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国豪详述香港经历:曾留下遗言 在担架上依然喊出“我爱香港”

关键词:付国豪香港
2019-08-19 15:23:51    环球网

8月13日晚,《环球时报》旗下环球网记者付国豪在香港国际机场被乱港分子非法禁锢、围殴,牵动着很多人的心。8月15日,《面对面》栏目记者在深圳的一家医院,独家专访了付国豪。

机场经历“像是做梦”伤痕是亲自采访的证明“肯定不会影响我”

付国豪详述香港经历:曾留下遗言 在担架上依然喊出“我爱香港”

在8月15日的采访中,付国豪向记者展示了自己脸部及身上的伤情。检查结果可能有轻微脑震荡,但还好没有致命伤。头部有挫伤,瘀伤,手上的捆绑痕迹非常明显。至于心理状况,付国豪说,自己当时是被吓到了,现在就好像做梦一样,觉得他们那种行为很可笑。付国豪希望脱下病号服,穿着自己的衣服接受采访。

记者:“你现在满脸都是瘀青,你28岁还年轻,担不担心这些淤青会留疤,以后会影响自己?”

付国豪:“我不担心,这次殴打造成的伤害肯定不会影响我,这是我亲自在香港机场采访的一个证明。虽然被打这事平时说起来可能挺丢人的,但是能亲历这样一个事件对我来说还是蛮特殊的,没有什么羞耻的。”

赴港报道一周两次拍到爆款视频出事前已在媒体露面

付国豪,28岁,《环球时报》旗下环球网新闻中心港澳台频道主编,加入环球网刚满一年。8月6日,付国豪受《环球时报》及环球网委派,赴香港前方参加报道。在香港采访的时间内,付国豪真正感觉到,记者是“一种很让人着魔的职业”。

在香港机场,付国豪拍到了一位梁姓的蓝衣市民,他在现场被极端分子打了一拳,后来在保安的护送下撤离。撤离的时候,他说,极端分子是“香港的耻辱”。付国豪记录了这些画面,他说,拍到这一现场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付国豪详述香港经历:曾留下遗言 在担架上依然喊出“我爱香港”

8月12日,香港反对派号称要在香港机场搞一个“百万人接机”活动。付国豪作为特派记者在香港国际机场蹲守,拍摄到极端分子屡次刁难,围堵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外国人的情况。这位澳大利亚人士表示:“香港属于中国,这是世界公认的!”

付国豪:“通过那个报道我在很多媒体镜头中露脸了,已经被一些人拍下来了。当时我穿便衣可能被认为是游客。8月13日我已经不太适合再去机场了。因为在前方的人一直都在担心自己的长相或者姓名被暴露出去,被黑衣暴徒知道会比较危险。”

记者:“从你的理解来看记者存在不存在什么潜伏或者暴露,这种词用在记者身上合适不合适?”

付国豪:“按照正常的社会情况,我们应该正大光明去采访,亮明自己的身份,我就是内地来的记者。但现在香港的情况,很多游客或者工作人员都会被骚扰。而且,极端分子对内地记者以及对内地友好的一些香港媒体有偏见。他们认为内地来的记者肯定立场跟他们不一样,就会有敌意,就会追打围攻。”

记者:“你心里面已经有评估了,你已经处在并不安全的情境下了,为什么还要去?”

付国豪:“之前有很多示威游行活动也都危险,我们也一定要去的,不会因为前方危险自己就不去。”

拍摄时引起暴徒注意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付国豪详述香港经历:曾留下遗言 在担架上依然喊出“我爱香港”

8月13日,在付国豪到达之前,香港机场已经有一起暴力事件发生。在机场,非法集会的部分激进暴力分子非法禁锢了到机场送人的深圳居民徐某,用索带将他绑上,并虐打致其昏迷。在救护人员到场后,又百般阻挠救助。最后在警方的协助下,用时将近4个小时才将徐某解救。其间,他们还围殴了一名警员,抢夺其警棍。晚上11点半,付国豪到达香港国际机场。付国豪先是在机场外围拍摄,这时机场内的骚动促使他也往门里冲。他穿着有记者标识的马甲,举着手机穿过人群。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