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为美国“国家恐怖主义”叫好的违反基本道德

2020-01-08 15:31:29    观察者网

伊朗军方高官、“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遭美国空袭身亡引发全球哗然,美伊关系陷入空前紧张,中东地区的不确定性加剧。

美国针对一国首脑的“精准斩首”会引发什么样的连锁反应?特朗普选择了这个“最极端选项”背后有什么样的动因?从中国的角度我们又应该如何客观理性地看待这一事件?观察者网就近期的美伊局势采访了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教授。

观察者网:

此次美军对苏莱曼尼的刺杀引发国际舆论哗然,这种由美国政府直接针对他国领导人的“清除”,是否一直是美国处理国际关系的一个“选项”?很多人把美国的这一行为称为“国家恐怖主义”,您对此怎么看?

金灿荣:

用暗杀手段对付国际上的对手其实美国在历史上是有先例的,比如说1986年里根命令飞机直接轰炸了卡扎菲的住处;另外大家都知道卡斯特罗曾经逃过好多次中情局的暗杀。此外还有美国直接参与对他国发动政变,之前智利有个社会党人叫阿连德,中情局直接插手政变,逼迫他最后自杀。

金灿荣:为美国“国家恐怖主义”叫好的违反基本道德

阿连德死后的《时代》周刊封面

在美国的政治传统中,如果正常施加压力无效就常常会采取极端手段。一般来说,美国会先拉拢这个领导人,如果拉拢不了就会想办法制裁,让他屈服,如果制裁不了就会采取极端手段,暗杀就是其中一个选择。

我之前在评论孟晚舟事件时就曾经提到美国的“国家恐怖主义”,我的理解是当一国将自身的利益放在别国利益之上,放到国际通行规则之上,违反一般的伦理道德,就可以定义为“国家恐怖主义”。美国的这次行为就是一种典型的“国家恐怖主义”。

国家间最好的竞争是和平竞争,但往往因为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会发生军事冲突。战争本质不是一个好行为,大家都吃亏之后就必然发展出一些和战争有关的规则,所以才有日内瓦公约。战争也得有底线,对人类要表现出起码的尊重,而“国家恐怖主义”就越过了这个底线,像这样动不动搞暗杀就是把规则给搞乱了。春秋战国时期,孔子就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称其为“礼崩乐坏”。

观察者网:

然而美国搞“国家恐怖主义”越过底线,所导致的“礼崩乐坏”的“礼”,恰恰是自己曾经亲手创立和维护的一系列国际规则和秩序。

金灿荣:

我们要从两方面来看这种现象,一方面美国这个国家在近代历史上是比较成功的,表现在多个方面,一是它的内部治理比较成功,二是它对国际社会是有贡献的,比如说战胜法西斯、战后自由贸易的扩展等等。另一方面美国现在自己在变化,它的内部治理出了问题,在国际上也越来越不负责任。

金灿荣:为美国“国家恐怖主义”叫好的违反基本道德

位于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是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标志

美国,尤其是美国右翼好像有一种心态,就是因为我力量相对大,所以我就可以乱来,无论如何还是我占便宜。原来美国建构了一个秩序,但是这个秩序一旦创立以后渐渐会脱离创建者的。就好比是自己的孩子,有的时候孩子长大之后就不听父母的了。他现在想的是把原有的秩序打破重构,不仅如此,这个重构要对他绝对有利,这对世界就是一个挑战。

观察者网:

从目前来看,伊朗方面的行动还是比较克制的,您认为事态会朝什么样的方向发展?美国是否如很多网友所说的那样,因为自身实力的绝对优势而“轻松过关”,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金灿荣:

首先美国民主党现在显然不是这么看的,他说特朗普你捅了娄子会让全美国人付出代价。这意味着所有的海外美国人,尤其是中东的美国人现在是不安全的,所以4日美国国务院就发布通告,让在伊拉克的美国人赶紧撤。至少美国现在是感到紧张的,国防部官员现在也跑出来说,他们推荐了好几个方案,特朗普总统选了一个最极端的。这其实挺危险的,意味着民主党和一帮技术官僚在推卸责任,然后让特朗普来背这个锅。

伊朗目前反应还是比较合理,比较有章法的。首先它准备到联合国去告美国,然后用它在伊拉克的影响促使伊拉克议会通过决议,虽然这个决议好像是没有约束力的决议,但这是一个政治态度,至少伊拉克的主体人群什叶派现在否认美军驻军的合法性了,法理上讲美国有些尴尬。另外伊朗宣布终止履行伊核协议最后一阶段措施,重新增加浓缩铀机器的数量,这些都是我觉得做得比较稳的,包括和大国之间的沟通——扎里夫外长和中国、俄罗斯通话,还有其他阿拉伯国家的通话等等。实际上这个矛盾现在才刚刚爆发,后面的发展很不可预测。

金灿荣:为美国“国家恐怖主义”叫好的违反基本道德

2019年5月17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会见伊朗外长扎里夫。中新社记者韩海丹摄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