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鸿铭训斥毛姆、怒怼伊藤博文的话 香港暴徒应该好好看看

关键词:辜鸿铭
2019-11-24 10:25:58  瞭望智库  

看着网络上香港“废青”的丑恶行径与愚昧表演,不由想起一个人来,他名叫“辜鸿铭”。

辜鸿铭是100多年前的人物了,很多人已不再知道他,略微知道他的,也多是些可笑的印象,比如他在民国还留着辫子、用茶壶茶杯的比喻为纳妾辩护,以及牙尖嘴利,什么人都怼都骂等等。他的形象,贴着“迂腐”、“守旧”的标签。

但是,我们真正了解辜鸿铭吗?这些标签,又如何能够解释:

一个中西混血儿,在中国国运衰微的年代,为何却对中华文化拥有那么坚定的自信?

文|关山远

编辑|李浩然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精通10种语言、坐拥13个博士学位的旷世奇才

辜鸿铭是个混血儿,1857年7月18日生于南洋英属马来西亚槟榔屿,他的父亲辜紫云是祖籍福建泉州惠安的华人,母亲是葡萄牙人,养父母是英国人。著名作家唐浩明在长篇历史小说《张之洞》中浓墨重彩地写过辜鸿铭,时任两广总督的张之洞大搞洋务,要招募一些懂洋务的人才,有个幕僚隆重介绍了辜鸿铭,他绘声绘色地给张之洞讲述了在轮船上亲眼目睹的一幕:辜鸿铭遇到不同国家的洋人,都能用那个国家的语言与对方交流。张之洞闻之,大感兴趣,就让手下人带他来总督衙门见见,于是,辜鸿铭应约而来,书上这么描写他的第一次亮相:

“辜鸿铭踏进签押房门的时候,张之洞抬起头来,将他仔细地审视一番。此人黄肤黑发,一副华夷混合外表。高挑的身材,穿一套笔挺的细呢蓝底条纹西装,脚上是一双发亮的黑皮鞋,头上留的是西式分缝短发,浑身流露出一股英挺峻拔的气概。辜鸿铭的这种气概更接近洋人,加上他的高鼻子灰蓝眼珠,真可以称得上三分中国模样,七成外国味道……”

辜鸿铭训斥毛姆、怒怼伊藤博文的话,香港暴徒应该好好看看

来拜访张之洞前,辜鸿铭确实是“三分中国模样,七成外国味道”:他是辜氏在马来西亚的第五代,父亲辜紫云在英国人经营的橡胶园任总管,操流利的闽南话,能讲英语、马来语。金发碧眼的母亲,讲英语和葡萄牙语。没有子女的橡胶园主、英国人布朗夫妇非常喜欢他,将他收为义子。1867年,布朗夫妇返回英国时,把10岁的辜鸿铭带到了当时最强大的西方帝国学习。1870年,14岁的辜鸿铭被送往德国学习科学,后回到英国,以优异的成绩被著名的爱丁堡大学录取。1877年,辜鸿铭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后,又赴德国莱比锡大学等著名学府研究文学、哲学……

欧洲的学习经历,让辜鸿铭获得文、哲、理、神等13个博士学位,加上汉语,他掌握了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腊文共计10种语言。

张之洞很欣赏辜鸿铭,1885年将其纳入麾下,委任为“洋文案”(即外文秘书)。辜鸿铭从此为张之洞服务了24年,直到张之洞病逝。尤其是在张之洞任湖广总督时,致力于洋务建设,用西方技术在武汉三镇建起了钢铁厂、纺织厂、枪炮厂(中国军队抗战初期的主力步枪“汉阳造”即源于此),辜鸿铭出力甚多。这是辜鸿铭人生的一个重要阶段,1924年,他在日本刊物发表的讲稿中,曾提及这段经历:

“我在少年时代就被送到英国留学,在西方呆了十多年,我的青年时代基本上在那里度过。在那期间,我学习了欧洲各主要国家的古代语言及现代语言。通过对其语言的学习,我对西洋文明的本质做过一些初步探究。由于我青年时代基本上在欧洲度过,因此我刚回国时对中国的了解反不如对欧洲的了解,但非常幸运的是,我回国后不久,就进入了当时中国的伟人、湖广总督张之洞的幕府,我在那儿呆了多年。张之洞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学者,同时也是一个目光远大的政治家。曲于这种契机,使得我能够同中国最有修养的人在一起朝夕相处,从他们那儿,我才对中国文明以及东方文明的本质稍有解悟。”

确实如此,张之洞与传统的科举出身的中国古代官员如曾国藩等一样,无论官做到多大,都特别在乎自己官员之外的另一个身份:学者。他们的最高价值追求,是所谓“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张之洞对辜鸿铭练好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学的“童子功”,起了很大作用。当然,辜鸿铭对于塑造张之洞的“洋务”形象,也起了巨大作用。

辜鸿铭训斥毛姆、怒怼伊藤博文的话,香港暴徒应该好好看看

(图为张之洞正在处理公文图源:荆楚网)

史载,1891年,俄皇储尼古拉和其表弟、希腊世子由纳来华,访问武汉时,辜鸿铭先是以熟练的俄语与尼古拉交流,后来跟由纳世子说起了希腊语,欧洲二位皇族惊叹不已,尼古拉特地赠给辜鸿铭一只刻有皇冠的金表。张之洞也感觉大有面子。

作为封疆大吏,张之洞以桀骜著称,下级官员见他,两股瑟瑟,唯恐语出不慎而得罪。但张之洞对心直口快的辜鸿铭一直很宽容,也可以说,一直抱着欣赏的眼光。这种欣赏,不仅仅只是辜鸿铭的语言天分,更多得是辜鸿铭对于中华文化正统的自信与坚守。

2 当面训斥英国大文豪

1921年,英国大文豪毛姆来华访问,慕名登门拜访辜鸿铭。毛姆以《人生的枷锁》、《月亮和六便士》等作品至今著称于世,仍为包括中国文学青年在内的读者津津乐道,但当年,他老老实实洗耳恭听辜鸿铭的教训。毛姆拜访辜鸿铭的故事,收录在他的访华游记《中国剪影》中,题为《辜鸿铭访问记》。

毛姆写道,他来中国时,提出想见辜鸿铭,于是相关人士给辜鸿铭写了个条子,约辜鸿铭出来见毛姆,但如石沉大海,辜鸿铭根本不睬。毛姆只好亲自写信,要求登门拜访,获许后,他在客厅坐了一会儿,辜鸿铭才出来,出来就训毛姆:“你们英国人以为中国人就是苦力或者买办?只消招招手,我们就得来?”

此时的辜鸿铭已经64岁了,在毛姆的笔下,他是这样的形象:“他是一个老人,身材高大,有一条灰色的小辫子,和一对亮而大的眼睛,眼下有重叠下垂的皱皮。他的牙齿折断而变色。他身材极瘦,他那细而小的手,已经枯萎而像爪了。他的装束很随便,身穿黑长衫,头戴一顶黑色的小鸭舌帽,衣帽都是很不宜于穿戴了的,深灰色的裤子在脚踝的地方以袜带系住。”但这样一个貌似与时代脱节的老头儿,一番话下来,却让毛姆毕恭毕敬。《辜鸿铭访问记》中写道,辜鸿铭这么教育毛姆:

“你们凭什么理由说你们比我们好呢?你们艺术或文字比我们的优美吗?我们的思想家不及你们的深奥吗?我们的文化不及你们的精巧,不及你们的繁复、不及你们的细微吗?呶,当你们穴居野处茹毛饮血的时候,我们已经是进化的人类了。

你可晓得我们试过一个在世界的历史上是唯我独尊的实验?

我们从来不以武力管理世界,而用智慧……

毛姆不是受虐狂,他拜访辜鸿铭,不是为了挨这顿训斥,而是因为彼时辜鸿铭大大有名,当年西方流传:“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辜鸿铭当时在国外多有名?其一,俄罗斯文豪托尔斯泰给他写信,探讨如何在物质主义大举侵蚀的背景下,坚守中国文化所说的“道”;其二,1913年,辜鸿铭和泰戈尔一起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他俩当时被誉为在西方最有名的两位东方人;其三,林语堂来到著名的德国莱比锡大学留学时,他读的学校必读书目,就有辜鸿铭的作品。

辜鸿铭训斥毛姆、怒怼伊藤博文的话,香港暴徒应该好好看看

(图为1924年,泰戈尔到访北京,与辜鸿铭<右二>等人的合影)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