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中国和平了太久 以至很多人忘了它的珍贵

2019-07-15 07:14:48    环球时报

什么叫好的时代?对老百姓来说,我认为好的时代第一要和平。

中国和平很久了,很多人已经觉得它理所当然,忘了它的珍贵。其实像中国这样的崛起大国,保持了和平发展实属万幸。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有过强劲崛起经历的,德国、日本和苏联应当算是代表。那些国家都经历了什么已为世人皆知。中国绕开了它们的命运,成为近代史上第一个和平崛起的大国,一个极低的概率被中国抓住了。

好时代的第二个指标是要发展,发展会带来财富和全社会积极向上的氛围,会给社会成员平均更多的成功机会。关于这方面,算得上是当代中国总体上的强项,大家也比较熟悉,老胡就不多说了。

好时代的第三个指标是相对宽松、自由。这方面争议比较多。我是这样看的。

对老百姓来说,自由的基本含义是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一个人需要有选择居住地、就业以及自主决定人生重大选择的权利,他(她)不被强制依附于某个力量和体系。人们通过正常工作获得的经济资源越多,他们的自我选择性越强,不具有政治含义的“”泛自由主义”越容易在全社会滋长,我认为中国的泛自由主义是这些年才真正逐渐形成的。大多数人的生活不再极度拮据,生活不再仅仅是辛苦地活着,有了更多欣赏和享受生活的成分,出国旅游甚至移民逐渐变得轻松起来,这些提供了大量过去不曾有过的自由空间。

真正的争议其实发生在政治及舆论层面的“自由度”上。这涉及到宪法层面的一些根本认识,也涉及到中国围绕发展道路的重大探索。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中西体制的差异,西方对中国维持了巨大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压力,中国抵御这种压力成为保护国家和平与发展的必然反应。中国意识形态层面的事情始终无法“正常化”或者说“常态化”,中西博弈和斗争注定要给它留下深刻烙印。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