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大地产商捐地,能否解开香港住房“死结”?

2019-09-29 09:30:48    侠客岛

侠客岛:大地产商捐地,能否解开香港住房“死结”?

香港反修例风波折腾了3个多月,暴力仍未平息,但也出现了一些积极苗头。其中最出人意料的好消息,是有大地产商突然主动宣布捐地,用以疏解市民住房难题。

9月25日,香港新世界发展执行副主席郑志刚宣布,将捐出300万平方英尺(约等于27.87万平方米)农地给社会,包括给政府兴建公屋,期望纾缓社会上的房屋问题,也会捐给社企或其他慈善团体等以回馈社会。

据香港媒体报道,上述农地中,邻近天水围港铁站的三块合计2.8万平方英尺地皮经已捐出,将兴建全港首个大型“创意社会房屋”项目“光村”,涉及逾100个单位,预计可以有累计一万人受惠,三块地皮最快2022年可以启用。

这三块地皮以象征式的1港币租金捐出。由此,新世界发展成为香港首家无偿捐地以解决社会民生问题的企业。

不容易。在“止暴制乱”成为香港最大民意之后,各方终于开始朝着“解决问题”的方向迈进了,尤其不容易的是,有大地产商愿意拿出真金白银,直面根本问题。

数据显示,香港有约一半人未能置业,面对逐年上涨、动辄每平方米20余万港元的高房价,基层市民和年轻人只能望楼兴叹。多数已经置业的家庭,首付要么靠父母帮忙,要么符合低收入条件排队购买特区政府提供的居屋、公屋。

有房一族的居住环境也十分挤迫,在香港一些好地段,面积能达到50平米就算豪宅,他们中的大多数还要背负沉重的房贷;未置业的大量低收入人群,则栖身在“鸽子笼”,或狭小、不安全的“劏房”里。他们同样压力山大,因为三平方米大的“劏房”,租金动辄也两三千元。

侠客岛:大地产商捐地,能否解开香港住房“死结”?

2016年初,美国物业顾问机构Demographia发布最新调查报吿指,香港的楼价是全球87个大城市中最高的,是平均家庭年入息的19倍,这是香港连续第6年成为该调查中楼价最高的城市。

其实,高房价影响到的远不止是“住”的问题。不断推高的香港楼价、房租,不仅桎梏了政府、社会经济发展的思路,也吞噬了产业发展空间,阻碍了新兴经济的发展。

久而久之,香港经济结构单一化、空心化日趋严重,地产经济独大,中小企业失去生存空间,社会渐失活力,中产向下沦陷,青年难觅上升通道,贫富差距加大,阶层固化,社会矛盾不断产生。

数据显示,从1996年香港工作人口每月主要职业收入和住户月入中位数分别为9500港元、17500港元;到了2014年,这两项分别为14800港元和23500港元,分别仅增长56%、34%;同期,香港GDP总量增长92%;但一些地产企业的净资产则暴涨473%。

显而易见,这种财富分配失衡、向上流动渠道窄化的局面,最终扼杀的是香港创新创业奋发进取的精神。

所以香港有一种颇有市场的意见认为,“地产霸权”控制香港,质疑香港地产商有效操控全港市民需要的商品及服务的供应及价格(包括地产、电力、煤气、巴士、小轮、超市等),通过主宰这些事实垄断的经济命脉控制社会。

根据《福布斯》2014年的统计,在港排名前50的富豪或富豪家族中,以房地产业或房地产业为核心多种经营的有20位,且排名均非常靠前。

有香港评论者指出,香港历次大规模游行或抗争的背后,“住房难”都是最大的怨气源头所在;香港社会长期动荡不安,房屋痛苦指数居全球最高是核心因素;除去政治原因,青年成为社会运动主力的关键原因之一,是房价使青年上楼无望并极大扼杀他们流动到社会中上层的机会,使之强烈发泄对社会现实的不满。

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前首席顾问刘兆佳就曾指出,回归后香港贫富悬殊快速恶化、“厌富”和“仇富”情绪弥漫、社会冲突上升、底层人士实质生活水平下滑、中产阶级两极分化……社会上累积了大量怨气、民粹主义爆发、反权威和反建制主义蔓延,人们普遍对自己、下一代和香港的前景感到悲观和担忧。

侠客岛:大地产商捐地,能否解开香港住房“死结”?

希望理性解决问题的各方,显然也已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