尽快稳定下来,为中马关系增添更多正能量。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