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应该知道,世界再也经不起另一场30年战争了(2)

2019-06-11 10:25:24  观察者网  

几十年来,商业飞行、大宗商品贸易、制造业、劳动力和资本的全球一体化,以及最重要的互联网,这些为我们造就了一个网络化的世界,与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和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瓜分的那个四分五裂、几近毁灭的世界截然不同。上世纪40年代末,有可能打造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所比喻的铁幕,因为东欧和西欧之间有限的沟通渠道很容易被关闭。尽管“数字铁幕”一词正在流传,但坦率地说,我很怀疑如今美中之间这种关系的中断是否有任何可能性。

由于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已经获得了广泛应用,像16、17世纪的印刷媒体一样加速和增强了社会网络,今天的战略竞争正在一个近乎无国界的世界中展开,这与昔日的世界完全不同。

17世纪发生了很多事情:气候变化(使泰晤士河经常结冰的小冰河期)、难民危机(如新教徒狂热分子横渡大西洋)、极端观点(如天主教徒和新教徒试图互相诋毁)和假新闻(如女巫发现者造成成千上万无辜的人被处死)。但在我们看来,它最熟悉的特征是对国家主权的侵蚀。

1555年奥格斯堡的和平使天主教徒和路德教徒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明晰,这使得每个君主都可以决定自己王国的教派,而不用担心受到外来干涉。但到了17世纪初,这一原则似乎受到了威胁。无论如何,这都刺激了反宗教改革的支持者用天主教统治者取代新教统治者。宗教战争不尊重边界:耶稣会信徒渗透到新教的英格兰,就像俄罗斯现在干预西方民主国家一样。

然而,30年战争既与宗教有关,也与权力有关。与由两个超级大国发动的冷战不同,这是一个多人游戏。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试图把天主教重新强加给波希米亚人。西班牙想让反叛的荷兰人回到哈布斯堡的统治之下。尽管是天主教徒,法国仍试图挑战西班牙和奥地利的权力。瑞典抓住时机大胆地向南推进。丹麦虽然也是路德教国家,但最终却成了瑞典的敌人。尽管也是天主教徒,葡萄牙摆脱了西班牙的统治。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