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回应蓬佩奥涉港言论:读过《中英联合声明》吗?

2019-12-03 18:46:30    央视网

据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大学称,《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份在联合国登记、经过批准的“条约”,美方希望确保这些承诺不是“空头支票”,应寻求尊重“一国两制”政策的解决方案。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今天(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不知道蓬佩奥先生读过《中英联合声明》吗?知道《联合声明》有多少款、有哪些具体内容吗?《联合声明》的核心内容是规定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英国将香港交还给中国。《联合声明》中的对香港基本方针政策及具体说明都是中方单方面的政策宣示,纯属中国内政,不是双方协议的内容。在港实施“一国两制”的法律基础是中国宪法和基本法,而不是基于《联合声明》。更何况《联合声明》与美国毫无关系。

华春莹说,蓬佩奥先生也应该知道,英国对香港进行殖民统治期间,香港有何民主自由可言?不信可以问问香港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先生,那时候港人有上街游行的自由吗?没有!当时的立法机关——香港立法局有任何一个议员是由港人提名的吗?没有!(英国对香港进行殖民统治期间)香港人长期不能享有平等的公民权和参政权。恰恰是香港回归后,中国政府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切实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保障了香港居民依法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权利和自由。

美方通过“国家民主基金会”在世界各地推进所谓的民主运动,但偏偏对自己国内存在的民主、人权、自由等方面问题视而不见,难道蓬佩奥先生真的不知道自己国内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吗?我看到一组数据,截至今年8月,美共发生枪击案34916起,死亡9214人;大家知道美国在美墨边境大建边境墙,成千上万的难民被迫骨肉分离,数万名儿童被关押在肮脏狭小的房间,甚至接连死亡;美国还是发达工业国家中唯一没有带薪产假法律的国家,是发达经济体中唯一不保障工人任何休假的国家。一些美国官员和议员拿着纳税人的血汗钱,却偏偏只关心香港一小撮极端暴力分子反中乱港的所谓“自由”,对自己国内存在的严重的民主、人权和自由问题漠不关心?难道美国人民就不需要民主、人权和自由了吗?他们应该更关心自己国内的事情。


蓬佩奥用自己的言行,解释了中国何以成功

最近,一个叫蓬佩奥的美国人和中国似乎卯上了:隔三差五的对中国进行话语上的恶毒攻击,成为了时常引发媒体关注的焦点。

粗看起来,这好像是美国政客的常态化表演;但具体到蓬佩奥这个人,似乎又不那么单纯。在某种程度上,美剧《纸牌屋》的情节可能正以某种形式在徐徐展开:

一个来自堪萨斯州的意大利裔美国白人,正小心翼翼的抑制着自己的政治野心,试图通过综合运用拍马屁、吹牛皮、吐口水等不怎么上得了台面的方式,在盘根错节的华盛顿决策圈内,演绎某种极为戏剧化的戏码。

结合他曾经的经历,蓬佩奥就像一只章鱼,敏感的变换着自己的保护色,调整着身段,时不时喷吐着漆黑的墨汁,悄悄地向在华盛顿的圈内再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现年56岁的蓬佩奥,1963年12月30日出生于加利福尼亚的橘郡;父亲Wayne Pompeo是意大利血统的机械师,其父亲的曾祖父母出生在意大利的帕森特罗,阿布鲁佐大区,1899至1900年间移民至美国。

少时的蓬佩奥学习不错,1982年毕业于洛斯阿米戈斯高中,然后顺着普通美国人以服兵役换高等教育机会的路径,1986年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以第一名成绩获得工程管理(engineering management)本科学位,随后被派往欧洲服役。1986年至1991年,蓬佩奥在驻西德美军部队服役5年,从坦克排长开始,以上尉军衔结束服役,进入哈佛大学攻读法学。1994年蓬佩奥以法律博士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

蓬佩奥在西点军校

做了4年律师后,1998年,蓬佩奥来到堪萨斯Wichita,和三个西点军校的校友Brian Bulatao, Ulrich Brechbuhl,和 Michael Stradinger,共同创建了塞耶航空,一家航空航天制造公司。这是蓬佩奥人生的转折点:支持创建该公司的投资资金中,有2%的份额来自全球最大的非上市公司,美国的科氏工业集团;同时也包括全球最大咨询公司之一贝恩公司。

此后,当蓬佩奥被任命为中情局局长时,Brian Bulatao于2017年被蓬佩奥任命为中情局首席运营官,这是中情局的高阶职位;当蓬佩奥被任命为国务卿时,Ulrich Brechbuhl于2018年被蓬佩奥任命为国务院的国务顾问,这是美国国务院的次卿级职位,仅次于国务卿和常务副国务卿;国务顾问的职责则是国务卿和副国务卿的特别顾问,对重大问题的外交政策提供建议。这种程度的人事关系能力,和《纸牌屋》里下木议员,至少是差的不远。2006年蓬佩奥将公司出售,转而在生产石油钻探设备的“前哨国际”公司任总裁,这家公司同样是科氏工业集团的伙伴。

2010年起,蓬佩奥作为被媒体称为“科氏章鱼”(Kochtopus)孵化的最新政客之一,开始从商界进入政坛:2010年,在以共和党茶党身份注册,堪萨斯州第四国会选区竞选众议员并成功胜出,科氏集团及其雇员共计提供政治捐款80000美元;2012年,蓬佩奥连任成功,科氏集团提供政治捐款110000美元;随后在2014年、2016年持续连任成功。

在国会期间,蓬佩奥出任的委员会包括,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能源与商业委员会(Energy and Commerce Committee)以及众议院班加西专案委员会(House Select Benghazi Committee)。

2016年11月18日,刚刚赢得选举的候任总统特朗普任命蓬佩奥为中情局局长,蓬佩奥也非常迅速的表现出了自己的业务能力:2017年3月,蓬佩奥正式援引“国家安全特权”,以阻止包括吉娜·哈斯佩尔(Jina Haspel)(在蓬佩奥离任后吉娜继任成了新的中情局局长)和詹姆斯·科萨娜(James Cotsana)在内的CIA官员在布鲁斯·杰森(Bruce Jessen)和詹姆斯·埃尔默·米切尔(James Elmer Mitchell)的审判中被迫作证。这次审判的焦点,是因为两名被告,发明了名为“强化审讯”的技术,用于审问被中情局羁押的人员。

2017年8月,蓬佩奥亲自执掌中情局反情报中心,该机构是配合开展特朗普是否通俄调查的关键机构,有中情局成员公开担心,蓬佩奥这个特朗普的盟友会影响该机构正常开展工作。

此外,在中情局期间,蓬佩奥的知名事迹包括:亲自将每日情报简报送到椭圆形办公室,向特朗普总统汇报;根据特朗普的指示,公开表示对俄罗斯是否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怀疑;寻求在没有美国国防部介入的情况下,直接由中情局使用无人机在全球,包括阿富汗,发起定点清除行动;以及在宗教组织“家庭研究委员会”主席的建议下,寻求在中情局雇佣牧师。

2018年4月26日,因为在中情局局长位置上有效的贯彻了为特朗普服务的宗旨,蓬佩奥再度被委以重任,出任美国国务卿一职。从那时到现在来看,蓬佩奥的工作轨迹表现出了非常清晰的两个方面的重点:

第一,不遗余力的表现自己对特朗普总统的效忠。当特朗普总统与乌克兰总统通话,谈及对拜登之子在乌克兰的调查时,身为总统心腹的蓬佩奥就在同一条通信线路上旁听;事发后,一开始蓬佩奥进行了抵赖,宣称自己不知情,然后又对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以及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主席表示,他们所发出的关于索要特朗普与乌克兰政府通话文件的传票“是一种对国务院杰出专业人士恐吓、胁迫的不当行为”。此番言论被普遍认为是一种中情局式样的恐吓。显然,蓬佩奥尝试表现出自己是特朗普总统的“忠犬”,而非传统意义上的美国国务卿。

第二,用各种方式讨好可能的金主,包括美国国内的以及美国国外的,从而为自身未来的发展奠定基础。从其成长经历来看,蓬佩奥并不甘于寂寞,无意当一个美国影视剧中所谓的“手指甲黑乎乎”的普通人,因此,讨好可能带来政治资源的金主,成为了一种自觉。

当地时间2018年5月2日,美国华盛顿,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陪同下,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迈克·蓬佩奥在白宫宣誓就职美国国务卿。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11月16日,一份中央情报局的评估报告被泄漏给了媒体。这份报告显示,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策划了针对《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贾马尔·哈苏吉的暗杀事件。国会希望对沙特采取行动,而蓬佩奥对中央情报局的结论提出了质疑,他认为并不存在直接证据能证明沙特王储和暗杀事件有关。

2019年10月,国务院网站发布了蓬佩奥以国务卿身份对一个基督教团体的讲话稿。在讲话中,蓬佩奥对基督教极尽溢美之词并介绍了自己是如何把基督信仰融入工作中的。国务院网站发布这篇讲话稿的行为遭到了批评,批评人士认为这违反了美国政府政教分离的原则。但显然蓬佩奥更关心的是如何确立自己良好的人设,而非如何正确的履行美国国务卿的职责。

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11月19日,美国媒体披露,在看到持续进行的弹劾调查之后,蓬佩奥已经比较正式的向三名共和党议员表示,准备尽快从国务卿岗位上退下来,参加堪萨斯州的参议员竞选。

原先,蓬佩奥准备工作到2020年4月左右,但现在持续进行的弹劾调查,被深谙政治投机之道的蓬佩奥认为,已经开始有损自己的政治资本了,所以他果断的选择了“割席”,从已经无法挖掘更多资源的特朗普团队这艘船上跳开,去谋求自己的未来了。坊间更有传言,如果弹劾出现意外进展,蓬佩奥估计还有心思要问鼎下特朗普屁股下的总统宝座。

一如蓬佩奥自己所说的,“中情局撒谎、欺骗和盗窃”,换言之,罔顾事实胡说八道,提供错误消息欺上瞒下,以及偷盗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是这位国务卿目前具备的主要技能,当然,还有下限的投机,拍马和见风使舵。活脱脱可以说是《纸牌屋》里下木先生的现实投影。

这样一位美国政坛的“大绅士”,疯狂的用语言撕咬中国,污蔑中国,抹黑中国,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的言行,撕掉了一度由新自由主义笼罩在欧美政治体制和政治精英身上的光环,让人们看到了内在丑陋、肮脏的本质,是一本活生生的教科书,是一个非常称职的反面教员。

在柏林墙倒塌的三十年后,蓬佩奥用自己的言行,从侧面解释了中国何以取得成功的关键。认清这种跳梁小丑的本质之后,实在不值得花费太多精力去置气,就让蓬佩奥们继续自己癫狂的表演吧,中国正好朝着伟大复兴的道路上聚精会神的大步前进,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自己的伟大贡献,这才是正经事。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