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战的必备程序:美军如何进入战争状态

2019-02-21 15:28:44  澎湃新闻  

近日,特朗普针对某国发出了含蓄的战争威胁,令人侧目。其实美国是否要打仗并非无迹可寻,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历史。

对1991年1月在美国战列舰“威斯康星”号上的多数水兵来说,头一次知道“沙漠风暴”行动是听到舰长大卫·比尔在广播里宣布本舰已进入二等战备(DEFCON 2)。据说当时有个军官抓起了一本间谍小说,想找找这种警报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可能是有点丢人,但绝不奇怪,这种源自冷战时代的概念至今仍被普遍以讹传讹。虽然在影视、游戏和动漫中都不鲜见,可是编剧们有时连顺序都用反了,其实数字越低越紧迫,五等战备是和平,一等战备就是战争。

分级表示战备水平的想法至少可以追溯到一战,但直到1959年在一次联合防空演习出现沟通混乱后,美国和加拿大两国才明确了现有的五等“防御状态”(defense conditions)即DEFCON,本文沿用中国军语,称之为“战备等级转进”。

随着战备水平提升,比如到了二等和一等战备,美国人在街头也能目睹一些紧张气氛,比如二等战备时白宫人员会被直升机撤离华盛顿,而准备撤离在三等时就开始了,高级官员会得到标有时间和位置的粉红色直升机登机卡,其家属则会得到一个信封,如果发现政府已撤离,就撕开信封,里面有如何逃离首都和日后汇合的指导。其实冷战时期,美军战略空军司令部的机组多数时候保持着四等战备。

开战的必备程序:美军如何进入战争状态

冷战时期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一直保持四等战备。这是其B-58轰炸机机组在紧急出动。

真正的战备并不一定直接涉及全球美军,1959年以来的至少十余次战备等级转进只针对特定地理区域,有的还只针对特定部队。世界级的美军战备等级转进只有4次,且都只转到三等,1960年5月美苏巴黎外交会谈破裂时有过短暂的一次;1962年底古巴导弹危机时;1973年10月美国发现苏联可能直接卷入阿以战争时;2001年“9·11”事件后为加强军事基地安全有过仓促的一次。其中1973年那次是美军首次进入全球范围的三等战备。在2001年那次,虽然军方知道针对一次利用劫持民航客机发动的恐怖袭击,不适于全球美军三等战备,但在最初消息不明时,这是保护美军基地的最快方式。当天的三等战备令的后果包括:为保持政府延续性限制了总统和副总统的外出,北美防空司令部夏延山指挥部迅速关闭了防爆门,轰炸机和导弹基地快速进入戒备。

迄今没有任何一次美军全球战备提升超过三等,战略空军司令部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的确进入了二等,这也是1956年(当年发生了匈牙利事件和苏伊士运河危机)以来美国离核战争最近的一次。

开战的必备程序:美军如何进入战争状态

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中,美军也进入了三等战备,只是并非全球。

冷战后期的两次战备等级转进,1973和1976年的两次都是直接由参联会奉白宫之命发布的,为的是避免战争。虽然决策者意图是阻止战争,但两次都事与愿违。一名1976年身处朝鲜半岛的步兵回忆当时有多接近开战说:“就像食指离大拇指那么远。”1973年的战备等级转进也不无风险,战备等级转进可能向对手发出“我们知道你想干什么,我们已经准备好,所以不要再冒险”的信号,从而阻止入侵,但军队过于频繁地进入战备,即使由于错误的原因进入,都能引起政治后果,也使兵困马乏。

十月战争中的战备转进

1973年10月24日深夜,尼克松政府的国家安全小组授权美军全球进入三等战备,除了更大的地缘政治因素,主要诱因是10月6日埃及和叙利亚突然袭击了以色列。头几天,阿拉伯方面势如破竹,危在旦夕的以军甚至奉命为“杰里科”导弹装上了核弹头。然而以军很快在美国紧急军援帮助下扭转局面,并不顾联合国停火协议企图扩大战果,现在轮到苏联和阿拉伯国家想阻止战争了。两周后,危机的核心已不再是阿以双方的地面胜负,而是美苏的反应:苏联会派出“维和部队”解救埃及第三军团吗?

的确,10月16日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飞往开罗劝埃及接受停火,但以军继续拉紧绞索,20日苏联像在1956年苏伊士危机中一样急电美国,提出联合派军实施停火,美国则保证以色列不会消灭第三军团。两天后,基辛格亲赴以色列说服梅厄总理接受停火。22—23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美苏联合提出的338号和339号决议,然而以色列没有执行。

24日凌晨,美国情报机构猛然发现苏联所有7个空降师全部进入战备状态,并向驻地中海分舰队增兵。当日晚9时,勃列日涅夫急电基辛格,指责以色列没有停火,再次强烈要求联合出兵,提出如果美国继续以苏联认为是不守信用的方式行事,苏联将考虑单方面行动。晚11时,基辛格召集国家安全小组开会得出判断:苏联可能通过黑海将核武器引入阿以战争。

尼克松和基辛格尤为担心苏军参加地面战争将引发一系列危险的螺旋式升级,因此他需要一个突然的醒目姿态,来表明美国不惜卷入世界大战来阻止苏军干预中东。

于是,午夜11时41分,参联会主席托马斯·穆尔下令美军在全球进入三等战备,翌日凌晨2时,50—60架B-52轰炸机从关岛转场到美国本土,第82空降师1.5万人准备上午6时出动,空中加油机紧急升空,第6舰队进入二等战备,“肯尼迪”号航母从直布罗陀海峡驶往中东……

对当时在蒙大拿州马尔斯多姆空军基地一个“民兵”导弹地下发射控制中心值班的鲁斯·布莱尔来说,战备的第一个消息来自主警报系统,这是一个将内布拉斯加州奥弗特空军基地的战略空军司令部总部与各地部队连接起来的语音网络。先是扩音器里发出一阵杂音,然后有声音通知准备接收加密信息。军人们立刻拿出本子和铅笔,得知已经进入三等战备,确认信息后,两人一组的发射军官立刻关闭防爆门,每人打开一个保险柜,取出发射钥匙和密封的验证系统密码卡放到发射台上备用。发射军官即使换班后也不能回家。

在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28岁的空军上尉、B-52D导航员斯蒂夫·温克尔听到警报后,直到奔向简令室时还以为是另一次演习,但他也颇为疑惑,因为平时演习时站在一旁监督检查的指挥官们不见了。进入三等的命令宣布后,简令室鸦雀无声,但一解散,整个中队立刻忙于拼命增加可升空的轰炸机数量。随后,飞行员们一直在附近待命,而每架轰炸机都已装载核弹,加满油,戒备森严,机上连高度机密的“战斗任务命令”也已带好。

开战的必备程序:美军如何进入战争状态

1973年阿以战争中被击毁的埃及防空导弹。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