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华裔数学家为什么说“白种人更加适合搞数学”?(4)

2019-06-13 15:09:39  观察者网  

何况美国的学术环境中也有自己的各种问题,比如“推荐信制度”就是有利也有弊的,别的各种制度同样是如此。

不过我们也不必讳言中国的不足。既然中国现在物质上已经不差了,“软环境”的建设确实是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因此对许晨阳、张益唐这些一流数学家指出的问题,我们完全可以大方地接受下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美国依然对这么多年轻的数学家有吸引力,一定有中国可以借鉴、学习的地方。华为在世界各地有700多个数学家,我在上一篇文章里澄清了,他们主要还是做应用数学、信息学的,并不是最主流意义上的数学家。这里我要补充一下,他们的工作,从对人类的贡献来说,和主流数学家是同样重要的。华为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向世界各国先进经验学习的历史,我看特朗普越是搞保守主义和孤立主义,中国越是要坚持开放和多边,华为这样的企业越是要继续吸收全世界的能量。

要让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为自己所用,解决自己关切的问题,克服文化上的障碍,管理好这些精英人才,是非常难的事情,特别是对一些基础科学家来说,心理、文化环境上的东西比物质更重要。这方面华为的先进经验甚至对中国的高校、科研院所都有借鉴意义。

数学有皇冠,皇冠上有明珠,最深刻的工作未必要从0到1再到商业社会复制到百千万亿。700个数学家,丘成桐觉得还是没什么交集,没问题,不怕嫌少,只怕嫌多。我认为华为还可以更进一步,比如成立基金专门资助更纯粹的基础学科的科学家,参考西蒙斯基金会;再比如设立自己冠名的基础科学奖,不以商业应用为导向,哪怕是数论、代数几何方面的深刻工作都可以涵盖,都面向全世界。有些事情华为已经在做了,比如资助科学家后把他们将毕业的学生要过来,数学隐士也没听说过不带学生的,学生也不可能一个都不需要到工业界就业吃饭的,不怕丘成桐他们有话说,就怕他们无话可说,对撞机的钱华为掏不起,但吸引一些“不物质”的人才,华为这样的国际化企业有独特的优势。

有幸喝过一杯任总的咖啡,如果下次还有机会,我想把这些想法告诉他。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