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22年 为何反倒像沦陷区?

关键词:香港回归22年
2019-10-09 17:37:37    观察者网

【大紫荆勋贤陈启宗先生是香港恒隆集团董事长,他活跃于中国内地、香港以及美国的政商学三界,担任着亚洲协会荣休主席及其香港中心主席,美国外交协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美国百人会成员,香港明天更好基金执行委员会主席、香港发展论坛召集人、香港地产建设商会副会长等社团职务,并于今年1月获得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首次颁发的“外交之友”称号。他曾经出任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执行委员会主席,亦曾担任世界经济论坛董事会成员,为该机构董事会第一位华人成员。

几个月来,香港围绕修订逃犯条例出现的风波已经完全变质。暴力活动成为常态并持续升级,影响恶劣、波及面广,严重动摇法治权威。当下应如何止暴制乱,如何为香港青年廓清迷思、指点未来?带着这样的问题,观察者网总编前往香港,在恒隆集团总部采访了陈启宗先生。采访文稿经整理分为三部分,本次刊登的是第二部分。】

香港回归22年 为何反倒像沦陷区?

香港恒隆集团董事长陈启宗9月4日在香港接受观察者网专访

观察者网:英国对香港的殖民统治早已结束,但它似乎保持着对香港的影响力,是否存在某种隐性殖民势力?

陈启宗:1997年之前我就说过,英国人比较现实,你保护他们的经济利益,它们手也不会伸得太长,它这方面的能力也不够强。但美国手就伸得很长,它在全世界都是这个样子,也不是只在香港才这样,所以也没什么奇怪的。你认为奇怪那才怪咧。

观察者网:在香港我们看到了颜色革命的经典套路,一是掌握媒体,二是挟持年轻人,三是瘫痪警权。不过也有新东西,比如在以往的颜色革命里,街头反对派掌握不了司法权,如今香港司法制度让警员很难有效拘捕闹事者,导致暴力违法行为一再发生。新加坡国立大学的郑永年先生最近对香港问题发表了看法,认为新加坡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改造了殖民者留下来的司法体系,确保司法体系代表新加坡的主权利益。一旦司法体系脱离了主权,你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课文改不了,执法也很不便。他认为香港属于“无政党政治”,所以遇到教育、司法和民生问题,很难采取有效措施。你对此怎么看?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