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本土科技怪兽和一个中国主导的世界,哪个更可怕?

关键词:华为|科技
2020-01-01 12:23:26    观察者网

新冷战的大幕正在徐徐拉开。这场冷战不是围绕石油、太空竞赛或核武器展开的,战争的主角是货币,这是一场美元与人民币之间的战争。自Facebook公司2019年6月宣布启动自己的加密货币支付系统“天秤币项目”(Project Libra)以来,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一直受到舆论法庭的审判。我们的政府已经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沦为笑柄,这揭示了美国政客们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思维是多么陈旧。

一头本土科技怪兽和一个中国主导的世界,哪个更可怕?

财经专栏作者塔蒂安娜·考夫曼2019年12月17日在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刊发评论文章:《中国将如何接管世界》

当众议员凯蒂·波特(Katie Porter)恭维扎克伯格的发型时,当众议员沃伦·戴维森(Warren Davidson)针对所谓的“山寨币”提出质询时,中国人却在太平洋对岸津津有味地旁观着美国发生的这一幕,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有条不紊地实施着自己的计划。中国人民银行几个月后就将启动人民币的数字化进程,这意味着中国将成为全世界第一个拥有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中国这历史性的一步已经酝酿多年,这是其经济扩张进程中极为关键的一步。

战后经济学

从经济角度来看,上个世纪最具颠覆性的事件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许多欧洲国家滥发货币并在军费上过度超支,这让他们的货币严重贬值,欧洲各国面临金融破产的窘境。战争结束后,欧洲国家的财政十分空虚,他们无力开展战后重建,也无法进行有意义的国际贸易活动。

1944年,为了稳定全球经济,一些大国的领导人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参加了一场会议,“金汇兑本位制”得以确立。根据这一制度,全球大多数货币按照固定汇率与美元挂钩,而美元与黄金储备挂钩。为了使汇率受到监管,人们还创立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而且该组织的所有成员国都必须把自己的黄金运往美国存储。

196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立了特别提款权制度(Special Drawing Right,特别提款权或SDR并不是某一主权国家的货币,而是根据会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的可用于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其价值由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英镑所组成的一篮子储备货币决定。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SDR还可与黄金、可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观察者网注)。目前,1份SDR的价值相当于1.38美元。

“金汇兑本位制”确立之后的1945年到1970年是20世纪全球经济稳定与繁荣的黄金时代。各国对基础设施和生产活动进行了大量投资,创造了数量庞大的就业机会,并进一步促成了以美国郊区化为标志的中产阶级的崛起。在这一时期,美国认为自己在政治领域的全球主导地位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处于战后恢复期的欧洲国家非常虚弱,他们缺乏基础设施和生产能力。

1971年,尼克松政府为了保障越战的军费开支决定废除“金汇兑本位制”,世界开始发生巨大变化,美元开始被众多国家视为全球储备货币。

1995年,欧元在欧洲诞生,欧洲各国此举的目的在于通过贸易活动促进欧洲的一体化。

从1994年到2005年,中国开始实施人民币升值计划以刺激贸易和经济增长,在此期间人民币币值一直与美元挂钩。中国进行了大规模的经济改革,GDP年增长率多年保持在两位数以上,数亿中国人因此摆脱了贫困,中国所取得的这一奇迹般的经济成就已经被各国广泛认可。如今已有许多机构预测,中国将在未来10年内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

2016年,人民币被正式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这是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首次获得这一地位。今天,人民币已经是全球第八大交易货币。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