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壮烈一战:这支部队落在敌后 弹尽粮绝 要如何死里逃生?

2019-06-03 18:36:35  文汇客户端  

【编者按】

在1949年5月上海解放战役中,华东野战军第二十七军是主攻部队之一,采取兵分多路、穿插纵深的战术,率先攻入市区。在三天三夜的战斗中,该军上自军长下至马夫全部露宿街头,秋毫无犯,是当之无愧的“胜利之师”,“仁义之师”。战斗结束后,二十七军军留驻上海,担任警备工作。数月后全军撤出,直到1952年末才返回江南,继续拱卫上海。为什么一支有警备任务的军队突然撤出上海?两年多的时间他们去了哪里?

文汇新媒体受权刊载27军军史专家张克勤的著作《济南第一团》部分章节,为读者揭秘二十七军的传奇、“济南第一团”二三五团在解放战争后的去向。

抗美援朝壮烈一战:这支部队落在敌后 弹尽粮绝 要如何死里逃生?

迟浩田冲上阵地大喊:“打呀!打呀!”把机枪手撞倒了

到这时为止,从昭阳江往南,最远的二十七军八十一师已打出100多公里,七十九、八十师也都大幅度插入敌人纵深,距离最近的也已有50公里以上。弹药、给养消耗将尽。其他各军的情况大体相似。志愿军首长正是考虑到我军的这一具体困难,而东线歼敌的机会又已经丧失,“为争取主力集结休整,总结作战经验,造成尔后有利战机,以便更多地歼灭敌人”,乃决定将各兵团主力转移至渭川里、朔宁、山阳里、杨口、元通里(麟蹄北)之线及其以北地区。

这本来是胜利回师的主动行动,但是,由于对敌人的反扑估计不足,以致转移的组织计划不够周密,造成了转移初期的被动局面。

二十七军奉命后,以八十师担任阻击任务。七十九师也派出由二三六团参谋长乔正才率领的二三六团二营、三营九连并指挥二四三团七连和师侦察连担任掩护。23日晨,美李军利用我军补给困难,以及东线山区道路既少又窄,部队集中,不便运动等情况,集中了4个军13个师的兵力,以摩托化步兵、炮兵、坦克等组成“特遣队”,在大量飞机、远程重炮的支援下,沿公路向我军纵深猛插,企图以正面主力推进,纵深穿插割裂的战术,对我军进行多路疯狂的反扑。

美军是什么装备?别的不说,美军的6个师,光坦克就有1000多辆,各种口径的火炮就有2100多门。24日,在美军第三师从丰岩里正面向前推进的同时,美军第二师以空降一八七团战斗群为主体的特遣队,在数十辆坦克的掩护下,已突破二十七军友邻的自隐里阵地,沿洪川至麟蹄公路,插入二十七军的纵深于论里。当日下午16时30分,敌人先头部队已越过阴阳里,北犯至昭阳江渡口九万里和寓坪里地区,挡住七十九师的回师正面。25日,敌人又在阴阳里、富坪里一线大量增兵,企图阻击并回头攻击七十九师,把七十九师消灭在昭阳江以南地区。

这时,七十九师已三面受敌,粮弹将尽,大批伤员未运,情况异常危急。为保证师主力和伤病员安全北移,师党委乃决定由师长萧镜海、副政委常勇率主力于桃水庵、所峙里、城隍坪地区设防阻击,师参谋长张文和率师机关、炮团先行北移,并令二三五团派1个营在冠岱里、加洛里、麟蹄西山一线组织防御,阻击由九万里东犯麟蹄之敌,确保麟蹄渡口,掩护主力渡江北移。

二三五团于金富里地区全团会合后,即按指定路线北移。24日晚,一营已控制美也洞以西以南、甲屯里以西及西南诸高地;二营一部已控制所峙里以西、以北高地;团指挥所也进至所峙里北沟。25日,得到师部命令派一个营北上设防阻敌后,团指挥部即令三营遂行这一任务。三营教导员迟浩田(营长已负伤)受命后,即率所部朝指定地点开进。

这时,三营七连有两个排向芝艾谷攻击未回,八连1个排和九连1个班领粮未归,实际兵力只有两个连不到。迟浩田知道任务艰巨,给战士们作了深入动员,特别强调了要沉着冷静,充分利用已有阵地,发挥手中火力,发扬敢于拼搏、近战、孤胆作战和独自为战的精神,一定要掩护师团主力安全过江。

指战员尽管又累又饿,但人人精神饱满,斗志昂扬。当晚,三营即抵达指定位置,于冠岱里、加路里、麟蹄西山一线,开始构筑防御阻击阵地。

第二天一早,美军空降第一八七团就在大量坦克配合下,沿昭阳江东进,向三营冠岱里、加路里阵地进击。那气势,轰轰隆隆地,真像天崩地裂一般,似乎一举就要将三营的阵地碾平。

迟浩田跑上阵地一看,啊,不得了,那坦克一辆接一辆,加上大量的汽车、步兵,把公路填塞得紧绷绷的,简直就是望不到头的钢铁洪流。而在坦克、大炮的掩护下,步兵黑压压的一大片也已朝阵地冲来。迟浩田不由急得浑身冒汗。由于敌我在装备上的绝对优劣,过去我军主要靠夜战、近战,现在这大白天,敌人坦克轰轰隆隆地开来,大炮咣当咣当地不住轰,装备火力上本就处于绝对劣势的我军,火力更加难以发挥。

敌人很快就临近了。他急急跑上机枪阵地,大喊:“打呀!打呀!”可不知是过于紧张还是过于饥饿劳累,班长马国锋手忙脚乱地怎么也打不开机枪保险。迟浩田那个急呀,这时也顾不得什么了。迟浩田本来就这样,平时像个书生,脾气也挺好,可一打起仗来就像换了一个人,动作异常勇敢迅猛。这一急,动作的幅度就更大了。只见他蹭的一下就像飞过去一样,一下子用膀子就把马国锋撞出射击位置,自己抄起机枪,打开保险,朝最前面的敌人迎头猛扫起来。迟浩田的机枪射击技术已有多年历史。早在当文书的时候,他就已从战斗英雄、三机连的徐学盛那儿学得一手轻重机枪射击的高超技艺。后来在战场上不断“替补上阵”,越打越精。此刻一上手,那真像点名一样,一阵猛扫,就把敌人的第一波冲击压了下去。

抗美援朝壮烈一战:这支部队落在敌后 弹尽粮绝 要如何死里逃生?

对这一段小插曲,事隔30多年之后,当迟浩田已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时候,还曾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一天,他家里突然来了一位客人。客人带了点东北土特产,说要见迟总长。迟浩田的脑子特别好用,记性好。当传达人员报告说有位叫马国锋的老人要见迟总长时,迟浩田马上记起是昭阳江边的老班长。他快步迎出去,叫着“老班长”把他接进屋来。当年战后,为了那一撞,迟浩田还主动在营党委会上检讨自己“犯了军阀主义”。这回见面,两人说得热乎了,迟浩田又把老话捡了出来。他感慨地说:“老班长,那时急哪,又年轻,对你犯了军阀主义,你不怪我?”马国锋压根就没想过那是“军阀主义”,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自我检讨。仗打到那个份上,哪能顾得上这个动作大一点,哪个动作小一点?所以,此时一听,简直莫名其妙。“谁说军阀主义?”马国锋不满地说,“感谢你都来不及,还怪你?要不是你那一阵扫,把敌人压了下去,咱俩全都完了,今天还能在这儿见面?”

“老班长”说得不错。要没有迟浩田那一阵狂扫猛射,不只他俩将不复存在,整个阵地也将岌岌可危。敌人已逼得太近了!

把敌人的第一次冲击压下去后,在火力掩护下,九连干部战士采取小分队侧翼出击,与敌近战的办法,击毁了敌人坦克两辆、汽车4辆。另一股企图从侧后渡江的步兵也被歼击大部,迫使敌人暂时停止了进攻。

这时,由于头一天晚上路狭拥挤,阴雨泥泞,渡江未成的团后勤、二营的四连、五连(有1个排还在阵地上未撤回)、机枪连一部及一营的一连,于拂晓渡过了昭阳江与三营会合后,也进入各防御阵地。七连的两个排也先后归建,开始加入掩护阻击。

我通信员扔出一个搪瓷碗,吓趴四个美国兵

与此同时,美军正面部队已向七十九师发起全线攻击。尚留江南为师机动部队的二三五团一营(欠一连)、五连一个排、六连、机枪连一部,奉命在所峙里、鹫峰山一线,对敌进行了顽强抗击。二三六、二三七团也在城隍坪、远幕洞、桃水庵、蓝田里等地,与敌人展开了浴血奋战。这是在粮食已尽、弹药奇缺、有时连一口热水都喝不上的情况下,对敌人坦克大炮飞机步兵的联合进攻所进行的对抗。那个艰苦和艰难,无法想像。

九连阵地上,敌人被反击溃退后,又马上改以猛烈的炮火轰击。加路里阵地土翻石飞,一片火海。接着,敌人由坦克、汽车300余辆组成的长队,又开始猛攻九连阵地。九连干部战士伤亡严重,情况危急。刚占领阵地不久的四连立即予以支援。四连指导员丁朝兴,指挥各班排先击毁了敌人坦克1辆、汽车4辆,并歼灭了汽车上的敌人300余人,给敌人以沉重打击。敌人大怒,转而进攻四连阵地。双方马上进行了激烈争夺。

抗美援朝壮烈一战:这支部队落在敌后 弹尽粮绝 要如何死里逃生?

这时,英雄炮手李洪序刚刚才把炮扛到山顶。看到敌人那个气焰,来不及构筑阵地就先打出一发。但是,由于没有构筑工事,弹着不准。为了准确地射击敌人,他们把炮往前推了一段距离,但仍不稳。战士汪声友从掩体里跳出来说:“我来固定!”他把两手按在炮腿中间,拉开马步,一只脚把炮腿踩在泥坑里,一只脚蹬在后面,说:“开炮吧!”汪声友是皖北刚参军的新战士,李洪序亲手培养的炮手。他的英勇行为,使李洪序感到欣慰。李洪序细心瞄准,一炮就打中了敌人满载人员的汽车。二营的干部战士不由高喊:“打得好!”接着三发炮弹,又击中了敌人3辆满载兵士的汽车,吓得敌人纷纷跳车逃命。李洪序见不少敌人跳进旁边一个长宽仅十几米的烂泥窝里,对准烂泥窝又打了一炮,把其中的大半送上了西天。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