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就像被惯坏的孩子 跟他们谈判非常困难!”

2019-05-14 08:19:25    环球时报

“美国人就像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跟他们谈判非常困难,他就像一个孩子到理发馆里去剃头,他不老老实实坐着,他老动,你得用很大的力量把他按住。”

——中国“入世”第二任谈判代表佟志广

自1986年7月10日,中国正式提出申请恢复在关贸总协定(WTO前身)的缔约国地位之日起,历经了15年的风风雨雨。

中国原打算在1994年世贸组织正式成立前“复关”,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实现。此后,“入世”谈判成为真正的马拉松战役。

“美国人就像被惯坏的孩子 跟他们谈判非常困难!”

到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为止,这15年间,中国换了4任团长,美国换了5位贸易谈判代表。中美围绕“入世”的谈判过程,范围广、内容多、难度大,是多边贸易体制史上最艰难的一次较量,在世界谈判史上也很少见,堪称一场史诗级的谈判

谈判过程中,美国漫天要价,还经常受国内保守主义因素影响,立场往往非常强硬:我要求一、二、三、四,你必须做到一、二、三、四,而且在这些问题上没有谈判的余地。“极限施压”是家常便饭,还有“滚动式要价”:先提出一些条件,当中国针对这些条件展开谈判并即将取得进展之际,又提出新的条件。在谈判中不断设置障碍,许多做法近乎无赖。

国内当时也有很多不同意见。“复关”谈判是中央做的一个重大的决策,眼光远大,但在具体执行当中,各部门以及老百姓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并没有深刻理解这一战略决策。

美国如此无赖,国内也不理解,那还去谈个什么呢?

“美国人就像被惯坏的孩子 跟他们谈判非常困难!”

中央是非常清醒的。要加快发展国民经济,就必然要加强同国际经济的联系和合作。当时,关贸总协定成员方贸易总量占世界贸易总量的85%,同时中国跟关贸总协定成员方的贸易量占中国整个进出口贸易量的85%,不管中国参不参加,它的各种规则对中国有直接或者间接的约束力。

更何况,不“入世”,中国发展对外贸易就面临诸多歧视。美国国会在给中国最惠国待遇时都要审查,欧盟对中国也有特殊的数量限制和歧视性待遇。

“美国人就像被惯坏的孩子 跟他们谈判非常困难!”

这还事关一个大国的脸面。中国在关税总协定和WTO中作为观察员国列席,每次开会都要等到所有成员国讲完了才有资格说话。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