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我有时真特别“佩服”美国人,处处“三人行我必为师”

2019-08-25 11:24:53    观察者网

“我在美国在斯坦福上一门课的时候,一位历史学教授跟我讲了一个事儿,他说:‘Doctor Fan,你知不知道我们美国早期的工业化的资本积累绝大多数来自于你们中国的鸦片贸易?’我当时都不相信,后来我读了大量的资料,我才发现在美国费城、华盛顿、波士顿那些地方,但凡是老一点的房子,100年以上的房子,100年以上的家族,你去看他早期的资本来源,都是来自于对中国的鸦片贸易,通过贩毒得来的这种资本。”

8月19日,东方卫视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第31期节目《市场原教旨主义行不通》播出,两位节目嘉宾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和副院长范勇鹏向大家论证了,市场原教旨主义不仅在中国行不通,在西方也没有完全的市场经济,并批评西方经济学有意无意地掩盖了西方国家发展的真实原因。

观察者网整理演讲和对话部分,以飨读者。

张维为:

大家知道,西方自己今天也承认,西方在走衰,那么美国也在走衰。那么走衰的一个主要的标志性事件,就是2008年引发的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那么这场危机使美国老百姓的资产平均缩水1/5到1/4,但是当时西方主流经济学家几乎都没有预测到这样个危机会爆发。之后很多人就开始反思,为什么这场危机会爆发?为什么主流经济学家没有预测到?甚至连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老太太也加入了反思的行列。2008年11月时候,她访问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她就向在场的经济学家提了个问题,她说这么大的危机,为什么你们经济学家都没有预测到?

半年后的2009年6月,英国皇家学院专门为此为女王的问题召开了一个英国顶尖学者的圆桌会,讨论这个问题怎么回答,之后给女王起草了一封回信。信是这样说的:我们对许多具体的金融产品有详细的风险分析和评估,但我们失去了对整体经济系统的一种宏观的把握。这封信还说,非常抱歉,女王,我们没能预测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到来,没能预测到这次危机的时间、幅度和严重性,这是许多智慧人士的集体失误。他们认为自己还是智慧人士,犯了集体的一个失误。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学者,人们都没能把系统性的风险看做一个整体。现在看来,这已成为人们一厢情愿和傲慢自大的一个最佳的例证。

美国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当时也在《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文章说,经济学为什么错得这么离谱?他说以我的观察,经济学界之所以误入歧途,是因为就经济学家整体而言,常常把这种精妙的数学外衣当做一种真理。大多数的经济学家还死抱着资本主义就是一个完美或近乎完美的制度,对很多东西视而不见。换言之,实际上是西方的经济学确实出了大问题,越来越成为一种只关心模型、计量这些数学游戏,用复杂的“术”来替代至关重要的“道”。结果就酿成了后来这个大祸。

2008年11月,英国女王和丈夫出席LSE的新楼揭幕仪式

2008年11月,英国女王和丈夫出席LSE的新楼揭幕仪式

我的一位德国学者朋友也很早以前就跟我讲过这么一个笑话。他说,有一次德国总理默克尔问一位德国经济学家,为什么德国这些年一直没有世界一流的经济学家?大家知道德国经济这些年在欧洲算是相对比较好的,这位经济学家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总理呀,你千万不要担心这个问题;你知道吗?有一流的经济学家就没有一流的经济了。

换言之,确实西方经济学出了大问题。其实何止是西方经济学出了问题,西方形成的政治学等很多社会科学实际上存在的问题,不亚于经济学。所以我老讲这个观点,对于西方的学问,对于西方的话语,我们要能够进去,进去之后要能够出来。所谓出来就是看到这个话语的长处和短处,看到它的很多局限性,然后要超越它,这样就可以海阔天空。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以后我们可以再聊。我个人认为西方经济学的问题,实际上不只是过度微观、过度数学化的问题,而是背后新自由主义指导思想的问题,或者叫市场原教旨主义的问题。美国还有一位经济学家叫布拉德福德·德朗,他就认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说到底是新自由主义惹的祸。他说,金融家的自我监管是场灾难,虽然被监管符合金融公司的长远利益,但是金融家们太愚蠢了,认识不到这一点,他们只想赚钱,哪管死后洪水滔天。如果这种观点的确是对的,那么美国将会有很大的麻烦。

布拉德福德·德朗,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曾在1993年-1995年任美国财政部副助理部长。

布拉德福德·德朗,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曾在1993年-1995年任美国财政部副助理部长。

所以市场原教旨主义或者叫新自由主义的核心观点,是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可以自动的导致经济平衡,不需要政府进行任何干预。但随着大家对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经济危机认识的深入,新自由主义在整个西方的口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糟糕。但我个人认为在国内实际上市场原教旨主义或新自由主义的影响还是蛮大的,到今天都是蛮大的。我觉得在市场经济这个问题上,讲的最到位的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他在20多年前的南方谈话中掷地有声地讲过“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资本主义也有计划,计划和市场都是手段”。所以我们后来才有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理论。它的核心内容就是把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和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有机结合起来,把计划和市场有机地结合起来,把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过去数十年的实践来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我也把它称为混合经济模式,虽然还在完善中,但已经带来了中国迅速崛起的奇迹,带来了人民财富的大幅度增加。

我们有些学者总认为,世界上有一种私有制基础上形成的理想的、完全的市场竞争模式。但他们没有回答一个基本的问题,就是环顾这个世界,除了教科书上之外,哪里有这样的市场经济?

这次中美贸易谈判的过程中,美国人反复提出中国经济需要结构调整,结构改革,美国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甚至说,美中贸易谈判的目的不仅是让中国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更重要的是中国需要进行结构改革。他所谓的结构改革指什么呢?一个重要内容是要求中国放弃产业政策,借口是政府不应该干预经济。但他的话音未落,美国就自己带头干预市场、干预经济了。2月份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美国人工智能倡议》,决定将人工智能作为美国优先产业进行发展,美国政府给予相应的帮助和扶持,其中包括扩大相关科研人员使用政府数据的权限。美国政府对中国华为公司的围剿,更是诠释了美国的惯用手法,我称之为“捆住别人的手脚,但我自己可以手脚并用”。那家最近可能还从网上看到了关于美国以下三烂的流氓手段肢解了法国最著名的通讯公司阿尔斯通。

《美国陷阱》讲述了美国对海外企业的长臂管辖

《美国陷阱》讲述了美国对海外企业的长臂管辖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