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干警:西方反华势力若答不出我3个问题 请闭嘴(2)

2019-07-08 09:50:18    环球网

当时我正在办公室,对讲机里突然喊出让我们“立即集合!”,“立即”这个用词的意味着我们要在1分钟之内带上所有装备登车出发。很快,我们就抵达现场,开始用大喇叭进行喊话,要求他们放下凶器归案。但这群暴恐分子人数远远多于警察,气焰十分嚣张,他们不但不听,反而开始冲击警车,十万火急的情况下,我们选择果断处置,暴恐分子立刻被吓得四散逃跑。和田警方连夜组织警力,将潜逃的暴恐分子全部抓获归案。

我到现在都清楚记得,一名暴恐分子寒光闪闪的的砍刀离我只有两三米远,那是我从警以来,面对暴恐分子最近的一次,我第一次见识了他们的残暴。虽然我们内部培训时看过暴恐分子残忍的手段,但真正身临其境时,对方的疯狂还是你超出你的想象,死亡就在面前的感觉让人终身难忘。当时我们的办法就是大家背靠背结对,并不停高声呼喊,尽量保持沉稳。高声呼喊就是让战友知道你还在,相互打气,并保持队形不散乱。我记得那天事态控制住后,包括我在内很多干警的手都在抖。

后来我专门研究过,在五米范围内,冷兵器和热兵器对抗,冷兵器是占优的,因为冷兵器的伤害是一道面,而热兵器只是一个点。在首发不命中的情况下,将会面临及其大的危险。

这件事发生后,很长时间我都没有跟父母讲,一是有纪律,二也是怕他们揪心。后来我告诉他们时,只是淡淡说了句“没事,我们人多。”但实际上,那天对方人数远远多于我们,仔细想想,与其说我们兵分几路围堵暴恐分子,还不如说我们是“被围”的。不过,在事件发生时根本顾不上害怕,所有的怕都是后怕。

还有一次,我们去洗浴中心抓捕一名暴恐分子,干警对他进行言语控制让他出来投案,结果他走出来,手里却有一把锋利的匕首!我的一名战友当场就倒在血泊之中,因为当时是在一个狭小的通道里,没法开枪,只能搏斗。好在我们迅速把战友救出,最终抢救了过来。那天,我们支队自发地带枪轮班当这位战友的警卫,因为我们不知道暴恐分子离我们多远,报复何时会到来。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