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整个香港仿若活在梦中"

2019-11-16 15:02:45    侠客岛

“手空空,无一物,路遥遥,无止境。乱离中,流浪里,饿我体肤劳我精。艰险我奋进,困乏我多情。千斤担子两肩挑,趁青春,结队向前行”——1953年,钱穆在为初创不久的新亚书院校歌填词时如是写道。

大半个世纪过去,很多学人试图在香港诸高校中寻找新亚精神的余影,不料却在一场新的“乱离险阻”中,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整个香港仿若活在梦中"

11月12日夜间的香港中文大学

“每一代人都想成为时代的主角,但不是每一代都能为自身找到合理性。”

11月4日凌晨0点45至1点间,一道“白光”在新界将军澳某停车场二、三楼层间“闪过”;4天后,当晚坠落的22岁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被证实死亡。

“总是要有人死才能推动事情的发展”,周梓乐坠楼后不久,香港大学博士在读生小杨和同窗反复观看现场视频,因事发地正处摄像头盲区,无人能知晓周的跌落究竟是因“躲避警方催泪弹”还是单纯踏空。

但学生们已隐隐感到,在末日狂欢途中的黑衣人,不畏惧再“走远一程”。

周的死讯尚未被确实的那两日,港中大学生小路已有意识在校园中绕路回避蒙面者,在学校中偶有和“情绪激动”的黑衣人擦肩,他总会下意识地握紧早已调成震动的手机——“就怕一个电话打进来,被听出内地腔”。

而在此前相当一段长时间,小路曾倾向于认为,和理非和勇武者会始终泾渭分明。

也正是那时,一名白衣内地学生在距小路20余公里的港科大校园,被黑衣人团团围困、挥拳殴打至头破血流。

事发后,小路的一位内地同窗说要“即刻跑回深圳”,但当其好不容易打到一辆尚愿载客的的士,却被黑衣人所设路障拦截了一个多小时,最终只得拖着行李、步行返回校园。

随后,高校中众多课程被“暂时取消”;在港科大部分学生的邮箱里,还躺着一封来自校长的公开信,其中“take care and be safe”(务必保重并留意安全)的收尾,让不少人寒意乍起。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整个香港仿若活在梦中"

内地学生在香港科技大学校园内被“私了”

“透过房间的窗子,我看到奔跑的警察和人群,听到‘砰砰砰’和人群呼喊尖叫的声音,如果不是知道背景,我甚至分辨不清叫嚣、狂欢和恐惧”,黑色恐怖于校园中最终决堤的那天,港中大一名在校寄宿生留下此番速写。

11日上午8时许,起身准备前往学校的港中大学生小高发现楼下公交已然停摆,随后不久,校方发来确认邮件,因暴徒的“黎明行动”,中大附近的主要干道被阻断。

自当日清晨,部分黑衣人从香港中文大学校内二号桥向下方投掷物品,在这一校管区和公共区域的“灰色地带”,桥下连接新界各地的交通动脉——吐露港公路,以及连接新界和九龙的港铁东铁线均被杂物堵塞。

侠客岛:离开香港的内地学生说"整个香港仿若活在梦中"

港中大黑衣蒙面人堵塞交通要道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