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志愿军吃什么?周总理亲手为战士做炒面!(3)

2019-05-24 14:47:47    中国军网

干粮袋和“礼拜攻势”

看过志愿军入朝作战资料照片的人可能对志愿军战士身上斜挎着的布口袋有深刻印象。这个布口袋就是干粮袋,我军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都使用过。美国兵供给足,不担心没饭吃,所以用不着这个。但对于供给相对落后的志愿军来说,这个不起眼的布口袋就至关重要了,在后勤补给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志愿军必须靠这个口袋里的干粮维持生命。

为了防备空中无时不在的美军飞机,志愿军前线部队严格控制火的使用。没有了篝火炉灶也就没法加热食品,也就没有热水能喝。很多时候,志愿军从上到下都是吃一口干粮袋里冻得硬邦邦的炒面,再抓一把地上的积雪解渴。在第二次战役中,第九兵团的将士们少则三天,多则九天没有吃过一口热饭,因为生火做饭会暴露目标。所以炒面成了志愿军的主要口粮,有时候炒面也没得吃,只有用冻土豆来充饥了。

抗美援朝志愿军吃什么?周总理亲手为战士做炒面!

战士们用干粮袋领粮食。

一条干粮袋通常能装五到七天的干粮,由于志愿军补给条件差,战士们所需的给养、弹药,主要靠自身携带,最多只能支撑一个星期,然后攻势必然停止,所以被美军叫做“礼拜攻势”。尤其是志愿军第九兵团,由于缺少汽车,武器装备和弹药全部都靠人力或畜力驮运,子弹也是每人自行携带,一般每支步枪为80发。因此粮食携运就更为困难,从过鸭绿江后就只发过4天的干粮,其后日子里全部靠就地筹措,在人烟稀少的长津湖地区能获得的粮食可想而知,很多部队粮食供应下降到正常数量的一半甚至更低!

据入朝老兵回忆,入朝时每人背一个干粮袋,大约有五六斤的高粱米,等我们到了战场就吃完了。那时,为了躲敌机,白天不能生火做饭。早上吃过早饭,带伤员上山防空时,大家就装上一些煮熟的土豆和炒面,压缩饼干很少,主要留着给伤员吃。在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冬天,土豆很快就冻成一个“硬石头”,啃起来挺费劲,而且冻过的土豆,味道是苦涩的……就是这种又苦又硬的食品,也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比较起来,可口的就是我们的“家常便饭”——炒面了。吃炒面是有“讲究”的,必须边吃边喝水,否则又噎又呛,根本无法下咽。

我军第一代野战食品——压缩干粮

电影《上甘岭》中,志愿军在坑道里艰难吞咽压缩饼干的镜头,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战士们吃的就是我军最早的压缩干粮。

新中国成立后,我军对军用食品的研制和使用非常重视,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不久就开始了野战食品研究。总后方勤务部军需部首次组织生产压缩干粮,原料有熟面粉、熟豆粉、花生米、蛋黄粉、干枣粉、胡萝卜粉、砂糖、精盐和植物油等,用机械压缩成块状,主要供应赴朝作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1951年下半年,志愿军开始供应压缩干粮,这可以说是我军历史上最早的制式野战食品。到1952年上半年,压缩干粮就基本代替了炒面。但是,我军最早的压缩干粮跟现在是没法比的。

据一位在朝鲜战场实习的军校学员回忆,当时由于供给线经常被切断,压缩饼干成为他们最“丰盛”的餐点。一次,因敌人飞机狂轰滥炸,供给线又一次被切断。班里已几天没有补给,班长从挎包里摸出了一块压缩饼干,大家却相互推脱说不饿,最后班长决定“一人一口把压缩饼干吃完”。轮到一名小战士吃,他实在太饿了,一口就咬下去,只听“哎哟”一声,竟硌掉了一颗门牙……原来,许多年轻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由于营养跟不上,牙齿都出现了松动,便出现了一时性急狠咬“铁饼干”硌掉牙齿的情况。

从1952年起,国内一些食品加工厂还研制生产了罐头食品,供给在朝鲜前线的志愿军食用。

抗美援朝志愿军吃什么?周总理亲手为战士做炒面!

为志愿军生产的罐头。

传统的埋锅造饭

由于军队这一武装集团的特殊性和我国传统的饮食习惯等原因,我军要求部队平时一日三餐吃热食,并规定作战部队每天不得少于两餐热食。在野战条件下,野炊是当时保证热食供应的唯一途径。而埋锅挖灶一直是野炊的基本技能。在抗美援朝战场,我军野炊主要是靠“埋锅造饭”的传统办法。志愿军出国前就准备了行军锅5000口,这是当时最主要的野战炊具了。

但是,“埋锅造饭”这种传统的野炊方式不仅携行不便,而且在特殊地域和季节,特别是在高寒地区,挖灶台都成为问题。埋锅造饭不仅加工制作时间长,而且在制作过程中容易产生夹生、窜烟的情况,制作的饭菜质量不高,卫生难以保证。

抗美援朝志愿军吃什么?周总理亲手为战士做炒面!

行军锅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