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发明各种“陷阱” 重要的就两个

关键词:苏联西方解体
2019-08-05 07:51:42    观察者网

【苏联解体大致分两步,知识精英、政治精英被西方话语洗脑,在他们看来,仿佛世界上存在着一个理想的彼岸,就是美国、就是欧洲,就是西方。

东方卫视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每周一晚21:30持续热播。每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结合自身经历,从国内外热点、难点问题切入,比较中西文化,建构中国话语。

在7月30日的第二十八期节目中,张维为教授讲述苏联解体的原因。观察者网整理节目演讲与对答部分,以飨读者。】

张维为:今天我想和大家讨论一个重要的也比较沉重的话题,就是苏联是如何解体的。大家知道苏联是列宁创造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对苏联解体原因的思考,算是一家之言,供大家参考。

先讲一段我的个人经历。记得应该是1992年,当时我在日内瓦大学做博士,大学举办了一个讲座,请来了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Jeffrey Sachs。大家可能知道他是苏联、俄罗斯改革进程中“休克疗法”方案的主要设计者,我后面会谈及所谓的“休克疗法”是如何摧毁了苏联和俄罗斯的经济的,Sachs演讲结束后开始互动,这时候当时正好在日内瓦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前苏联资深学者站了起来,他没有说话,直接走到讲台上,用手指着Jeffrey Sachs教授,非常清晰地用英文说了一句话,“我的国家已经解体了,你高兴吗?”,说完拂袖而去。当时还没有手机,否则如果拍下来的话,会是一幅极有震撼力的照片。毫无疑问,多数俄罗斯人民对自己国家上了美国的当而走向崩溃、对自己人民数十年创造的财富被华尔街洗劫一空,至今都耿耿于怀。当然Sachs教授本人后来很少提及他与苏联解体的关系。最近美国在围堵华为公司,Sachs教授出来说了一些比较公道的话,但是立刻遭到了美国右翼势力的围攻。所以人有时候确实挺复杂的。

苏联解体的原因很多,今天时间有限,我主要从经济和政治两个视角来跟大家一起探讨。我们知道苏联不管有多少问题,但它毕竟在短短二三十年内,从一个农业国变成一个工业国,变成了二次世界大战时抵抗德国法西斯的主力,并为此承担了巨大的民族牺牲,人口减少将近14%,相当于两千六七百万的军民阵亡,每个苏联人家庭都有人牺牲。苏联曾经也对中国产生巨大的影响。毛泽东主席说过一句名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时候,苏联给了中国宝贵的援助,包括156个大型项目。我们现在用的很多概念,比如“五年计划”、“民主集中制”等等,实际上都是苏联共产党人发明的。问题是,一个对中国历史进程产生如此巨大影响的国家、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一个一度和美国平起平坐的超级大国,怎么就一下子轰然崩溃了?

苏联解体给大多数俄罗斯人带来的是比较凄惨的或者相当凄惨的一种生命体验。据统计,二次大战的时候,苏联GDP是减少了22%。但是苏联解体后五年左右的时间内,俄罗斯的经济规模跟1990年相比,下降52%,一半还多,这几乎是毁灭性的。因为苏联模式下的计划经济,产业分工已经相当专业化,比方说,汽车的发动机可能是在乌克兰生产的,轮胎可能是在哈萨克生产的,结果国家一解体,整个前苏联的经济协作网络全部崩溃,所以经济走向崩溃是不可避免的。二战时,虽然德寇摧毁了苏联很多工业设施,但同时苏联军工产业在拼命地生产机器、坦克、大炮、机关枪、弹药,所以就GDP总量来看,下降得还没那么多,俄罗斯老百姓生活也受到严重影响,社会急剧动荡,人均寿命下降非常厉害。男性平均寿命由原来60多岁降到了50多岁(注:1992-1993年,男性寿命从62岁降到58岁)。今天之所以还有这么多俄罗斯人仍然支持普京,恐怕和1990年代这段悲惨记忆有关。而且大家看到虽然苏联共产党垮台了,苏联国家也解体了,但西方还是不放过,北约还在继续东扩,直接大军压到俄罗斯边界。所以俄罗斯人觉得很难接受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所作所为。我上个月访问俄罗斯,双方进行智库交流,一位资深的俄罗斯政治人物跟我说,戈尔巴乔夫时期,我们真的以为我们即将进入天堂了,结果发现我们掉进了地狱。俄罗斯电视台一位资深主持人采访我,趁摄像师在调试灯光的时候,我们简单聊了几句,我问她如何评价苏联解体到现在的经历,只是她个人经历,她说一言难尽,但仍说现在还是最好的时候。我问为什么?她就回答一个单词“稳定”,只有经历过过多的动荡和战乱,才能理解稳定和和平是多么宝贵。

第聂伯河水电站,苏联经济力量的一个体现,建于1932年。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第聂伯河水电站,苏联经济力量的一个体现,建于1932年。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那么要了解苏联解体,就先要了解一下苏联经济发展的模式。苏联实行是高度的计划经济,这个模式确实是有问题的,但也有当时特殊的原因,因为苏联面临的是整个西方世界的包围,所以亟需发展重工业,发展国防产业,某种意义上它的代价就是牺牲了轻工业。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经济发展方面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探索,最开始搞战时共产主义,也就是打仗时搞消费品配给制、产业国有化、粮食征集制和义务劳动等等。这一制度后来被证明难以为继,列宁做了一些务实调整,提出“新经济政策”。这个新经济政策开始承认商品经济,允许外商到苏联来投资,所以我们1978年改革开放初始,邓小平就说苏联过去实行过新经济政策。邓小平1926年这一整年都在苏联留学,当时列宁已经去世了,但他的新经济政策还没有完全终结,所以邓小平对苏联当时采取的比较灵活开放的新经济政策有切身体验。社会主义可以不完全是国有经济,可以有私营经济、民营经济,也可以有外资。但到了斯大林时期,苏联经济转成了我们后来熟知的苏联模式,包括实行企业国有化、中央计划经济等,虽然取得了不少成就,特别是重工业、国防工业、科技力量的迅速发展,但后来这个体制越来越僵化,尤其官僚化,经济缺乏活力,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长期停滞不前,消费品奇缺,也就是所谓的“短缺经济”。苏联人的很多日用品都要凭证供应,购货排长队,这给了西方一种巨大的心理优势。

我记得80年代中期曾看过一个美国人拍的纪录片,一个美国记者采访当时的苏共宣传部副部长说,你看我们美国的制度为美国人创造了丰富的消费品,你们的制度为苏联人民创造了什么?这位副部长一时失语,无话可说。美国记者也够损的,把特写镜头就对着这位非常尴尬的苏共官员。这和中国完全不一样,今天中国随便拿出一个二线城市,哪怕三线城市都可以,其繁华程度都超过洛杉矶、旧金山,甚至可以叫板纽约。

苏联的其他政策也有失误,比如坚持与美国搞军备竞赛;当时美国核武器非常多,可以毁灭地球100次,苏联就跟它竞争,也拼命发展核武器,要发展出毁灭地球101次的能力,这在现在看来是非常不明智的,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中国从来不参加军备竞赛,而是确保有效威慑力,或者说强大的止战能力。其实,当时苏联和美国都实行扩张主义政策,两个国家都想把自己的意识形态强加给其他国家,美国搞全球霸权,苏联搞全球输出革命,结果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苏联解体前,经济改革失败,商店里几乎没有东西可买

苏联解体前,经济改革失败,商店里几乎没有东西可买

我第一次去苏联是1990年,切身感受到了苏联经济的困难,困难到什么程度?现在如果大家去过俄罗斯的话就知道,红场有个很大的百货公司,当时我去莫斯科红场,那个地方叫“古姆”,商品之少超乎想象。因为1990年时,中国市场已经实现初步繁荣,几乎什么商品都有,只是质量高的不一定很多,但苏联市场的货架上几乎空空如也。我记得我是6月份去的,当时天有点凉,我想买一件风衣,一问说必须有护照,还必须有你所在那个酒店的派出所开的居住证,而且只能买一件,买了之后护照上还要敲一个章,实行严格的计划供应。当时陪我一起去的是一个苏联社科院的小伙子,我们一起逛,看到有个电视机商店,我就走了进去,只是好奇想看看电视机价格之类的,但这个苏联小伙子说,“张老师,苏联电视机你可千万别买,那是专门为我们敌人设计的,看的时候容易爆炸”。苏联产品质量不好,这也是当时缺乏竞争力的原因。

到了戈尔巴乔夫时期,苏联进行了一系列经济改革,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整个苏联的改革还是在计划经济里边打圈子。戈尔巴乔夫鼓励劳动竞赛,增加优秀工作者的收入,但总体成效不大,因为他没能从根子上、制度上来解决问题。后来,他又一下子转向了激进的改革方案,就是我经常讲的“双休克疗法”,一个是政治上的“休克疗法”,放弃党的领导,一个是经济上的“休克疗法”。1990年中期,我正在苏联访问时,恰逢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达成一个协议,成立一个由总统顾问委员会成员、即“沙塔林院士”组成的专家小组,制定向市场经济过渡的500天计划。该计划的制定得到美国专家的直接指点。现在回头看这个计划是愚蠢的,它把国有企业股份折合成债券,让国有企业工人无偿拿到一部分股权,看似这个工厂属于你了,“私有化”了;但随着苏联经济陷入混乱,被西方操纵的媒体就开始制造经济恐慌气氛,包括被西方操控的俄罗斯媒体在内,紧接着债券、卢布开始大幅贬值。很多工人都傻眼了,马上急着出售手中的债券,结果华尔街金融资本以最小的代价,把苏联人民70年积累的十几万亿资产洗劫一空,根据不同的统计,甚至可能有更多资产。我个人认为,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财富浩劫和财富转移,至少是之一。这个教训对于包括普京总统在内的多数俄罗斯人是刻骨铭心的。

政治上也是如此。我曾总结过,苏联解体大致分两步:第一步是知识精英,就是大学教授、媒体精英被西方话语洗脑;第二步就是政治精英,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以及总书记也被西方话语忽悠,仿佛世界上有一个理想的彼岸,就是美国,就是欧洲,就是西方。苏联体制确实有很多问题,官僚主义、腐败、经济僵化等等,但绝大多数苏联人并不想看到他们的国家解体,当时有各种民调都证明他们希望这个国家继续存在。

我总是说西方发明了各种各样的“陷阱”忽悠整个世界,什么“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塔西佗陷阱”等,实际上真正的“陷阱”就是两个:一个叫“民主原教旨主义陷阱”;一个叫“市场原教旨主义陷阱”。结果不幸的是,这两个陷阱苏联都陷入了,最后走上了国家解体的不归路。我个人认为后来不少西方国家自己也陷入这两个陷阱,所以西方也在走衰。

毫无疑问,苏共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是被西方话语彻底洗脑了,他称自己是苏共二十大的一代,苏共二十大是1956年召开的,当时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主政,提出了一个全盘否定斯大林的秘密报告。那一代实际上是一批人,他们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完全失去了信仰。

1987年,戈尔巴乔夫与里根签署一份核裁军协议《中导条约》。

1987年,戈尔巴乔夫与里根签署一份核裁军协议《中导条约》。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