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亚裔感到耻辱?“杨安泽们”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3)

关键词:杨安泽
2020-04-10 13:18:31    瞭望智库

加之,最近这200年里,西方是强者,完成工业化革命的西方用碾压的姿态去征服世界其他部分,亚洲国家大多数沦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二战后的美国更是雄霸天下,令人畏惧又羡慕,实力差距,使这种理论上的“完美”显得更加诱人。

3现实中的美国恐怕不太好看

在南北战争中,美国总统林肯宣布解放一切黑人奴隶,他们由此成为平等的美国公民。可是,至少是在美国南方那些州,一百年后,面对内外巨大压力的当权者,才不得不逐渐取消了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政策。

这个过程可不仅仅是马丁·路德·金带领黑人民权运动取得成功那么简单。

身为亚裔感到耻辱?“杨安泽们”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

图为马丁·路德·金雕像

二战期间,大量的黑人官兵跟白人战友们一样流血,但是,退伍后在社会上还是二等公民;二战后,左翼势力在欧洲和世界其他地方兴起,把“真正平等”这个观念带入了美国。

在美苏两个阵营激烈对抗的大背景下,美国政府对任何与共产党和左翼势力相关联的事物均怀有万分警惕。在上个世纪60年代以前,高喊“民主与自由”的人首先会被西方世界视为共产党。

外有来自苏联的压力、内有民权运动,美国的政界主流不得不开始考虑调整政策。这种调整原本是慢吞吞的,深陷越战泥潭、国内社会开始分裂,逼迫政府必须出招加速调整以弥合裂痕。

于是,美国国会于1964年通过《公民权利法案》、1965年通过《选举权利法》,正式以立法形式结束美国黑人受到的在选举权方面的限制和各种公共设施方面的种族歧视及种族隔离制度。1968年,马丁·路德·金被白人极端分子刺杀。

即便联邦法律出台,社会不平等仍然充斥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黑非洲风起云涌的独立运动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了美国国内,更刺激了美国黑人们伸张自己的权利。温和派的民权运动随着马丁·路德·金之死偃旗息鼓,激进派则拿起武器组成了“黑豹党”,提醒美国政府:如果“不接受批判的武器,就得被武器所批判”。

当权者的手段相当老辣,一边明确表态加紧消除社会上的种族歧视问题,另一边放手让联邦调查局使用暗杀等手段对黑豹党的领袖人物进行“定点清除”。

一明一暗、两策并举,美国政府基本扑灭了黑豹党的武装反抗,另外,也确实使得美国社会上明摆着的种族歧视规矩销声匿迹。

矫枉过正的“政治正确”看起来好歹也算社会进步,黑皮肤的奥巴马当上了美国总统,一时间让少数族裔“喜大普奔”。

其实直到今天,别看西方拼命在种族问题上强调“政治正确”,但是归根结底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民主与自由”的合法性所需,在社会认同上没有根本性变化。

种族歧视仍然根深蒂固地刻在美国主流价值观之中。白人警察对黑人滥用暴力等诸多问题,逼得黑人起来搞“黑命也是命”(BlackLiversMatter)这些运动。

歧视,只是被“藏”起来了,遇到各种事件激发还是会冒出来。

4“二战时的美国日裔”其实有点悲剧

当然,黑人只是一个典例,历史上,美国社会对华裔、亚裔、拉美裔等公民的歧视和排挤现象屡见不鲜。杨安泽提到的“日裔”也是一个典例。

日军偷袭珍珠港后,一架日军飞机被击伤,飞行员无法返回航空母舰,最后只好跳伞,降落在夏威夷群岛一个偏僻小岛上。这位老兄似乎很有点做思想工作的才能,并且,恰巧他遇到的第一个美国人是日裔移民,一番鼓动下来,让这个日裔移民死心塌地地追随他,一起计划占领这个小岛,准备迎接日军的登陆部队。

在当时的环境下,这种想法无异于白日做梦,其他当地居民和警察没费太多力气就把他们收拾了。

当时,美国太平洋舰队的主力舰战斗力确实基本不行,日本要是出动大部队杀过来,美军能否守住夏威夷,恐怕他们自己都没把握。好在日本发动袭击之后,就赶紧跑回家去了,因此,美国不用退守西海岸。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