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开口评《美国工厂》:美国制造业“断代”的后果

2019-09-16 10:23:50    环球时报

关于《美国工厂》这部纪录片,最初我就答应他们,可以让美国人看到一个毫无遮掩的,由中国公司在美国投资运行的工厂以及属于中国福耀集团旗下的工厂。所以,我对他们说,“你们可以见到什么就拍什么”。后来这部纪录片的美国制作方告诉我,他们会尊重事实,不会断章取义。

曹德旺开口评《美国工厂》:美国制造业“断代”的后果

美制造业“断代”的后果

早在2007年,福耀玻璃在中国国内市场的占有率已经达到60%,位列第一。但我们在全球市场占有率只有3%,扩大海外市场成为企业做大做强的必然路径。2010年美国通用汽车向福耀提出要求,2016年之前必须在美国建一个工厂进行配套生产,这也成为我们在美国寻求投资建厂的主要原因。

我在美国刚建厂时就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愿意在工厂工作的美国人都是老年人,基本没有年轻人。美国的年轻人都愿意栖身于华尔街和硅谷。我们公司这些年来在美国组织过很多次招聘,基本招不到年轻人。

有人说我们给出的工资低,美国人看不上,其实完全不是。我们做过统计和比较,从当地整体收入水平和同行业其他企业的薪水标准来看,我们的企业给员工开出的工资收入是非常有竞争力的。但是,还是招不到年轻人。我认为,这就是美国制造业“空心化”导致整体迁出这几十年,造成的“断代”后果。

曹德旺开口评《美国工厂》:美国制造业“断代”的后果

从我在美国十几年投资办厂经验看,如今在美国从事制造业,优势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资源价格低,二是税费低,三是市场需求强劲。而在人工方面,美国一个最大的短板就是人工费用较高,而且在制造业方面非常缺少年轻的管理者和蓝领工人。同时美国文化核心价值是所谓的民主与自由,体现在企业中就是你不能管我,一切以工人自愿为主。全国性的工会组织代表工人与资方业主较量,政府原则上不干预劳资之间的事,造成效率低下。

中国优势不那么突出了

1995年我开始尝试投资美国,1000万美元到1998年几乎亏光,主要原因是投资战略错位。亲历在美国建大型企业之后,除了反省中美之间文化、经济的差异,我认为更应该思考两个问题:中国工厂的优势和美国工厂的优势各自在什么地方?我们如何保持在制造业方面的优势?

曹德旺开口评《美国工厂》:美国制造业“断代”的后果

中国的制造业优势,过去经常被列举的有三个方面:人工费用低,制造业工人的素质高,工业用地价格便宜。但是从各方面分析来看,这些优势变得相对不那么突出了。

比如,我们在美国这家工厂,员工工资占销售额的比例为35%至40%。在中国,我们已经增加了大量自动化生产设备,把人工成本降下来,综合人工成本占总成本约20%。但税、费这两方面美国有一些优势,还省掉产品从中国运到美国的费用。美国的税收较简单,联邦按企业经营利润的25%征收所得税,企业没有利润就没有任何税负。而中国除了所得税,另外还有一项增值税,不管企业有没有盈利都要缴纳,相当于营业额的6%。同时,美国联邦还有一个收费项目与中国的五险一金类似,但在美国是按应付工人工资额的11%,而中国是应付工资额的40%。因此这个同类科目美国比中国少50%,相当于营业额4%。从我们的统计来看,如果把综合人工成本与税、费结合起来考虑,我们在中国的工厂与美国的工厂,开支基本持平。中国工人目前一个重要优势,就是在业务素质、工作效率和服从管理等方面,比美国工人要高。

对汽车玻璃这个行业来说,长途运输为避免破碎需重重包装,而且从中国工厂把生产出来的汽车玻璃运到美国汽车生产企业,各种运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相当于营业额的15%。这样算下来,在中美两地运营一个汽车玻璃制造厂的成本基本相当。中国并不处于优势。

美国工会过去给制造业企业带来了不小的法律和时间的应对成本,如今美国政府及相关部门正修建劳资关系正常化的通道。如过去美国规定每个企业必须成立工会,但现在决定权交给了企业员工,由他们自己投票决定是否需要成立工会。我们在美国对员工实行 “多劳多得,质优多得”,实际上也逐渐被美国工人接受。

为了恢复制造业大国地位,自2009年以来奥巴马政府围绕“制造业回流”战略推出一系列相应支持政策。各州政府也是积极响应,下了非常大的力气。我们工厂所在的俄亥俄州代顿市莫瑞恩区政府和俄亥俄州政府都承诺,只要我们雇用的美国员工超过1500人,政府就每年给福耀发几十万美元的补贴,雇得越多发得越多。企业在当地的工厂用地也会被免去一部分产权税。

制造业一定不能丢

中国要保持自己的优势,建造高度现代化中国,制造业一定不能丢,必须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巩固制造业优势上。房地产相关行业、互联网金融及一些服务业如今吸收了大量年轻就业群体,人工费用也随之水涨船高,这就抬高了制造业的成本。我认为,与其他行业相比,在国际竞争中制造业的重要性更大。

现在中国也出现了当年美国的趋势——去工业化趋势。我们疏忽了一点,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提出的去工业化,是建立在他们已是全球第一工业强国地位上。去工业化后做什么?虚拟经济是第三产业——服务业。产业经济未形成、产业工人缺位的情况下,为谁服务?这个问题必须严肃提出,值得我们深刻思考。

我认为要保持中国制造业的优势,当前主要应该做两个方面的努力:

首先,要将税种设计、税负设计与国际接轨,让制造业企业更有活力。现在国家已经关注到这一方面,并且做了不少努力,切实降低了制造业企业的负担。不过,我们在变的同时竞争对手也在变,所以我们必须与国际接轨,还需要想更多的办法来让企业更有生机活力。

第二,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处于中下水平,我们必须进一步提高自己在本行业本领域的技术优势与竞争优势。现在我们有一些出口加工型企业为了节省成本,把产品先拿到东南亚国家进行加工,然后再拿回来进行最后的组装、配套,虽然出口量得到维持甚至增加了,但是实际归属于我国所有的外汇却看不到。这种现象应该引起重视并解决。

人们说工业化之路艰难,从美国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再工业化的路更难。如今,我们已经有很多农民从农村走进城市,成为一支务工大军。如果我们的制造业萎缩,就业吸收能力就会出现问题。一个国家要想保障普通民众的就业和福利,绝对不能丢掉制造业。因为制造业是第二产业,只有第二产业发达,才有对服务业的需求,才有服务业的兴旺。

(作者是福耀集团董事长,本文由胡锦洋采访整理)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