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干的!哈尔滨5位民警遇害 其中两人被灭门 案子一直没破(3)

2019-05-16 09:58:07  中华文史  

而在潘涛脑海里,凶手有一个这样的“画像”——身体强壮,体力充沛。“依据案情分析和各方面线索看,凶手应该35岁左右,年龄太大体力不行,年龄太小,考虑问题没这么成熟。”

那时交通非常不便。从呼兰到哈尔滨,至少要一个半小时,而且还要渡过松花江。潘涛还认为,凶手或许有一辆自行车,作案后便于迅速逃离。另外,从行事风格看,凶手应该是个惯犯。

关于凶手的反侦察能力,潘涛回忆马福林一家被害现场时说,马福林家是平房,家里有口大水缸。凶手把自来水龙头打开,把家里鹅鸭放出来。民警进入现场发现,满屋都是水,鹅鸭乱窜,把现场全破坏了。

据多方资料显示,当年呼兰及其周边区县发生弑警案后,引起各级警方高度重视,公安部、黑龙江省公安厅派出联合专家组赶赴呼兰,会同哈尔滨警方组成专案组开展侦查。

“那时为了找到这个凶手,警方可谓掘地三尺。侦查范围不仅涵盖呼兰,连周边区县也没放过。”孟祥国说,他家在巴彦县。案发时才几岁。父亲是一家国营厂的工人。“包括我父亲在内,厂里有男员工上万。每个人,都被叫去取了指印。”

据潘涛回忆,专案组在呼兰工作了好几个月。“不过,线索太少,进展几乎为零。”每天晚上6点以后,他们要穿着便衣出来巡逻,防止凶手再杀人。当时,专案组也怀疑警察内部作案,包括他们武警在内,全县所有警务人员都按了指印,一个个排查过了,基本可以认定不是内部作案。

“30年前,呼兰发生弑警时,我还没当警察,但这个案子我是知道的。”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呼兰区公安分局许堡派出所所长卢建忠透露,30年来,关于案件侦查,呼兰警方从未放弃过。“每位新局长上任,均会关注。”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