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庄战斗:冀中平原一场奇迹般战斗

2019-03-21 08:37:37  党史博采  

宋庄战斗:冀中平原一场奇迹般战斗

文/解力夫

那是1942年的一个盛夏之夜,整个冀中平原在遭受日军“五一”大扫荡铁蹄的践踏和蹂躏。刚刚走上新闻宣传岗位的我按照地方党组织提供的线索,访问了一个从河北省深泽县宋庄战斗中撤下来的伤员。

为了躲开敌特、警备队巡夜的麻烦,我沿着赵庄村北的河堤,穿过一片茂密的高粱地,来到西北角堡垒户张大娘家里。我爬过院墙,按预先约定的暗号,轻轻敲了三下门,开始没有动静,我又敲了三下,听到屋里小声说:“是自己人,开门吧!”随后一个弯背的老太太把我引进屋里。

张大娘家原有五口人,一年到头靠租种着地主十几亩地维持生活,农闲时张大伯还外出做些小买卖来弥补家里的亏空。日子虽然艰难,倒也过得去。自打来了东洋鬼子,一切都变样了。在前年的一次大扫荡中,张大伯被日本人打死,大儿子张振东为了给爹报仇参加了八路军,这次“五一”大扫荡,二儿子张振国也参加了抗日游击队。他发誓要为日军屠杀的乡亲们报仇。现在家里只有她的小女儿东菊和她作伴。因为张大娘心肠好,又是抗日家属,这次从宋庄下来受伤的王参谋就住在她家里。

待我喝了一碗凉水、稍微坐定之后,就听张大娘向屋里招呼说:“老王出来吧,上边派人来了。”随后一个二十多岁的粗壮汉子就拄着一根棍子歪歪咧咧地从里屋出来了。真是一见如故,我急忙上前握住他的手说:“王同志,你受苦了,我首先转达上级党组织和乡亲们对你的敬意和慰问。”

宋庄战斗:冀中平原一场奇迹般战斗

王参谋是个爽快人,讲话声如铜钟。他说:“没有什么,只是突围时,腿部负了点伤,张大娘照顾得挺好,很快就会好的,估计再有半个月我就可以归队了。”

他装了一袋烟,吸了两口又说:“虽然大娘照顾得好,但整天价憋在地洞里,实在叫人受不了;特别是眼巴巴地看着炮楼上这些狗杂种经常下来糟害老百姓,不能亲手收拾他们,简直把肺都气炸了。别看眼下他们张牙舞爪,这是秋后的蚂蚱长不了。我们总有一天要反攻的,我们要给老百姓撑腰打气,真理在我们手里,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对!我们一定要给老百姓打气,特别是在敌人重兵压境、根据地变质的情况下更应如此,我们要给人民树立必胜的信心。今天我来就是为了这一目的,请你详细介绍介绍你们在宋庄打胜仗的经过吧,好借此振奋振奋人心,让老百姓高兴高兴!”

“好!”一提打仗,王参谋的精神劲头就来了。于是他就滔滔不绝、有声有色地向我讲起来:

1942年6月8日深夜,我冀中七分区二十二团的两个连和一些地方部队,从定县七级转移到深泽东北十五里的宋庄。在这非常时期,战士们随时都做着战斗的准备,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几个手榴弹。到了宿营地,第一个任务就是做工事。当时团长左叶提出的口号是:“平时多流一滴汗,战时就少流一滴血!”“谁多挖一铲土,谁就少挨一炸弹皮!”事后看来这是个英明至极的决定。因此不管多么疲劳,战士们总是首先挖工事。在宋庄周围,从村外到村里,一共做了四道工事,把宋庄变成了处处相联,交叉火力密布的防御堡垒。

◆左叶

◆左叶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