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脸,“香港记者协会”这下难看了

2019-09-04 21:24:14    环球网

本周,在香港警方开始重拳打击那些在香港街头掩护极端分子闹事,甚至直接参与骚乱的假记者后,一直在利用媒体公器偏袒暴徒的“香港记者协会”,也毫不意外地跳了出来。

然而,该协会在利用“新闻自由”给假记者辩护时,却因为用力过猛,反而把自己丑恶的“双标”嘴脸,完全暴露了出来。

相信大家应该都还记得,我们《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在香港被极端分子非法囚禁和殴打后,这个“香港记者协会”一方面对暴徒的暴行“轻描淡写”,一方面却把内地记者被打的责任,“拐弯抹角”地推到了记者身上,暗示说记者被打是因为没有按香港的规矩携带“记者证”,并要求内地记者携带“记者证”来香港采访,并且必须清楚展示其证件。同时,有了“香港记者协会”这个“官方声明”,支持暴徒的网军和本地媒体记者开始集中攻击付国豪是没证的假记者。

自打脸,“香港记者协会”这下难看了

可在香港警察本周开始对那些混在极端分子中的假记者进行打击后,“香港记者协会”居然完全换了一套相反的说辞,宣称“在香港,当记者没有统一的要求”,“不宜动辄捉拿假记者,或要求记者在采访时必须配备认可的记者证”,并称这是“香港和内地的重大区别”。

否则,“香港记者协会”威胁说,这就是侵犯“新闻自由”。

自打脸,“香港记者协会”这下难看了

说实话,在最初看到“香港记者协会”的这段文字时,我们是有些震惊的。因为我们实在不敢相信这家“记者协会”的记忆竟然这么短暂,“付国豪被打”和“香港警察抓假记者”仅仅相距20天,他们竟敢如此赤裸裸地玩弄双重标准。

可在我们点开了“香港记者协会”配合这段文字发布的一篇“在香港采访和做记者有没有法律规范”的文章时,我们才发现我们真是低估了“香港记者协会”头部各种器官机能的下限。

如下图所示,这篇文章先是宣称“在真正享有新闻自由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当记者”,“(谁)才算得上是记者,没有准则”,“法律上,亦没有真、假记者之分”。

自打脸,“香港记者协会”这下难看了

之后,该文更是宣称“在香港采访新闻,记者证不是必须的”,也并不存在“合法/非法采访”的区别。

1234...6全文 6 下一页

6.0%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2019-10-19 10:49:02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