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哥马利参观解放军这个师后发出不要同中国军队地面交手的警诫(2)

2019-06-15 17:35:54  党史博采  

在我1旅袭击敌军部时,由北平增援庄疃的敌35军暂17师第2团也从松林店突至我1旅旅部驻地岐沟。当时旅长曾美、政委丁莱夫把所有部队都派上了前线,身边警卫部队只有一个连,情况十分危急。他们急忙组织警卫连、机关干部、勤杂人员坚决抗击,同时调2、3团回援岐沟。16时,敌形成三面包围,我旅部全体干部、战士冷静沉着,依据围村土堤顽强支撑。战斗一个半小时,敌始终未能进村。这时,1纵首长急令第3旅及2旅5团驰援。17时,5团由杨康方向猛攻敌人侧背,2团1营、3团2营从王皇甫向岐沟增援。半小时后,增援部队将敌击退,1旅旅部撤至李皇甫。这次解围战斗,毙伤俘敌210多人。

战后看,我1旅突袭敌军部,来援之敌又突袭我旅部,两个突袭几乎同时出现,令人猝不及防,但结果却不尽相同,显示了1旅英勇顽强、临危不乱的战斗作风。

1948年11月底,华北3兵团从集宁向张家口运动、包围,将傅作义嫡系部队主力“调到”平张线上。毛泽东指示该兵团:“紧紧筑工围好,不使跑掉,至要。”1纵1旅于12月1日晚强渡洋河,2团1营以突袭手段,夺取了沙岭子及其车站,破坏了张家口、宣化间的铁路。此时,张家口已集中了敌2个军(35军、105军)、6个师和2个骑兵旅,宣化集中了2个师(101军271师、105军310师)。

自敌35军进入张家口后,华北3兵团认为敌人向西逃跑的可能性大,因此在张家口西面部署了第2、6两个纵队,在东面只有一个1纵,没有把隔断张宣联系当作重点。12月2日8时,张家口的敌35军和宣化敌271师1个团,附铁甲列车一列,向我防守沙岭子的1旅阵地夹击,企图恢复张宣交通。不是冤家不聚头!1旅在敌兵力、火力占优势的情况下与老对手激战,反复争夺,大量杀伤了敌有生力量,打退敌2个团的5次冲锋,守住了阵地。

12月3日6时,敌35军又在炮火及飞机支援下,向1旅阵地发起更猛烈的攻击。战至13时,敌骑兵5旅一部沿清水河向鹄突地迂回,3团2、3营防御阵地被突破,1营三面受敌,我无法继续坚持,1、2营撤至洋河南岸,3营撤至南兴渠。3团阵地失守,使右翼1团阵地也三面受敌,被迫撤出。当日10时,宣化敌271师为策应35军,也向我2旅上、下八里庄阵地攻击,经激战将其击退。

天阻击下来,1纵伤亡很大,决定放弃沙岭子阵地,撤至铁路两侧。4日拂晓,1旅撤到洋河以南太平寨、胶泥湾地区,张宣两敌的联系得以恢复。5日夜,1旅见敌无动静,命1团再次渡过洋河进至沙岭子、宣化间破路,拂晓撤回。就在这一天,我东野先遣兵团11纵队攻克了密云,引起傅作义警觉,为保北平,他急令在张家口的35军迅速东返。6日8时,敌35军趁我撤离之机,乘汽车400余辆冲过我无人防守的阻击阵地,向东急驰。在华北2兵团12旅的全力阻击下,于8日被我包围于新保安,再也没能回到北平。

放跑了35军,华北3兵团受到严厉批评。1旅于6日重占沙岭子,再次切断了张宣联系。指战员们心里都憋着一团火,说啥也不能轻易“开门”了。7日,宣化守军两个师奉令撤回张家口,1旅协同兄弟部队在草帽山将敌271师歼灭大部,毙俘敌师长以下4400余人。

1旅与敌王牌35军的两次交手,在战史上既书写了辉煌,又留下了遗憾。前者的经验是敏锐捕捉战机,果断出手,大获成功。后者的教训是全局观念不强,还不能适应打大歼灭战的要求。

喋血应县

应县位于桑乾河南岸,北距大同60公里,是阎、日、伪军经营多年,楔入我雁北解放区的一个军事要点。1945年8月和1946年夏,我军曾两次围攻该县城,因敌顽强狡诈、城坚堡密,均未攻克,且付出很大伤亡。应县与河北永年、河南安阳等齐名,成为解放战争期间由地方土顽据守而我军屡攻不克、颇为头疼的“华北小硬核桃”之一。1948年4月初,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在贺龙陪同下经山阴去西柏坡时,曾向贺询问:“为什么洛阳都解放了,应县还没有解放?”

◆察南、绥东战役中,1旅向敌发起攻击。

◆察南、绥东战役中,1旅向敌发起攻击。

1948年4月中旬,晋察冀军区发起的察南、绥东战役已进入末期,1纵奉命攻取应县,另有地方武装及6纵一部配合。此时的应县守敌,主要是惯匪乔日成旧部改编的阎军38师暂1团(团长张朴),3500余人,另有保安团、还乡团、复仇团等土顽武装近2000人。他们在政治上十分反动,气焰极为嚣张,妄图凭借坚固城防,顽抗到底。

面对如此敌情,1纵各级领导开始并不以为然,在各项准备工作尚不完善充足的情况下,就于4月21日向应县发起了第一次攻击。当时以2、3旅担任攻城任务,而主力1旅则放在应县北部负责阻援。战斗打响后,虽拿下了东关,但在突破城垣时,屡受挫折,被迫撤回。

1纵总结了经验教训,决定采取坑道战术,一连挖了17条,但因应县土质不好而放弃,遂回到用云梯爬城的老路。攻击部署调整后,调1旅参加攻城。由1、3旅组成联合指挥所,统一指挥。1、2团配属野炮4门、山炮6门在城西南角担任主攻,3团在城西北角伪装主攻方向,迷惑敌人。3旅各团为二梯队和预备队。2旅在城南门至城东北角展开助攻。

5月3日18时,1纵对应县发起第二次攻击。当炮火把城西南角上部打塌后,1团和2团的突击队,迅速架梯登城,各有8名和6名勇士登上城头,与敌反复争夺。担任助攻的2旅4团因团首长相继伤亡,丧失指挥。由于没有压制住敌人的侧翼火力,致使1旅后续部队在冲锋道路上伤亡过大,登城受阻。1纵又组织数次攻击,激战彻夜,均未成功。

二攻应县受挫,1纵全体指战员是彻底火了,应县难道是铁打的?就是铁核桃,也要坚决砸开它!又经半个月的准备,5月17日18时,1纵对应县发起第三次攻击。除加强火力外,仍以城西南角做为主攻方向。战斗一打响,后来成为全国战斗英雄的马双喜率领1团突击队爆破组,首先冲向外壕,他在战友先后伤亡,自己也身负重伤的情况下,完成了爆破任务,为突击队开辟了冲击道路。

19时20分,1、2团的突击队相继登城,在城墙上与敌人展开了拼杀。战至午夜,两团突击队全部登城,夺下了城西南角以北、以东的3个突出部。可惜的是,登城部队只注意在城上发展,忽视了搜歼暗工事内的敌人。狡猾凶狠的敌人从地道窜出城外,堵截了攻城队伍前进道路,致使先期登城人员无法后撤而遭覆灭。我第二梯队投入战斗后,虽然也登上了突破口,但因缺乏统一指挥,过于在突破口与敌纠缠,未能积极向城下纵深发展。战斗数小时后,仍无大的进展。18日拂晓,前沿向纵队报告,部队伤亡很大,弹药将尽,加之误信大同来敌增援,并担心敌机轰炸,纵队首长即下令撤出战斗,三攻应县再告失利。

应县守敌被我围困一个多月,遭我三次猛攻,也已伤亡过半,士气低落,失去坚守信心。5月24日下午,在大同方向援军的策应下,张朴率残部弃城北逃。次日清晨,攻城部队进入城内,应县宣告解放。此战,我毙伤敌2307人,俘敌121人,我伤2050人,亡403人。

风雪三八线

1950年10月25日,196师作为66军的先头师跨过鸭绿江入朝参战。在第一、二次战役中,整个66军并没有出色的表现,但打一仗进一步,指战员们都期望着下一次战役能大显身手。进入12月份后,朝鲜半岛最寒冷的季节到来了。

根据志司和66军部署,第三次战役196师由龙沼洞至石龙山地段向三八线敌军阵地突破,穿插至官厅里,首先歼灭南朝鲜军第2师32团,尔后向爱奇洞、中涧村进攻,配合友军再歼灭南朝鲜军31、36团。师长晨光和政委范富山认真研究了敌情,并派出先遣支队,实施战役侦察。因敌防区地形复杂,工事隐蔽而分散,我火炮力量不强,66军首长果断决定,舍弃炮火准备,各师采用“夜摸”战术,突破后大胆穿插、分割、包围。

1950年12月31日19时,早已悄悄“摸”到三八线敌军阵地前沿的196师各突击部队突然发起了冲击,顿时打得敌人措手不及。587团2营克服山高雪深,于20时以攀援手段抢占了敌前沿制高点国望峰。1营在突破龙沼洞阵地时,523高地守敌依托地堡顽强抗击。3连班长张继续孤胆作战,在30分钟内用手榴弹连续炸哑敌5个地堡,为全营向纵深穿插打开了通道,战后荣立特等功。

1951年元旦6时,587团向加林西北高地和748.7高地以西进攻,消灭了从龙沼洞溃散之敌百余人。天亮后,聪明的战士们披上缴获的敌军大衣,瞒过了十几架前来轰炸阻拦的敌机,于16时急进至官厅里。19时,歼灭敌32团一部140余人。当日午夜,进至修德山、中涧村和478.7高地一带。在接下来的两天内,587团多次拦截、搜剿了由我197师进攻正面的鹰峰溃退下来的敌31团残部。至1月3日,587团共毙俘敌806人,自身伤亡94人,圆满完成了作战任务。

588团的目标是歼灭敌32团团部、炮兵群。31日晚,该团突破敌石龙山阵地后,向预定目标发展进攻。次日10时,进至鸟舞洞东南山,与从加林攻来的587团2营会合,共同歼灭了敌32团一部。1月2日6时,在官厅里、爱奇洞又会同587团,阻歼敌31团一部。588团行动迅猛,打得干脆利落。1营2连立集体大功,军授予“全连健儿兢兢业业,石龙山攻击建大功”锦旗。

586团攻击的是三八线上最高的制高点华岳山,任务非常艰巨。该山海拔1400米,由敌1个营驻守,通往主峰的唯一路线在中峰山方向,坡陡崖多,丛林连绵,沿路有敌地堡、地雷和铁丝网。586团以2营为尖刀营,4连6班为尖刀班,在31日19时,以夜摸战术,在冰天雪地里肃静而奋力地运动,抵近敌前哨阵地,劈开两道铁丝网,勇猛地向敌人地堡攻击。6班连克敌11处火力点后,2排主力冲上中峰山,与阻击之敌短兵相接,展开肉搏,歼敌30余名,打开了华岳山的大门。

4连继续向主峰攀登,遭敌机枪拦阻,3挺机枪居高临下地射击,将4连压制在没有回旋余地的崖头,我伤亡渐增。在这紧要关头,1排3班侯伯锁、朱丙功、李子玉三勇士避开正面,绕到一侧攀登上山顶,以突然动作,用刺刀解决敌一机枪火力点,夺过机枪转向敌人猛烈扫射,山顶守敌四散奔逃。1月1日零时,586团占领了华岳山,率先突破了三八线。7时许,该团1营将中峰山200余反击之敌全歼,乘胜向爱奇洞攻击前进。至2日13时,团主力赶到官厅里。在这次战役中,586团出色地完成了任务,4连荣立集体大功,获“首破三八线英雄连”锦旗。但因冰雪严寒,该团有1000多人被冻伤,严重影响了战斗力。

在第三次战役中,66军有较大进步,战果较前两次突出,以伤亡758人的代价,歼灭南朝鲜军3200余人,完成了志司赋予的作战任务。196师发扬“北岳雄师”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在主要地段发挥了主要作用,取得了主要战果。

对外开放第一师

上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的硝烟刚刚散去,为加强军事外交,毛泽东考虑有必要组建一支让世界了解中国军队的“窗口”部队。在挑选哪支部队成为这个“窗口”时,66军196师脱颖而出。该师具有一定的战功,接受过朝鲜战场现代化战争的洗礼,是全军第一个正规化改编师(1951年8月)、第一个苏式武器改装师(1952年6月),政治坚定、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多次参加国庆受阅。此外,该师驻防天津杨村,距离北京仅70公里,便于外宾前来参观访问。

1955年9月,196师正式被中央军委批准确定为我军首支对外开放部队,赋予其向全世界展示新中国武装力量的重任。60多年来,这支部队先后接待了160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宾,近2000批53000人次,成为我军接待外宾最多的“窗口”部队。官兵们精彩的军事表演,被50多个国家拍成电影或电视片,在他国放映,为树立中国军队在世界人民心中的形象、提高我国的国际威望,做出了突出贡献。

1960年5月26日,二战名将、英国皇家元帅蒙哥马利访问196师,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对该师吼声震天、气势磅礴的500人方队刺杀操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我要告诫我的同行,不要同中国军队在地面上交手,这要成为军事家的一条禁忌!”

◆1960年,英国皇家元帅蒙哥马利访问196师。

◆1960年,英国皇家元帅蒙哥马利访问196师。

除了对外开放,196师在1961年1月被军委确定为全军首批十大战备值班师之一。1962年6月,奉命入闽参加东南沿海紧急战备行动。1964年6月,在全军“大比武”军事汇报表演中,196师的夜间表演科目,独领风骚。毛泽东对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说:“196师把战士都训练成了小老虎,那位师长很聪明嘛。”受到共和国领袖表扬的师长就是后来成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袁捷将军。可以说,六十年代的196师在正规化建设、军事素质、训练水平上堪称第一流,为全军陆军师样板。

1985年全军整编,66军撤消番号,与天津警备区合编,196师保留并执行北方乙种步兵师编制。1986年9月,该师侦察连赴云南参加对越防御侦察作战,功绩突出,1987年12月被中央军委授予“英雄侦察连”荣誉称号。

进入九十年代以来,196师按照切近实战的指导思想,先后对十几项迎外课目进行了更新。取消了500人方队刺杀操,硬气功表演转变为乡村、居民区反恐训练,繁多的步枪射击则演变为自动步枪、轻、重机枪、火箭筒、迫击炮、82无座力炮、100毫米滑膛炮等多种兵器分解射击。

1995年11月14日,德国总理科尔访问196师,他首先在师长穆守俊的陪同下检阅了该师的仪仗队,然后仔细听取了关于196师发展历史的介绍,询问部队的人员编制及士兵生活、训练等方面的情况。他怀着浓厚的兴趣参观了某团2连战士的宿舍、装备室和连队俱乐部,兴致勃勃地品尝了刚刚出锅的油条,称赞“味道不错”。午餐时,他风趣地说:“如果我一直留在中国,也会想来当这个师的师长的。”

◆196旅仪仗队列队完毕,等待外宾检阅。

◆196旅仪仗队列队完毕,等待外宾检阅。

1996年5月,总参谋部向全军通报表彰了196师的迎外工作,对他们40多年来为中国军队饮誉世界立下的丰功伟绩给予了历史性的评价。

1998年9月,196师缩编为摩步第196旅,在新时期新形势下,这支具有光荣历史和优良作风的“北岳雄师”继续承担对外开放的重任。

2002年7月10日,该旅迎来了16个国家的105名新闻记者,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邀请外国记者走进作战部队。外交部对这次活动颇为满意,称赞道:“196旅官兵人人都可以当外交部发言人。”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