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尧遇袭出院后首次受访:我站在最前面 有人想把我的声音灭掉

2019-11-10 13:07:52    环球网

何君尧遇袭出院后首次受访:我站在最前面,所以有人想把我的声音灭掉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赴香港特派记者白云怡成仲赵雨】对香港立法会议员、屯门区议会候选人何君尧来说,6日的遇刺是一次令他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惊险一刻,然而,左胸2厘米长,2.5厘米深的伤口并没有成为何君尧继续捍卫香港的正义与良知的阻碍。在受伤后的第三天早上,他就再次出现在屯门美乐花园,和当地的居民们打招呼、问好。

9日,何君尧接受了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的独家专访,这也是他出院后首次和媒体对话。他表示,在这场“黑色恐怖”笼罩的区议会选举中,更需要香港人团结一心,共同阻止暴力进入议会。“这是一场良知与邪恶的对决”,他这样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说道。

何君尧遇袭出院后首次受访:我站在最前面,所以有人想把我的声音灭掉

“我站在了最前面,所以有人想把我的声音灭掉”

9日,当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见到何君尧时,他外表已经看不出受伤的样子,谈笑自如,虽然瘦了些,但气色和精神都还不错。他告诉记者,自己的伤口已不需要进一步治疗,只是偶尔还会有些痛,每天清洗一次伤口即可。他已预备次日就再次上街,继续服务社区并为自己在区议会选举中拉票。

在回忆那天惊心动魄的情况时,他告诉记者,那天,那名袭击者从马路对面走来,一边走一边一直对他拍照,甚至连轻轨列车驶来都没有留意到。何君尧当时还开玩笑地对他喊,“拍照归拍照,过马路要小心啊!”而何君尧的助手也告诉他,这个人之前也来过两三次,看起来很老实,应该没有什么威胁,所以当时他心里完全没有任何防范。

何君尧遇袭出院后首次受访:我站在最前面,所以有人想把我的声音灭掉

谁料到,手捧鲜花的凶手突然拔出了刀,直到把暴徒制服在地的那一刻,何君尧的脑子还几乎都是空白的,甚至连疼都没来得及感觉到。直到救护车来了,他才发现自己前胸已经被鲜血染满。在救护车上,他仍然觉得自己还好,还用手机给家人发短信报平安,甚至还为警方写了一份简单的口供。后来在医院里,他才知道自己的伤需要动手术。“我太太到病房看见我的时候,眼圈红了”,这位爱国议员对环球时报-环球网回忆说,“不过,我的孩子却说,哎呀老爹,你的身手怎么这么快!反应那么快!”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