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开国上将陈士榘诞辰110周年:六个将军睡在4平米的地窝子里

2019-04-17 13:57:41  祖国杂志  

编者按:4月24日,中国现代国防工程奠基人开国上将陈士榘诞辰110周年纪念活动将在北京举行,为追忆他光辉的一生,我们授权发布祖国杂志对陈士榘之子陈人康的专访,以崇敬的心情以缅怀。

纪念开国上将陈士榘诞辰110周年:六个将军睡在4平米的地窝子里

开国上将陈士榘

2019年4月14日,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中国现代国防工程的奠基人陈士榘上将诞辰110周年纪念日。

为了追忆老一辈革命家的光辉事迹,发扬老一辈革命家的光荣传统,更好地学习和传承老一辈革命家的崇高精神,近日,《祖国》记者采访了陈士榘上将之子陈人康,听他讲述了父辈的革命故事以及父亲给子女们留下的宝贵财富。

父辈两代人参加了推翻两个王朝的革命

我的父亲陈士榘1909年4月14日出生在湖北武昌黄土陂的新军军营。

是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友谅的后裔。

我的爷爷陈午霆年轻时是革命党人,曾任湖北新军驻武昌16协统第31标第八工程营管带。

在1911年的辛亥革命中,爷爷率部参加了武昌起义,带领工程营打响了推翻清王朝的第一枪,辛亥革命胜利后爷爷带家人到北京陆军部任职,住在北京美术馆后街的山老胡同13号,直到1918年我父亲9岁时才回到湖北老家,所以父亲也可以说是从北京胡同走出的开国上将。

在从武汉到宜昌的途中发生了一件令父亲终生难忘的耻辱:

父子两人乘坐的是长江上日本人开设的船务公司的船,因有人行李被盗寻求帮助时反遭日本人辱骂,父亲上前帮腔还被扇了一耳光,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受洋人的欺侮让父亲刻骨铭心。

我的叔爷陈雨苍是留学德国的医学博士,中共早期地下党员,在武汉利用开诊所负责架设党的秘密电台。

我父亲是在这位地下党叔叔的引导下,在蒋介石412反革命政变之后加入了共青团,进入了董必武主办的湖北省共产主义青年团校,实际是军事学员培训班,为我党即将开展的武装斗争做准备。

715汪精卫在武汉步蒋介石后尘悍然宣布分共清党、镇压工农运动、捕杀共产党人,为此,党组织决定将父亲这批军事学员集体编入共产党员卢德铭担任团长的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

父亲在这一刻开始了他戎马一生的军事生涯。

警卫团当年9月参加了湘赣边秋收起义,号称秋收起义第一团。

秋收起义失败以后,父亲跟着毛泽东主席上了井冈山。

1928年5月4日,朱毛会师后,父亲所在部队被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31团。

他经历了五次反“围剿”、两万五千里长征、浴血抗战、三年解放战争长达22年的枪林弹雨,终于在1949年4月23日那一天,父亲指挥三野8兵团解放了南京,将红旗插上了总统府。

纪念开国上将陈士榘诞辰110周年:六个将军睡在4平米的地窝子里

1948年10月,陈士榘(右起)、张震、粟裕在研究淮海作战方案。

从爷爷的新军31标到父亲的红军第31团,从爷爷的武昌起义第一枪到父亲率兵攻占国民党总统府,在中国近代历史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父辈两代人参加了推翻中国两个腐朽王朝的革命。

而且都冲在了革命的最前列。

这既是我们家族革命血脉的延续,也是半个世纪以来,中华民族为了争取独立、复兴,不屈不挠,前赴后继的伟大历史进程的缩影。

建国后,我父亲出任了首任工程兵司令。

毛泽东主席在看到我父亲的履历后笑着说:

陈士榘祖父兄弟两个,一个叫陈克山一个叫陈克水,父亲是工兵管带,工兵司令非陈士榘莫属。

工程兵是一个非常艰苦的兵种,父亲将他的后半辈子贡献给了国防工程建设,他曾说,我们国家解放后修建的地下万里长城超过了地上的长城。

父亲不仅为工作呕心沥血,而且还把当时只有16岁的我也送到了工程兵的部队,让我到最基层连队去从事最辛苦、最繁重的工作。

开始,我很不理解,曾写信要求调换工作。

他回信跟我讲述我们的家族史,还说;

“工程兵司令的儿子不干工兵谁干工兵?

农民的儿子能当工兵,我的儿子也能当工兵。

”就这样,我成了我们家族的第三代工兵。

到部队的第二天,我就参加了部队的施工。

当时,没有搅拌机,只能跳进泥浆池里,手工搅拌。

一天下来,劳累不说,浑身上下全是水泥、白灰,狼狈不堪。

1970年初,云南7.4级地震,震中距部队驻地仅90里,部队奉命抗震救灾,我们在震区的废墟中徒手挖尸体埋死人,手磨破了流着血继续挖,嗅觉视觉受到的那种刺激令人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一直连续干了半个月。

四年的工兵锤炼,让我理解了,父亲是希望我继承家族的光荣传统,不要躺在他的功劳簿上吃他的老本,更不要我们以他的权力搞特殊化。

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在部队连年被评为五好战士,还被选为先进代表到北京出席兵种表彰大会。

我和我的兄妹六人没有利用父亲的职权去作大官发大财,我们都是普通人。

父亲让我们明白,他的光荣历史,我们子女只有继承发扬的权利,而没有享受滥用的资格。

为两弹“做窝”,甘做无名英雄

1958年,我父亲被任命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编制序列中增加了“7169部队”。

“两弹”工程解密后,大家都知道了钱学森、邓稼先、陈能宽等从事“两弹”研制的科学家和试验发射部队,也知道了我军聂荣臻、张爱萍等将帅在“两弹”工程中作出的重大贡献。

但大家可能还不知道为两弹工程“做窝”的十万工程兵将士——代号“7169部队”的特种工程兵。

纪念开国上将陈士榘诞辰110周年:六个将军睡在4平米的地窝子里

1958年中央军委决定在甘肃酒泉设立特种工程指挥部,陈士榘上将率领十万大军开进了广袤无垠的戈壁滩。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