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装飞行女生不幸身亡 曾称为自己而活 不后悔我的选择

2020-05-19 16:59:41    和讯网

5月18日上午,在张家界天门山失联6日的翼装飞行女大学生刘某被找到,可惜已不幸身亡。据景区通报,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刘某在飞行过程中偏离路线,直至悲剧发生。

翼装飞行女生不幸身亡 曾称为自己而活 不后悔我的选择

在安安的网络社交平台看到,她是一名95后女生,性格活泼,热爱生活,去过国内外多个城市,喜欢极限运动。她曾在北京骑马、开山地越野,在菲律宾实弹射击,在宿务潜水。

2019年4月25日,安安更新了一条视频,讲述她作为一名运动爱好者的极限历程:

18岁,安安开始学单板滑雪,她摔过很多,摔得很痛,但为了滑雪,她在崇礼住了半年,赶着第一趟缆车上山,迎着夕阳结束。

19岁,安安在巴厘岛学水肺潜水,她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背着潜水器材下水的那种紧张和刺激,后来她考了ow和aow,走走逛逛去了很多国家。

20岁,安安决定去学自由潜和冲浪,在海边住了几个月,风大的时候冲浪,风小的时候潜水,偶尔跟朋友出海打鱼,现烤现吃,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同时考完了aida四星。

翼装飞行女生不幸身亡 曾称为自己而活 不后悔我的选择

21岁,安安开始学风洞,跳伞,考完了a license的认证,也完成了自己的二百次独立跳伞。

22岁,安安开始学翼装,参加了全国风洞锦标赛并拿到了第三名,从此她开始过上俄罗斯和迪拜跳伞基地两点一线的生活。

在视频最后,她乐观地说,“我为自己而活,我不后悔我的选择,我会坚持我选择的路。”

刚刚,@张家界天门山5A景区发布搜救结果通报:

5月18日上午,搜救队伍在搜寻过程中接到当地村民报告,在天门山玉壶峰北侧下方无人区一处密林内,发现疑似失联者。得知情况后,搜救队伍立即赶赴现场,经过现场核实,确定为5月12日上午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已无生命体征,失联者降落伞未打开。遗体发现地点海拔高度约900米,距离其在空中直升机上起跳的位置直线距离约2000米,相对落差约1600米。

翼装飞行女生不幸身亡 曾称为自己而活 不后悔我的选择

自5月12日上午该名女翼装飞行员失联以来,张家界市高度重视,相关部门第一时间抵达现场,迅速启动应急搜救,组织消防队、张家界蓝天救援队、多支赶来支援的外地专业救援队、有关单位工作人员以及熟悉地形的当地村民组成联合搜救队伍,通过直升机、无人机、热成像等专业设备持续进行空中观察,多组人员划分区域分工进行大面积地面搜寻。因无法准确定位搜寻目标,搜寻区域地形险峻复杂、植被茂密,期间时有雨雾天气等多种因素导致搜寻搜救过程极其艰难。
目前,搜寻搜救工作结束,相关善后正在有序进行。


翼装飞行女生不幸身亡 曾称为自己而活 不后悔我的选择

此前报道:张家界翼装飞行失联女大学生找到了,“已经遇难”

评论应给极限运动栓一根保险绳

近些年极限运动在国内蓬勃发展,各地也争相举办极限运动比赛。不过限于经济和身体条件,特别是对运动员心理素质的超高要求,极限运动始终是小众运动。但极限运动新奇刺激的形式和展现出的挑战人类极限的精神,俘获了相当数量的爱好者。以翼装飞行为例,普通人没有翼装飞行者的胆量,但在观看表演的同时,一样会有插上翅膀征服天空的快感,心中升腾起随翼装飞行者一起翱翔的飞天梦想。

翼装飞行女生不幸身亡 曾称为自己而活 不后悔我的选择

也因为是小众运动,很多极限运动尚未积累起足够的经验,科学规律把握不够,大多时候靠的是运动员的个人经验和心理素质。

因为风险实在太大,即便经验丰富、心理强大的运动员,在面对特殊情况时,也难免失去控制、发生意外。因天气原因、个人失误、装备出问题而导致的惨剧不时出现,被人们称为“世界极限运动之最”的翼装飞行运动死亡率高达30%。2013年10月8日,匈牙利选手维克托·科瓦茨在张家界参加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的试飞过程中,不幸坠落悬崖,遗体一天后才被发现。

不挑战极限,人类永远无法知道自己的极限,从这个意义上说,极限运动者不只是在挑战自己,也是拓展人类潜能的先行者,也正是英雄们的一次次挑战,诞生了众多运动形式。但任何极限挑战,都不能挑战生命的底线。据媒体报道,不幸遇难的这名翼装飞行员曾在国外经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按说这并非一次难度最大的飞行,但由于刘某没有按惯例携带手机、GPS等设备,这不仅导致她在空中无法判断飞行速度、风力风向等,也给搜寻搜救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

翼装飞行女生不幸身亡 曾称为自己而活 不后悔我的选择

从事极限挑战需要无畏的勇气,但必须避免无谓的牺牲。国际奥委会对极限运动一直采取审慎欢迎的态度,除非这一项目已经足够成熟。国际奥委会之所以原则性同意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增设滑板、攀岩及冲浪等极限运动项目,是因为“巴黎奥组委提议新增的四个项目完全符合《奥林匹克2020议程》精神”。更高、更快、更强是奥林匹克运动的目标,“更危险”则是首先必须排除的理念,哪怕这项运动好看、好玩。

生命是最可宝贵的。刘某不幸遇难令人痛心,同时也发出警醒,加强对极限运动的管理刻不容缓,在鼓励促进其发展的同时,坚决守住安全底线。比如,将翼装飞行的风力、风向、能见度等标准细化量化,强制进行赛前装备检查、飞行员心理和精神状态测试。不可预知的风险谁都无法绝对避免,但对可预知的风险必须采取各种方式全力避免,给极限运动者拴上一根保险绳,一切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全。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