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揭秘:猛烈炮击过后,越南阵地上是怎样的景象?(2)

关键词:炮击
2019-06-02 08:44:11  罗援  

杜朝阳吃了饭以后就哭起来,在昏暗的天空下手里紧握霞飞粉饼盒,压抑着不出声地哭个不停。不知是谁把这个情况报告给连长和指导员了,同时还报告说四班的“小秀才”曹俊在饭前做梦哭醒了。厉志和丁一钊都没有表示什么,更没有责怪的意思,战前出现的这些特殊状况他们不希望强化和扩大。两天前S师车相才政委来到特一连,跟连、排干部讲过:大炮未响前谁都紧张,大炮一响还兴许有人尿裤子,害怕死亡是人的天性,不要骂兵胆小,这时部队的带动和协调还要靠班、排长和老兵骨干了,他们是连队凝聚力、战斗力的支点,很多问题,他们会主动想办法解决的。

阳戈的紧张也是身不由己的,同大家一样,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但他想到自己是班长,应该竭力表现出大无畏。他低头替杜朝阳扎好帆布绷带,然后紧紧搂着杜朝阳,开始一直不说话,让杜朝阳默默地哭个够,最后他跟杜朝阳说:“老二,别哭了,哭久了让战友笑话。”

杜朝阳是家中次子,在家乡,人们都习惯喊他“老二”。今天哥哥杜朝东和弟弟杜朝旭都参加打仗,那两个兄弟在西线战场。杜朝阳抹了一把眼泪,低声对阳戈说:“真的,阿戈,我不希望咱俩死。”

“没事儿,老二,等战斗打响了,你就始终跟着我……”阳戈拍拍杜朝阳的肩说。

猛烈炮击过后,边境反击战正式打响,敌方阵地上是怎样的景象?

突然,大地剧烈地抖动起来,长空被撕裂般发出尖啸的嘶鸣,这是凌晨六时二十五分的南疆战线上,上万门各型火炮在同一秒钟吼叫了。

数不清的大小炮弹像着了火的蝗虫一样呼呼掠过头顶,冲破天幕,飞向敌军的障碍、堑壕、支撑点、炮兵指挥所等大大小小目标。炮弹着落,火光放射性腾起,滚滚火焰令军事设施、沙石、树干等现存物默然地飘飞起来,又寂然地飘落下来,稍后才传出隆隆的巨响(光波总是先于声波传达)。一轮炮弹在一处人畜集中的地方爆炸了,瞬间,人、畜的躯干和残肢被抛上夜空,挂上电线杆,悬在树梢,横在屋顶;新一轮炮弹来临,他们又被击落地表,与依附物一起粉身碎骨……炮弹就像滚烫的暴风雨、赤焰的龙卷风,所到之处,荡开了一座地狱之门,在此之人,不是跟随了死神就是与死神接近。冥界的河水开始涨腻,“背水一战”的敌军的血肉和残碎骨渣,把周边的河水也染成了飘出腥气的紫红色……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