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亚裔感到耻辱?“杨安泽们”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2)

关键词:杨安泽
2020-04-10 13:18:31    瞭望智库

2理论上的美国简直“完美”

跟强调血缘、血统的东方人不同,按西方“社会契约论”的观念,“人”是一个自由的个体,可以对自己出生时所属的文化保留各种权利,在现实中可以自由地决定加入哪个国家,只要被目标国家所接纳,那么,就成为这个国家的公民。

嫁接在西方文明之树上的美国,就在这个观念的基础之上,第一次让欧洲政治家的梦想成真了。

美国的入籍宣誓誓词相当直接地体现出这个特征:

“我在这里郑重的宣誓:完全放弃我对以前所属任何外国亲王、君主、国家或主权之公民资格及忠诚,我将支持及护卫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对抗国内和国外所有的敌人。我将真诚的效忠美国。当法律要求时,我愿为保卫美国拿起武器,当法律要求时,我会为美国做非战斗性之军事服务,当法律要求时,我会在政府官员指挥下为国家做重要工作。我在此自由宣誓,绝无任何心智障碍、藉口或保留,请上帝帮我。”

从这段誓词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如果真心加入了美国国籍,必然是放弃了对以前所属国家的效忠,以后只忠诚于美国。

身为亚裔感到耻辱?“杨安泽们”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

图为新美国公民入籍宣誓

加入美国国籍就是美国公民,出生在本土的美国公民杨安泽可以去选美国总统,同时,也只能对美国效忠。若是美国需要他上战场、把枪口对着与他长相相似、血脉同源的敌人,想必他也不会犹豫。

回忆下在朝鲜战争中名声大噪的吕超然,在战场上,他的亚洲人面孔和纯正的汉语给志愿军造成了不小的麻烦。顺着西方人的观念,这个人是美国人,对中国不负担任何义务,为自己国家而战似乎无可厚非。

理论上的美国,“民主”“平等”“财富”这些字就像闪亮的金字招牌,长期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