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在遵义会议上挖苦毛泽东不懂打仗的凯丰 结局如何

2019-03-25 13:59:29  党史博采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凯丰

凯丰这个名字,许多人是在有关遵义会议的记述中知道的。至于以前和以后,凯丰的活动经历大家了解得并不多。许多党史著作和辞书,对他或是没有记述,或是寥寥数语。笔者花了半年时间,查阅了几十种书报刊,终于看到了一个完整、清晰的凯丰。

遵义会议上挖苦毛泽东

凯丰,本名何克全(“凯丰”是他从事地下工作时的化名),1906年2月2日生于江西萍乡老关乡,和张国焘是一个地方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大革命失败后,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回国,在上海担任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部长。1932年进入中央苏区,1933年担任少共中央局书记兼中央宣传部部长。这年的10月20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在瑞金召开苏维埃文化教育大会,凯丰代表政府在会上作了《关于苏维埃教育政策的报告》,明确提出反对排斥知识分子的“左”的倾向,要吸收文化教育专家参与文化教育建设,允许私人办学等。这些具有深远意义的观点,有力地促进了苏区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1934年1月,在党的六届五中全会上,凯丰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凯丰

1935年1月,在遵义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批判了博古的“左”倾军事路线,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内、军内的领导地位。在会上,凯丰却站出来为博古极力辩护,挖苦毛泽东说:“你懂什么马列主义,顶多是看《孙子兵法》、《三国演义》打仗!”这话极大地伤害了毛泽东,以致后来多次提到这件事。1962年1月,毛泽东对日本一个访华代表团谈话时说:“遵义会议时,凯丰说我打仗的方法不高明,是照着两本书去打的,一本是《三国演义》,另一本是《孙子兵法》。其实,打仗的事,怎么照书本去打?那时,这两本书我只看过一本《三国演义》。另一本《孙子兵法》,当时我并没有看过,那个同志硬说我看过。我问他《孙子兵法》共有几篇,第一篇的题目叫什么?他答不上来。其实他也没有看过。从那以后,倒是逼使我翻了翻《孙子兵法》。”同年3月,毛泽东在广州会议上又提起遵义会议上凯丰对他的挖苦,说:“凯丰他自己也没有看过《孙子兵法》,却说我用的是《孙子兵法》。那时打仗,形势那么紧张,谁还管得什么《孙子兵法》,什么战斗条令?”凯丰不仅在会上站在博古一边,而且会前受博古指使,三番两次找聂荣臻谈话,要聂支持博古,但是未成功。凯丰向博古汇报说:“聂荣臻这个人真顽固!”在会议的最后阶段,他不得不承认博古和李德犯了军事路线错误,但又反对撤掉他们的指挥权。遵义会议后,凯丰还不服气地说:“谁正确,谁错误,走着瞧!”

知错改错,仍然受到重用

凯丰的可贵之处在于知错改错,两个月后,通过革命斗争实践,他看到了毛泽东卓越的军事才能和超人的政治才干,他想通了,马上转为拥护毛泽东。此后,在长征途中的许多政治关口,凯丰都站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路线一边。1935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四川西北部的两河口召开了扩大会议,并通过《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战略方针的决定》,否定了张国焘向川康退却的主张。凯丰明确支持北上。他写了长文《番民工作的几个问题》,刊登在中共中央机关报《前进》上,批评张国焘搞的西北联邦政府,是想把中央也“联邦”进去。张国焘看了老乡凯丰的文章极为恼火,并向张闻天等发泄。这是最早公开批评张国焘的文章。7月18日至22日,中央在黑水县的芦花召开两次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研究解决红军统一指挥和组织领导问题。凯丰在发言中当面批评张国焘随意退出通(江)、南(江)、巴(中)苏区的错误。会后,张国焘策划了一系列对凯丰的“反击”活动。在8月间中央召开的沙窝会议、毛儿盖会议和9月间召开的俄界会议上,凯丰都是旗帜鲜明地维护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央的统一,反对张国焘分裂中央、分裂红军的行径。也许是因为凯丰写了那篇《番民工作的几个问题》的文章,在沙窝会议上政治局委员分工时,让他负责长征路上的少数民族委员会工作。在不久后的班佑会议上,他又受命组织中央宣传委员会,并负责审查关于民族问题的宣传材料。后来,他又担任中共中央理论刊物《干部必读》的编委,日益显示出他的理论和宣传才干。也许是因为这些情况,后来有些人(包括张国焘)误以为凯丰当时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长。

中央到达陕北后,决定凯丰担任“少共”中央书记。11月间,他又受命筹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局,担任书记(秘书长是胡耀邦)并兼任中央团校校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成立后,凯丰还兼任粮食部部长。在1936年1月17日的中央政治局瓦窑堡会议上,通过了红军过黄河东征计划,凯丰随毛泽东、张闻天一起出征,参加地方委员会工作,出色地完成了东征后的宣传群众的任务。5月间,中央党报委员会成立,凯丰是重要成员之一,肩负着指导党的报刊编辑出版和发行工作。10月20日,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在保安召开,讨论红军进入友军地区的地方工作,凯丰作了报告和结论,要求对新发展地区分类进行工作,灵活运用政治工作原则。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凯丰

◆1937年12月9日至14日,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政治局会议。前排自左至右:项英、凯丰、陈绍禹(王明)、陈云、刘少奇;后排自左至右:康生、彭德怀、张闻天、张国焘、林伯渠、秦邦宪(博古)、周恩来、毛泽东。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