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要不要保6%?背后是一个深刻的大问题

2020-01-14 10:33:16    瞭望智库

刘世锦主任主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长期增长”课题,多年对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前景做前瞻性分析和预测。本文是刘世锦在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1月7日“叙事与想象——2020年中信出版合作伙伴大会”上的主题发言。经作者本人审阅。

刘世锦:一年增长10万亿!中国经济要不要保6%?背后是一个深刻的大问题

文|刘世锦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比较”(ID:comparative-studies),原文首发于2020年1月8日,原标题为《刘世锦|中国经济正在稳下来、走上去|比较》,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今天,我想谈的是“中国经济正在稳下来、走上去”。其实这说的同一件事情两个相互关联的部分。中国经济在过去10年总体上呈回落的态势,并经历了一些曲折,尤其是2019年,第三季度的GDP增速回落到了6%。有些人担忧,GDP增速会不会一直下滑?有没有底?这反映了一种相当普遍的情绪。相应地,社会上出现了“中国经济增速要不要保6%”的讨论。我本人也不自觉地加入了这一讨论。它背后实际上有一个更深刻的问题,即中国经济为什么会回落。我特别要强调的是,我们应当用长远的视角、长期的框架来分析中国经济的长期和短期问题。所谓“长期”是多长?一个月、一个季度是不够的,我们需要看1年、5年,乃至10年、40年。

从40年的角度看,中国经济经历了30年高速增长、最近10年逐步回落的过程。我们研究了这一过程。大概在10年前,我领导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团队做了一项关于中等收入陷阱的研究。我们得出的一个结论是,中国经济在经历了30年的高速增长之后,将会下一个相当大的台阶,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

10年前,中国经济还是高速增长,特别是遭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后,中国经济在国际上率先回升、一枝独秀。因此,当时很少有人认同“中国经济增长即将放缓”的结论。但这个过程还是实际发生了。现在,又有一些人怀疑,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有没有底,可谓非常悲观。我想提出另外一个观点:

中国经济没那么差,中国经济有底,而且正在进入一个中速增长的稳定期。

对下一步中国经济可以有信心,这种信心来自增长逻辑,来自国际经验。接下来,我将简单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10年前预测中国经济要回落,而现在则预测中国经济将进入一个稳定的中速增长期,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段时间的变化。这是一个复杂的理论分析模型,这里我列举一些要点。

1中国经济增长阶段转换的四个原因

中国经济的上述变化,用一般的周期理论很难解释。这种变化是增长阶段的转换,是从10%左右的高速增长转向5%左右的中速增长。这一增长阶段的转换,我认为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工业化阶段的重要历史需求峰值相继出现。所谓“历史需求峰值”,是指整个工业化、城市化发展长达几十年或者上百年历史进程中,重要产品的生产和需求量最大或增速最高的点或区间。

刘世锦:一年增长10万亿!中国经济要不要保6%?背后是一个深刻的大问题刘世锦:一年增长10万亿!中国经济要不要保6%?背后是一个深刻的大问题刘世锦:一年增长10万亿!中国经济要不要保6%?背后是一个深刻的大问题刘世锦:一年增长10万亿!中国经济要不要保6%?背后是一个深刻的大问题

就中国经济而言,房地产投资增量的峰值出现在2013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量的峰值出现在2016年,出口峰值出现得早一点,在2011年左右。除此之外,相对应的一些重要的工业产品都出现了历史需求峰值。历史需求峰值出现以后,整个经济增长速度会进入一个“高位平台、逐步回落”的区间。

众所周知,高投资支持了过去几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高投资有三大需求来源: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和出口。这三大领域都出现了历史需求峰值。所以,经济的整体需求是下行的。

第二,人口和劳动力结构发生变化。从2012年起,中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每年减少200万人,近年可能达到了四五百万人。这个现象的背后是人口老龄化加快。在经济回落的时候,大家都十分关心经济回落对就业的影响,所以我们经常强调稳增长就是稳就业。但是就中国的现状来讲,劳动力总量和结构的变化恰恰是中国经济减速的一个原因。所以尽管经济在减速,中国的就业形势总体上是稳定的。当然不是说中国的就业没有问题,这些问题主要是结构性的。举例来说,近些年出现的重化工业调整、出口调整,都带来了再就业压力;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一度也曾突出,等等。这些都是结构性问题,但就业总量基本上是稳定的,许多地区和行业还存在着招工难的问题。

第三,可利用技术的减少。中国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势,就是拥有联合国提出的最全的工业门类,这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做不到的。此外,中国的技术在进步,过去中国技术以“跟跑”为主,现在相当多的行业已经实现了“并跑”和“领跑”。当我们讲到这些特点的时候,也意味着人类社会已有的先进技术大多已为中国所用,接下来可以让中我们拿来利用的技术,已经为数不多了。而技术是经济增长最重要的驱动力。

第四,资源环境可承受能力达到了临界值。这可以由一些指标来说明,比如能源和其他资源消耗、碳排放水平已经或接近峰值,环境容量大幅收缩。所谓环境容量,是指环境本身可以吸收的污染,但是环境的容量是有限度的,很多地区的环境容量已经不堪重负了。感受最直接的就是雾霾,现在日子过好了,吃饱了、穿暖了,但是晚上想出去散步,一看PM2.5达到了200,只能在家待着。所以不少人感叹:我们的生活水平相当高了,但吸一口新鲜空气却更难了。这就是一个直观的环境约束。

由于上述四个方面的原因,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势在必行。

2 经济减速的国际经验

中国发生的这些变化,是不是中国特有的呢?并不是,其实韩国、日本、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都发生过这样的变化。它们在经历了二三十年的高速增长,人均GDP达到11000国际元的时候,无一例外都由高速转向中速增长。

日本经济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曾经维持9%的增速,到了70年代初期由高速转入中速,直接降为4%。韩国的变化发生在90年代中后期,由10%降到5%左右。中国台湾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也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从10%左右降到5%-6%。台湾增长减速时期的增速相对较高,是因为当时承接了IT产业发展的战略机遇。

所以,中国经济减速有规律可寻,有理论可以解释,并且有国际经验可以借鉴。

中国经济要不要保6%?背后是一个深刻的大问题刘世锦:一年增长10万亿!中国经济要不要保6%?背后是一个深刻的大问题中国经济要不要保6%?背后是一个深刻的大问题

3 中速增长平台有可能维持十年左右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